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蝶——STAGE137:你呀你!

推开门的瞬间,强烈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等一切光华散尽时我已经悄然出现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庭院内,青砖瓦,湿青苔,黑色的古风建筑物,还有空气中那股充斥着铁与血的气息,这一切都给人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没错,此刻的我竟然出现在洛风·埃里克,也就是权倾朝野的贝伦左相的府邸内,只是府邸的规模相较于之前来的那次似乎缩水了不少,而且,今天的洛府异常的安静,看不到来往的家丁,也没有往日的食客们的喧哗,就连枝头的鸟儿似乎也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头而停止了轻快的鸣叫,最让人压抑的还是我心头突然涌上的那股莫名的悲泣感,说不出的酸楚与苦涩,而且这感觉竟然还不是我自己产生的,更像是受到谁的影响一样,似乎为了一探究竟,我鬼使神差的朝府内走去,

“老爷回来了!”府内家丁的一声通告打破了死寂的气氛,然后只见一个一身戎装的青年男人阔步走了进来,洛风·埃里克身材并不算高大,但是眼神中透出的铁血与睿智让人很难直视他的双眼,似乎一切隐瞒与阴谋在他如炬似电的眸子下都无所遁形,这些都是次要的,重点在于,我所认识的洛风·埃里克怎么会如此年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贝伦左相的这位大人至少已过不惑之年,而眼前的洛风,才三十出头的样子,这实在是太……假了,

“陛下随后就到,去准备一下。”洛风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是。”家丁的语气同样平淡,似乎贝伦的皇帝造访洛府早已司空见惯一般,不愧是名门望族,

“洛依呢?”

“回老爷,小姐在夫人灵堂,已经一天一夜没出去过了!”家丁陈述的语气中不乏心疼,看得出洛依这位小主子从小就深得人心,

“知道了。”洛风应了声,便大步朝我所在的方向走来,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家丁的话所吸引,“夫人灵堂”,难道!我胡思乱想之际,洛风已经大步走来,“呃,洛伯父,哦,不对!”这个时候的洛风应该比我父亲还要年轻,“洛叔!”,也不适合,应该称呼官职好些吧,“洛相!”,我正纠结着称谓,洛风却像没看到我一样径直走了出去,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从我身体中穿了过去,这太诡异了,“喂!”我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很不礼貌的伸手拍向洛风的肩头,却拍了个空,我痴痴的望着自己落空的右手,陷入惊惧中,

好半响我才回过神来,洛风和家丁早已离去,秋风吹动着几片落叶在冷清的院落中打着旋儿,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萧条,胸腔内再次泛起强烈的悲凄感,我默默朝着洛风离开的方向跟去,

这栋建筑是!印象中眼前漂亮的红黑色小楼是洛依居住的地方,虽然主基调还是黑色,但是那抹俏皮的红色就像五线谱上跳动的音符一样让原本古朴沉重的院落多了一分朝气与活力,我脑中不禁浮现出一只扎着小辫,蓝发蓝裙的粉嫩萝莉死死的摇着无论何时都是一袭戎装的洛风的衣角,后者撇了眼萝莉另一只手牵着的俏美妇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嘿嘿,小洛依还是真是可爱的紧,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突然又打了个寒战,这是!

眼前的情景让人很难不感到沉重,门框白色的条幅,到处悬挂的白色灯笼,默默静伫的白衣人群,而他们所拥簇的,赫然是一个白衣白带,跪在灵位前蒲团上的小女孩,女孩略微有些婴儿肥,扎着个小辫,晶亮的如同最清冽的山泉水一般的眸子因为哭泣的关系已经红肿了老大一块,还有强忍着眼泪而咬破的红嫩嘴角,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洛依!”洛风的声音伴随着这个铁血男人的步伐迈进了灵堂,

“爹!”洛依惊叫一声,忙不迭的从蒲团上爬起来就朝洛风奔来,却因为下跪时间太长无力的双脚才几步就打了个踉跄,洛风立即上前几步扶住跌倒的洛依,“哇~~~~”毕竟还是7,8岁的孩子,扑到洛风怀里的小丫头二话不说就大哭了起来,我压抑住心中不断涌起的悲怆,强忍住跟着落泪的冲动默默看着这一切,这一刻,我知道,这个男人,是年少的洛依心中唯一的支柱……

—————————————————————————————————————————————————————————————

我一直以为,时间是这世间最残酷,也是最绝情的杀手,无论多大多重的感情,随着时间的变迁,都会慢慢的消磨殆尽,最后只会在心底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就像划破的伤口会被新长出的嫩肉所代替,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白斑一样,但是眼前这只萝莉告诉我,有些爱,是如此的刻骨铭心,小洛依没什么朋友,虽然出身贵胄,但是洛风常年忙于政务,很少有空抽出时间陪她,家丁们虽然对这个小主人万般宠溺与怜爱,但是身份的差距很多事情不是他们所能逾矩的,而洛风在这方面又体现不出丝毫他在军政方面的才华与觉悟,只是通过不断的提升洛依的物质生活质量,殊不知,小洛依在这个年纪真正需要的不是锦衣玉食,而只是一个说的上话的玩伴而已,白天,乖巧懂事的洛依会在家丁和先生的引导下学习各种宫廷知识,礼仪和女工,这点洛依确是丝毫没有摆出大小姐的架子,每次看到这个乖巧的女孩因为打破碗具忙不迭的向家丁道歉还有刺绣时伤到手指时歪着嘴,然后俏皮的吐吐小舌头时,我总是忍不住向上前捏捏洛依粉嫩的脸蛋。晚上洛依则喜欢一个人在院落的石椅上静静的发呆,想着娘,想着想着就忍不住落泪,直到秋夜的寒冷让小女孩忍不住打起了喷嚏,洛依才会在周围唏嘘不已的家丁的劝慰下就寝入眠,

我就这么看着小洛依一天天的成长,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和视角,期间我也琢磨出了很多,比如现在的我不会感到丝毫疲倦和饥饿,比如我胸腔中多出的那份莫名的感情其实正是洛依心情的写照,比如日复一复的时间变迁对我来说竟如同眨眼一般过得飞快,又是如此的清晰与缓慢,像如今新兴的摄影技术的慢镜头回放一般,

十岁以后,洛依在洛风的要求下开始学习贝伦的武技,在选择职业时,洛依又显现出她天真的一面,她几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个娴静的女人,而那女人正是一个言灵师,至于理由,只是因为那个女人长得有几分像洛依的母亲,诡异的是,那个女人没有丝毫的意外,然后做出了一个让我心跳加速的举动,她从玉颈上取下一串银色的项链给洛依带上,并吻了吻洛依的额头,之前我明明没有看见那个女人有带项链,之后那个女人甜甜一笑,“言灵师讲究缘分,你我有缘,故送你一点小礼物,权当做祝福我们的小公主了!”,洛风的态度显得有些恭敬,毕竟虽然贵为一方权贵,但是就算是皇室,对于这些能人异士也要礼让三分的,但是此刻的我却丝毫感觉不到轻松,那串项链正是米洛狄斯在梦仙居执意索取的那串,这还不是重点,最令我毛骨悚然的是,那个女人居然对着我所在的方向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那个名为茜雅的女人只教了洛依一年,而且这一年中也不过每个月才出现几次,为此洛风却也不好怪罪,只是给洛依又请了一个言灵师导师,还不敢在茜雅出现的时候让她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也可见一斑,这一年,洛依遭受了人生第一次绑架事件,虽然在付出一些七色币后洛依安然无恙,但是可把洛风吓坏了,越是加派人手明里暗中的保护洛依的安全,洛依也愈发的深居简出,这妮子性子本就恬淡,在母亲过世以后更是有些孤僻,这样一来她在十一岁以前所交结的朋友真是少的可怜,

就这样又过了四年,洛依向所有人展现出她惊天的言灵师天赋,她的进步速度使得四年间洛风为她换了十几个导师,当然,洛依的身份和洛风的强势使得这丫头在四年间又遭受了十几次绑架事件的洗礼,好在我们的天之骄女每次都平安无事,这一老一少对于绑架这种事也愈发冷静和平淡,但是每次听闻事件经过的米卡多都会惊出一身冷汗,非要让洛依搬来宫廷居住,也方便这对父女见面,这就在这几年,洛依认识了我们贝伦无敌俏皮可爱乖巧活泼聪慧美丽大方善良的米菲菲公主,总算是交到了第一个朋友,虽然这个朋友不太靠谱,但无论做什么或是学什么总归是有个伴了,

四年后,洛依十五岁那年,贝伦皇室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环沃斯菲塔一周三人接力赛,据说这次活动的初衷是米卡多在和米菲打赌中输掉了,然后米菲提出来的,然后米菲还擅自给洛依报了名,至于她们团队的剩下一人,正是洛依日后视作一生死敌的兰碧悠同学,比赛的过程一波三折,米菲菲同学的“跑得快XV号”发明使得她们半程领先,但是途中出了点小状况,米菲的不稳定发明过半程以后一个180°掉头然后玩命的向回跑,这个时候兰碧悠同学果断带着两人跳车,凭借着其在风系魔法上的造诣硬是一点点将后来居上的团队追了上来,然后在最后关头,洛依用各种预言连哄带骗镇住了其他小朋友,最后三人取得胜利,据说时候很多家长向洛风和米卡多投诉自家孩子被洛依的预言吓的哇哇大哭,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兰碧悠同学也不齿洛依的作为,两人的关系也是从那时开始恶化的,好吧那是后话暂且不提,这种猎奇比赛各位看官也权当瞎扯笑笑就好,重点是赛后由米卡多和洛风亲自为我们的冠军团队颁奖,这位好心的皇帝还特批洛风一天假期陪我们的小公主在皇城游玩,小洛依的心也在这次比赛中活络起来,事后洛依让米菲带着找上了米卡多大帝,天真的问道是不是只要在比赛中拿到第一就可以让父亲陪她一天,这个问题让我们的米卡多大帝哭笑不得,可是这位好心的皇帝又不忍心扼杀小洛依的希冀,米卡多宠溺米菲是众人皆知的,洛依在流岚阁和米菲一起生活的几年也让米卡多大帝喜欢上了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对洛依视同己出一般,于是只好打哈哈似的回答只要洛依能在大型一些的正式比赛中获奖这些还是都是可以考虑的,小洛依闻言露出甜美的笑容,随即乖巧的说父亲他公务繁忙,陪她一天本是玩笑,能亲自给他颁奖以兹鼓励就足够了,这让米卡多大帝愈发的怜爱起这个乖巧的女孩起来,还在米菲的煽动下和小洛依拉起了钩钩,

本是一个玩笑引发的玩笑似的奖励,却让年少的洛依燃气对亲情强烈的渴望,这妮子本就没什么朋友,虽然认识米菲和兰碧悠,但就现阶段兰碧悠只是一个喜欢装正经死摆着一张臭脸的女人,而米菲又有些秀逗,平日还喜欢把自己埋在研究室里,洛依内心真正的支柱还是只有洛风一人,于是这几年间洛依几乎囊获了贝伦皇室各类的所有奖项,其中被兰碧悠破坏了几次,这也让洛依与兰碧悠的梁子越结越深,这个丫头啊,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之后的故事就顺理成章了,洛依陆续接纳了很多的因为各种目的前来投奔的门客,一直想组建战队四处游历的弓箭手听风和沐雨,想让生活更刺激一些的安琪,追求着洛依的亚修,憧憬着受人追捧的雪莎,还有要替艾琳父亲还赌债的雷纳德……我也了解了很多事情真相,比如雷纳德并没有追求过洛依,一切传闻只是针对洛依的好事者的造谣而已;比如在醉霖轩洛依并没有强迫铃音什么,与丹尼斯的预谋也仅仅是因为对血魔法师的好奇而已,还有铃音的家族背景其实是魔音师的北落一族,离开沃斯菲塔也是因为家族变故;再比如洛依对我的态度,从最初的学院猫咪事件洛依认为我是个死不悔改的混蛋,进而想要对我进行报复,进而想出在醉霖轩布下“鸿门宴”,殊不知她却又一次被绑架了,之后我们合作逃脱雨魂追杀的过程中,洛依对我开始产生了一份信任,之后的FFF团是琴美的注意,跟洛依没有一点关系,梦仙居事件也是铃音的提议,洛依还劝过铃音,后来也只是将计就计罢了,洛依的本意其实是向我道谢顺便希望我顺个台阶也为上次猫咪事件像她认个错,这样就两不相欠了,谁知道我这人完全不知好歹,这让本就有着大小姐脾气的洛依一下子就燃了,最后虽然顺了洛依意,我成了洛依的门客,但不欢而散的结局还是让洛依萌生一种挫败感。再后来为寻水仙参加泠家的晚宴时洛依已经把我当做朋友了,虽然她口头是打死不承认的,最后到这次的被人设计包围,对于洛依而言,对我已经不仅仅是信任,还慢慢衍生出一种说不出的依赖,就像小时候遇到什么伤心事只要哭着扑到洛风的怀里大哭一场之后就什么都有人为自己摆平一样……

最终画面定格在洛依出发前看着手中粉色短笛的瞬间,“这个赴约的混蛋,真是失礼,亏人家今天还特意打扮过!”,感觉只在一瞬间我经历了洛依十九年的人生,对这个丫头也是又怜爱又好笑……

“喂,还没死吧!”羽落的声音突然传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