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那时天晴(10)吉他小夜曲

96
格物邦
2017.10.19 16:44* 字数 3187

如果说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吉他该是骑士情人,永远有最神秘最贴心的关怀问候。

- 1 -

吉他是一件很帅气的乐器,像极了童话中的黑骑士。他可以陪你穿梭在无尽的夜色,也可以伴你与灯光闪耀的舞台。他在你激动兴奋的时候可以激昂高亢 rock and roll,也可以在落寞平静处与你低吟浅唱。

有时候把他置于最耀眼的地方,他就发散着诱人的魅力;有时候把他冷落一边,再回头时,他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你。

如果说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吉他该是骑士情人,永远有最神秘最贴心的关怀问候。

再次见到苏昕,是在一个网络直播节目中,苏昕披着皮衣,弹着吉他。用他特有的痞气摇滚在舞台上又疯狂,又潇洒。

节目尾他还摘下墨镜,朝下面的歌迷甩了一个媚眼。我捂住胸口,在家里,跟着音乐左摇右晃,好像我自己就是现场的迷妹一样痴狂。

忽然,现场出现一阵骚动,一个女孩冲上舞台,把一瓶水直接泼在了苏昕的脸上!速度之快连工作人员都来不及阻拦。网络节目并没有放弃这个捕捉八卦的大好时机,摄像镜头甚至更近了。

那个泼水的女孩被拉了下来,从放大的镜头看,女孩很漂亮,精致的妆容上甚至还有两行泪痕。苏昕没有恼怒,只是一脸微笑,带着些尴尬退出了演出场地。

随即网络上的传言与猜想开始铺天盖地。有人说是苏昕辜负了人家姑娘,姑娘委屈了逼不得已才只能选择在大众面前狠狠一击。有人说是女孩太想红,自导自演一出闹剧博得更多的眼球。还有人说这简直是经纪公司的炒作事件,新闻闹闹赚更多关注。甚至还有人打起了被泼的水的主意,说女孩漂亮苏昕帅,这难道不是一个广告么。

- 2 -

网络上的故事风生水起,被传的最多的故事是,女孩名叫宛雪,女孩和苏昕是大学同学。宛雪和苏昕在大学时参加了一个社团,两个人都是社团干事,聪明伶俐的他们配合默契,是被大家公认看好的一对。

之后,苏昕被星探发掘开始步入了演艺事业的行当。为了不影响苏昕的偶像明星之路的发展,两个人的恋情不得不转为了地下。

再后来,苏昕和宛雪悄悄分手了。可是最近,苏昕的朋友圈里突然传出消息,说他有了一个交往很久的女朋友,时间大概有六七年了,宛雪一听就炸了,这苏昕是脚踏两条船呐。

不过接下来的消息更让宛雪崩溃,这个传说中的女友居然还是宛雪的同寝室同学!那个天天嚷着宛雪的感情太不靠谱,早晚会分的女孩杜明月!宛雪觉得自己的付出不值得,窝火的她要了苏昕演出的前排内场票,还向工作人员要了瓶水,接着就发生了那一幕。

宛雪的微博清空了,杜明月连微博都没有开,苏昕的微博下面要爆炸了,骂的,挺的,一片乱象。

以前我看到娱乐新闻,都会八卦心大起,刨根问底儿,总之故事越波折越好。可是眼下的苏昕身上发生的风波,虽然是娱乐圈太普通不过的一个插曲罢了,可是我看到形形色色的猜想,就很为他揪心。

也许社会的大染缸里真的会把人染色,但是你能看到什么颜色,完全在于你的希望。人们总是相信自己看到的,是这个道理吧。

晚上我一直坐在电脑前,看着QQ上居然的头像,跑到他的空间里去看那些六七年前的文章,想着我在六七年前,又想了些什么。如果真正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回忆,把自己的和他人的拼到一起,才会发现自己当初多么的幼稚。那个时候,你在意的,现在可能还是在意。而他在意的,和你无关。

突然,居然的头像亮了。

“依依,如果方便,陪我说会儿话吧。”居然好像猜透我一定在看着QQ。

“好。”虽然我有很多想问的问题,可是我觉得我现在更适合做个听众。

“第五大道,我在那里等你。好吗。”居然说的不是网上聊天,而是找了一家酒吧。

我很想不听他自说自话,可是手指偏偏很诚实,“好。”

- 3 -

第五大道是一家清吧,没有很聒噪刺耳的音乐声。每个晚上都有乐队现场演出,也以爵士蓝调居多,很少撕心裂肺的摇滚。这里的人,大多都不喜闹。

苏昕坐的位置并不偏,他面前有一杯威士忌,就那样端正的坐着,看着演出的乐队发呆。人群中的他,很是显眼。不过酒吧里的人不多,并没有人发现他们身边的这位是谁。

“来啦。”苏昕让服务生端来一杯柠檬水,推给我。“小朋友不能喝酒。这个适合你。”

“切,小气。”我拿过杯子吞下一大口,急着赶来好累。

“今天你很幸运,你赚了。”苏昕走到乐队处,说了几句,把乐队的吉他借了过来,自己坐在了主唱的位置。

苏昕拿起吉他,轻拨琴弦,开始哼唱起那首《漂洋过海来看你》,他深情又有些低沉的声音很有磁性,他没有李宗盛的年龄,可是似乎那些沧桑感和故事就这样的向你扑面而来。有点像在倾诉,又好像在悄悄多开你的疑问。

酒吧里此时格外得安静,用餐的客人们也纷纷注意到了有个人在唱歌,向这边望来。苏昕并没有看他们,他就这样的看着我,可是又好像目光穿过了我,穿过身后的玻璃窗,在给路人讲一个很久远的故事。

可是,那种气氛又让人不忍心打扰,不愿意去问他身后是什么样的曾经。

这时候,有个身影悄悄得走到了苏昕的面前,那个女孩,我很快认了出来。就是上次大闹舞台的宛雪。宛雪一袭白色长裙,长发及腰,袅袅婷婷。她看着苏昕的眼中渐渐又泪光盈盈,可是这次她什么也没有说。

苏昕看看她,也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唱歌,两个人就这样边对视着,一直到最后一个段落结束。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你不可能忘记我。”宛雪眨着大眼睛,期待又紧张得看着苏昕。

苏昕轻轻得抱了宛雪一下,在宛雪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宛雪的脸顿时白了起来,眼睛瞪得更大了,甚至眉毛带了些抽搐的跳动。紧紧咬着嘴唇,恨恨得看着苏昕。苏昕则一副冷漠,回到座位来。

“我们走。”苏昕不提其它,只说了这三个字。留给宛雪一个背影,而宛雪还站在原地,愣着。

我跟在苏昕身后,漫无目的的压马路。走在夜晚的街上,任夜色吞没无数个想问出口的问题,又觉得好像不该说,甚至开始不想知道答案。

苏昕的步伐并不快,我们就这样游荡到了一处天桥中央。他停了下来。开始看着天桥下来往的车辆。天桥上,我们的身后,有个卖艺的人拿着麦克,弹着吉他在哼着首苦情歌。

- 4 -

一瞬间,我很同情苏昕,他的生活一直在闪光灯下,演绎着剧本里的各色人生,而真正的他,恐怕还不及身后的卖艺人自由。

至少,他们站在天桥上,喜乐哀愁是他们表现给别人的,而非站在一个显眼的中心,配合着他人的期盼。苏昕望着街景的表情,最多的,应该是落寞。

我向卖艺人借了吉他,胡乱拨着弦,在苏昕身边哼起了小毛驴。杂音入耳的他不可能还跟我装忧郁王子。

果然,他苦笑得看着我。“我很好,你别弹了。”

“那不行,除非你再给我唱一曲。” 我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没心情,让我静静吧。” 这个眼前很孤独的苏昕一点儿也不像那个闪耀的偶像。

“那行,我继续,你也别管我。”我拿着吉他又随便扒拉几下,连刚才卖艺的人都很无奈心疼一副要收回琴的样子。

“给我吧,就一首。”苏昕到底还是忍受不了我的夜间魔音毒攻。

他弹了一首英文歌,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混着夜色,伴着霓虹,场面美好得一塌糊涂。我没有喝酒,却觉得有些醉,有些不真实。难道是不远处的摩天轮转动着,转得我也跟着晕眩么?

“这个艺卖的不错,下次可以准备个碗了,估计收入不低。”我一边鼓掌一边脱口而出。

苏昕微微笑了下,“谢谢你,依依。有些事,我不想…”

“我才不想听。”我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明星的事儿真多,故事版本太多,听着累。”

“好像下雨了呢”苏昕摊开手,手上落了几滴水。

“你个大男人,还哭…啊,不对,是真下雨啦!”一阵急雨劈头盖脸浇下来,我和苏昕落荒而逃。

“我送你回家吧。”他有点歉疚。

“一见到你就下雨,你说邪门不。”在出租车里,我看到我俩头发都因为雨水弄的很狼狈,像顶了两个鸟窝,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狡黠的一笑,“我见到你就觉得是晴天呢。”


作者

晓恩

温暖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晓恩的文字只是很简单的一种。


目录

【都市】那时天晴(1)老街

【都市】那时天晴 (2)说好了,要一起支持荷兰

【都市】那时天晴 (3)丁香花开

【都市】那时天晴(4)有风吹就歇一歇吧

【都市】那时天晴(5)K歌之王

【都市】那时天晴(6)PPT之梦

【都市】那时天晴(7)橘子八卦

【都市】那时天晴(8)暧昧

【都市】那时天晴(9)灵魂有香气的程序猿

【都市】那时天晴(10)吉他小夜曲

【都市】那时天晴(11)她夏了夏天

那时天晴-连载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