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云荒记·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二章 北海之神

字数 4228阅读 143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章节

夜色如水,弯弯的月牙像少女微笑的唇线,点点繁星像调皮的孩子,不安分地闪烁着。

山间的夜风一阵阵吹过,清凉舒适。

虞墟村落之中空旷的土地上,燃着几堆篙火,火光冲天,一群群男女老少围着篙火席地而坐,篙火之上架着烤肉,一阵阵肉香散发出来,令人食欲大动。一些汉子豪情直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连呼过瘾。

篙火中间,一群少男少女手挽着手跳着特色的舞蹈,脸上洋溢着幸福欢乐的笑容。

姚重华看着这温馨的画面,内心感动不已。自从他离家出走以后,一直浪迹天涯,风餐露宿,孤苦伶仃。后来他来到了虞墟,这里的人淳朴热情,善良友好,把他当做大家庭中的一份子。从来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的他突然明悟,这不就是家的感觉吗?

正当姚重华目光留恋的时候,发现一道纤细的倩影立在一棵木槿花树下。那是刚认识的伊祁初晴。

在夜风的吹拂下,稀疏零星的花瓣跳着优雅的舞蹈,隐隐约约的香风消弥风中,淡如月色,无法捕捉,那是花香还是她的清香呢?她的衣带似乎也不甘寂寞,缓缓飘动起来,与那落花共舞。

火光映在她的脸庞上,是那样的青丽脱俗,仿如旷野烟树。她静静地注视眼前的场景,嘴角含着一丝浅浅的微笑。

落花人独立,她与眼前热闹的人群是那么的泾渭分明。但并不是她孤傲清高,不屑与这些山村野夫相处,而是她天性好静,不喜喧哗的场景,从她那欣慰的笑容可以看出来,她也很享受看着自己的士兵与村民其乐融融的画面,天子与庶民同乐,才是天下大治。

姚重华看痴了,此时的伊祁初晴惊为天仙,神圣不可侵犯,他突然自惭形秽。

伊祁初晴不知,如果眼前军民鱼水之情成了她眼中一道亮丽风景的话,那么她也成了一道装饰了姚重华梦想的风景。

姚重华端起一只精致的酒杯,斟上红色美酒,向那树下丽人走去。

“姐姐,这是甘华果酿的清酒,可以驻颜呢。要不要浅尝一杯?”正当伊祁初晴沉思之际,耳边传来姚重华充满磁性好听的声音。

伊祁初晴惊醒过来,看着眼前俊逸的脸庞,一股阳光开朗的气质让她心生好感。纤纤素手接过酒杯,轻声道:“谢公子。”

伊祁初晴曲手虚掩脸庞,剔透的酒杯轻点朱唇,浅尝一口美酒,顿时感觉此酒清甜甘醇,沁人心脾,十分独特。

姚重华不由看呆了,内心叹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啊,喝酒都如此优雅。”

“姐姐为何一个人站在这里呢?”姚重华问道。  

“我喜欢恬静,而且,看着他们欢乐我也觉得很欢乐。”

姚重华释然。伊祁初晴性格恬静,自然不喜喧嚣,再想到自己看到村民快乐怡然的样子,自己也觉得欢乐,她也许是这样的心绪吧。

其实两人的心绪只是大同小异,姚重华不知伊祁初晴身份,她贵为公主,自然乐于见到军民同乐,证明他父亲还是受百姓爱戴的,毕竟朝廷还是追求天下兴旺大治,百姓安居乐业的。以普天苍生之乐为己乐,乃统治者的博大胸襟的至高境界。

正当两人沉默间,一阵尖锐如厉鬼怪叫的桀桀笑声刺破夜空,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娥媓公主,终于追上你了!”

伊祁初俏脸大变,抬头循声望去。姚重华一愣,顺着伊祁初晴的眼光望去。羲仲将军和士兵们都蓦地站立起来,羲仲沉声喝道:“敌袭!百姓们快退到我身后!”其他士兵迅速围成一个包围圈,把父老百姓们护在中间。

姚重华和伊祁初晴也迅速过来集合,昂立当前。羲仲脸色阴沉,冷喝道:“哪路上的朋友装神弄鬼?请现身吧!”

蓦地,一道黑影鬼魅似的出现在众人头顶的高空之上。“唰”的一声,又直接瞬移到地面上,与众人对立着。

此人是一个身袭黑色长袍的老者,头发灰白无光,双眼阴鸷如鹰,苍老的左脸上爬着一条长约三寸的伤疤,嘴角冷笑连连。此人长相十分凶厉,一看便知非是善类,加之浑身透着一股阴冷的气质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伊祁初晴花容一变,蹙眉道:“北海之神相柳!他来这里干什么?”

姚重华看到伊祁初晴脸色不好,当知此人必是不好相与的了。当下细声问道:“伊祁姐姐,这人是谁?”

伊祁初晴低声解释道:“此人乃水族属神之一北海水神,名为相柳,生性残忍阴险,血腥好杀,在大荒之中臭名昭著,无人愿与之交往,但其实力已达帝级,让不少人忌惮,望而生畏。因为他太过疯狂残忍,被炎帝云薄依天追杀过一次,他脸上那道伤疤就是炎帝留下的。”

正当两人交头接耳之时,羲仲沉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北海之神啊。不知神上大驾光临于此有何指教?”

相柳冷冷道:“羲仲将军好说了,我乃为娥媓公主而来,希望公主能随老夫走一趟水神宫。”

伊祁初晴一听他竟是为自己而来,内心隐隐感到不安,恐怕是来者不善了!

羲仲心里一沉,冷冷道:“不知神上找我家公主何事?我家公主急需赶路,无暇逗留!”

相柳阴阴怪笑道:“不走也得走,由不得你!”说完双袖无风而鼓,右手变爪探出,迅速变长变大,朝伊祁初晴抓去。他的手通体黝黑,还有丝丝黑气缭绕,手指锐利如鹰爪,十分吓人。

伊祁初晴正要运气防御,却发现姚重华已立身挡在自己的前面。她有点意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突然暗呼道:“不好,他不会法术!”

正要出手,却闻羲仲一声冷哼,一拳轰出,一股土黄色的真气凝成一个巨大的金色拳头,带着刺破空气的音爆声,朝那来势汹汹的黑色鬼爪狠狠撞击而去。

相柳面色冷漠,冷哼道:“雕虫小技!”形如鬼爪的手掌张开得更大,蓦地把那庞大的金色拳头握住,死死地捏压碾磨着,竟想以血肉之手生生捏灭羲仲的气兵。

“噗!”一声闷响,大地震动,树叶与乱花扑扑从树上落下。相柳的手掌鲜血淋漓,滴落到地上,他眉头紧皱,显然是低估了羲仲这一拳的威力。

羲仲面色凝重,转过头道:“羲成你立即掩护公主和百姓们撤退,远离此地,越远越好!”

羲仲声色俱厉,羲成也当机立断地掩护众人撤退。伊祁初晴停顿了一下,似乎有点担忧。姚重华微微一笑道:“姐姐放心吧,羲仲将军应该能应付过来,我们留在这里反而会影响到他,对他的战斗更为不利。”

伊祁初晴看着他,心里莫名地平静下来,当下点头应允,与众人一起撤离。

姚重华望着她的背影,有点失魂落魄,心中叹道:“原来她是皇族公主,身份尊贵,而我却是山中野夫,一届布衣,身份卑微,与她有着不可逾越的天堑距离,我还有可能吗?”想到此处,不禁心灰意冷。

相柳似乎对羲仲这一拳让他受伤很不爽,阴狠地道:“真不愧是天庭数十年来最为出色的后起之秀啊,难怪尧帝派你做护送使者,再给你十年时间恐怕就超越我了!”霎时间眼中杀意大盛,“那我更留你不得!”语气阴寒毒辣,令人心里发毛。

相柳凭空消失,一个苍白的手掌又突然凭空浮现,朝羲仲一掌拍去。羲仲面无惧色,挥剑格挡。

在两人对抗的过程中,相柳所在的区域黑气弥漫,像是一团巨大的黑色云团,在滚滚云团中,相柳苍白的手掌倏而浮现倏而消失,像狂暴雷云之中神出鬼没的闪电,掌影每次出现都夹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羲仲镇压而去。

羲仲挥剑连连劈舞,一个黄金色的巨大球形光弧将他护在其中,每当相柳鬼魅似的掌影印在光弧之上都会引发一阵震动,光弧看似快被镇得支离破碎了却又被羲仲及时修补,反倒是相柳的掌影被羲仲密集的剑气疯狂绞杀碾灭,所以羲仲的护体光圈始终岿然不动。

战场中心飞沙走石,剑罡与气浪四处狂飙而出,将周遭的树木拦腰斩断,附近的房屋也早已被连根拔起,沙石瓦砾茅草漫天乱飞。

远远的场外众人极目远观,特别是那些村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通的人,以为是天降神明,个个瞧得瞠目结舌。在他们眼中,羲仲是英明神武的天将,而相柳则是邪恶的瘟神。他们的心情与表情随着两人的战斗跌宕起伏,每当羲仲占上风之时便振臂欢呼,高喊加油助威,而当相柳占上风之时,众人大惊失色,怒骂连连。

姚重华也在关注着战斗,心里大为惊叹,喃喃地道:“竟然有这么神通广大的能力,他们真的是神仙吗?”脑中蓦然闪过师傅的影子,:“好像师傅也是这样神出鬼没的吧,他老人家好像深不可测的样子,不知道比起这两人如何呢?”

他又望向伊祁初晴,只见伊祁初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战场,面色平静,然而双手紧握,柔荑满是汗迹,可以看出她内心十分紧张,却极力装出平静。

看到伊祁初晴这个样子,姚重华心疼不已,可又无能为力,不禁懊恼不已。突然心中一动:“师傅这么厉害,他曾教过我那些打坐吐纳之法,还说以后我出去云荒也是一名高手呢!想来师傅不会诳我吧。如果这样,我勤加练习,等我成为高手不是可以保护姐姐,不让她这样担惊受怕了吗?我与她的距离也可以弥补了!”想到此处内心大喜,又充满了希望。

正当姚重华胡思乱想之时,战场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见相柳所在的区域黑云消失殆尽,然而始终不见相柳的身影,他在哪里?直觉告诉姚重华,相柳绝不可能死得无影无踪了!

这时有眼尖之人惊呼道:“看,那妖人在头顶!”只见相柳倒立在半空之上,在他的手心之下,一个丈许大的黑色气旋汨汨流转着,像是黝黑的黑洞,深邃得让人透不过气。

“北海之眼,镇压!”相柳厉喝道。黑色漩涡脱手飞出,并迅速变大,犹如一面巨大的黑色幕布当空笼罩,遮天蔽日。

此时羲仲的气罩如潮水溃散,被那气旋悉数吸纳。羲仲面色凝重,却并不慌乱。他昂首挺立,方圆几十丈的大地隐隐震动,一股股黄土灵气朝他的身躯涌去。羲仲周身黄土真气鼓爆,持剑向天一指,一个小小的黄金色的光点在剑尖凝聚。

羲仲喝道:“帝剑十字,去!”光点后脱离飞冲而上,并迅速变成了一柄巨大的十字型光剑,当空横亘,挡住了那黑色漩涡。两人死死抵着,一时间僵持不下。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出,帝剑十字被压出了裂痕。羲仲眼睛一缩,牙齿紧咬,运足真气,仗剑朝着漩涡中心直冲而去!

相柳察觉到羲仲的意图,有点惊异羲仲竟然出此一策。

他深知漩涡中心乃是力量最为薄弱之处,如果被羲仲一剑从此刺出,自己必然受创。所以相柳立即撤手,翻身倒冲出去,羲仲扑了个空。

然而漩涡与帝剑十字余威未消,把大地炸成一个巨坑,烟尘滚滚,目不能视。

场外众人自是十分担心,皆是伸长脖子睁大眼睛,想瞧个清楚。然而除了滚滚浓烟和尘土,别无他物。

硝烟渐渐淡去,两道人影逐渐清晰,分立在巨坑的两端。两人的衣服皆有破损,嘴角溢出几缕血迹。

羲仲抹去血丝,极力将咽喉中的腥甜咽下,此情此景,可不能再吐出一口血,否则会打击己方的信心。他内心有些悲凉,从刚才的对抗他知道还是年轻了些,比起相柳自己仍是逊色一筹,今天恐怕免不了一场苦战了,公主万万不可落在他手中,否则整个云荒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殊不知相柳惊讶恨怒远甚于他,他贵为云荒众神之一,实力自是超群绝伦,他本人也极为骄狂,而这羲仲尚未获得神之称谓却有了相应的实力,居然能让他负伤,最令他咬牙切齿的是,他还是小他一辈的后辈,这叫他如何能忍受?

久攻不下,让相柳大是恼恨不耐,而且迟则生变,他务求速战速决!当下阴笑道:“想不到小子你倒有些能耐,不过,此战应该到此结束了!”

下一章


不咸的海盐—文章健身房—十全大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