闲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越来越多人手上多了一串手持,男女老少手上多少要挂点东西。在甘肃时的一大哥,左手紫檀崖柏海黄,右手青金绿松蜜蜡,正值夏天,脸上手上汗没白流,一股脑儿的蹭在珠子上。我心疼,大哥说,我信佛,不关注东西是什么该怎么盘怎么玩,非相非非相。


和好多人熟悉也是因为这些玩物,在一起说之前接触的文玩,从星月如何分辨老籽陈籽葫芦盘还是晒,到哪个哥们马车料开出了满星。老东家好多同事,交流完工作,结尾都要问一下最近收没收到什么新玩意给张张眼,一来二去成了朋友。这些都是玩物,玩具在孩子眼里是玩物,许多事在许多人的眼里都是玩物。

最近看了贾平凹先生的一本文集,自在独行。是先生几十年的心路历程,写母亲父亲敲门等待丑石五味巷日月交替又一年。整本书零零散散读了半年多,半年多自己也经历了很多事。有时读一篇会产生共鸣,这些文字更像是一位安然自在的老者在你对面讲着过往,不入世俗的心,别与现世社会,不一样的格调,难得的惬意之趣。

最后一章写桌面燕子云雀风雨荒野地更让我想起王阳明年少时的日格一物,只有让自己彻底的静下来,低到与世界上最微小的生命一样的视线,才能感受到万物身上隐含着的那一丝与众不同的味道。

一切终将归于平静。孤独不是孤僻,孤独是一种超脱一切的淡然,是你入睡前才会品尝的腥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