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一样 第1章 码农前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我们都一样》

第一章:码农前传

我叫蒲苇,2015年毕业于西安一所二流本科大学,主修专业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从名不见经传的“信管”专业毕业的同学,看上去个个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修电脑还能算账的才子才女,但殊不知,光彩照人的背后,全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真实写照。

其实上大学之前本来还想利用课余时间辅修一门日语或者韩语,谁让这么一个有上进心的我如此好学又可爱,想着闲来无事嗑着瓜子刷着韩剧的时候也不至于只能听懂“欧巴”和“撒浪嘿哟”等等。甚至还想过以后工作后万一能出国进修,机会就是这么的手到擒来,去了国外也不至于会那么快被饿死。

然而,白日做梦终究是白日做梦。刚进大一,看着密密麻麻的课程表时,我恨不得画个圈圈诅咒我村里的表姐瞬间能让她胖死。因为是她给我讲大学是多么轻松自在无忧无虑,每天都会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时光可以浪费,还侃侃而谈自己大学生活过的多么如鱼得水。

四年如一日,我们的大学生活过得却跟高三没有异样。当我们每天背着书包来回穿梭在图书馆,教室,食堂和宿舍的路上时,没有一个人不会扼腕叹息,同样在一个学校,为何身边的同学就可以风花雪月,我们只能拼命啃书本。

尤其每次看到我们学校呈一个”小山坡”崛起像崇山峻岭般巍峨的地势时,就会绝望的想要死掉。因为每天上课从宿舍出发去教室就是”下山”,下课回宿舍便是”上山”,课程密集繁重,所以这样每天上山下山至少要跑好几趟。

图书馆坐落在”半山腰”整个学校最中央的位置,爬山爬累了亦或是”山上”下雨但碰巧路刚走到一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图书馆便会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于是这座不大的图书馆便成了整座学校的唯一心脏,连通着学校四面八方各处角落的脉络。所以几乎不管在哪里,只要提起图书馆,都觉得它是离自己最近的位置。

看着同宿舍会计专业的同学每天像“葛优瘫”似的躺在床上半身不遂,而我们每天早出晚归起早贪黑,回宿舍的时候还不忘给那些躺在床上的”僵尸们”顺便带个饭打个水,所以我们整个大学生活过得像丫鬟一样勤奋,又像一头牛一样辛劳。

四年大学信管专业,将会计、经管、工商管理、经融学、行政管理、各种计算机语言譬如java、C++、C语言、JSP等等和各种数据库例如Oracle、sql server及mysql,就像一个“满汉全席”一样的课程在四年之内学的融会贯通,还有各种加密解密算法,计算机路由器网络协议链路等等,这顿“满汉全席”各种口味的“美味佳肴”全被我们吞个精光。大学四年,我们的多半时间不是耗在了机房写程序,就是“浪费”在教室听老师怎么教我们做投资赚钱。信管专业尤其致力于为国家培养综合性复合人才,这一点在我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学四年别的专业同学风花雪月的时候我们在啃书本,别的同学在追韩剧我们在啃书本,别的同学在逛街我们还是啃书本。偶尔也会跟着别人一起看韩剧,不过别人在看《来自星星的你》,我们只能看《幽灵》还将自己看的不亦乐乎津津有味。因为里面不仅有苏志燮,更有成就感的是这部电视剧只有信管专业的我们才能看得懂,这算是在当时,我们学这个专业唯一值得骄傲的所在。

学的多自然也就业广,所以我们专业同学毕业后从事的工作也是五花八门,有当会计的,当教师的,跨专业读MBA的,还有当网管的,修电脑的,运维的,技术支持的,ERP实施顾问(据说这是我们专业最对口的工作)的。当然,很大一部分人都选择当了程序员,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对于程序员,似乎人们给这个职业的标配便是背心裤衩和拖鞋,胡子舍不得刮头发舍不得洗,衣衫褴褛,总是像抽了大烟似的萎靡不振。与此同时其实人们已经不自觉给这个职业扣上了一个标签,即性别歧视。认为只有男生才能胜任程序员这个高智商的工作,也没想过女程序员是什么样子。

其实很多人都不了解程序员,认为他们只能坐在电脑跟前废寝忘食,不善言辞无法交流,只能终日与代码为伍,似乎只有这样,已经深入人心的程序员形象才能被人们接受。所以走在大街上,如果看到一个西装革履一表人才的男生,人们绝对无法将这个年轻人与程序员联系起来。

而程序员中的女性,绝对不会被大多数正常女性所接受,因为她们缜密的逻辑思维对于别的普通女人来说绝对难以应付,故而在人们心中对女程序员就已经树立起一道厚厚的玻璃屏障,看似近在咫尺,却始终无法逾越。

很不幸,我就是那个女程序员中的一位。

毕业之后之所以选择程序员这个职位,多半可以归结到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缘故。大学倒是考了很多证书,什么计算机二级三级,甚至跟着已经工作的社会人士考了国家级的软考四级拿到了国家认可的网络工程师证书,但到毕业的时候,依然发现依然找不到工作。招聘会上,高学历人才如蝼蚁一般一抓一大把,像我们这种只懂得在大学里按部就班没有一技之长的普通本科生,更是数不胜数。

毕业季的宣讲会一场又一场,身处郊区的我们往市中心“大学城”跑了一趟又一趟。尽管同宿舍会计专业的同学早都找好了工作,悠哉悠哉的看着我们每天早出晚归,但我们三方协议却还是怎么也签不了。

找工作就跟相亲一样,只要不是自己主动搭讪就永远觉得相互没有看对眼。本科毕业眼高手低的我们刚开始还不愿将就,直到后来南墙都快被我们撞倒了的时候,自己内心终于觉悟,原来还是可以骑驴找马的,否则大学四年就因为一个三方协议而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那可就太亏了。

毕业后入职,才知道自己找的工作的工资是全宿舍里面最高的,但也发觉是难度系数最大的。拿到offer(录用通知书)的那一刻,终于明白为什么信管专业大学四年那么辛苦,是因为我们专业有这样一个能够挣到高薪的机会,而会计等其他专业对那些软件类的高薪职位只能是望而却步。

也是从那个时候才发觉,一入侯门深似海,码农这条路便是一去不复返。

毕业后从实习那家公司辞职来到上海发展,毕竟软件IT行业在一线城市还是很火爆,但终究没能逃离程序员这个魔爪。

毕业直到现在,我一直充当着我们部门的唯一一个女生的角色,肩负着活跃同部门男生眼球的光荣使命,一直撑到了现在。其实部门也招女生,但每次招的女生来了后都撑不过三个月的实习期就跑了,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搞的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人生。其实性别早都怀疑过了,因为与男生呆久了,确实是会厌烦与女生在一起,因为受不了她们心中的小九九,也无法忍受她们嗲里嗲气的音喉。一件事情,她们并不会直接了当的说明原委,非要唧唧歪歪墨迹个半天,都道不出个所以然,还涨红着小脸,一副娇羞的模样和无辜的表情。

所以我越来越喜欢跟部门的人在一起相处,喜欢与他们一起写代码,接需求,改bug,工作中一起吵架闲余时间一起打游戏开黑。每次版本上线通常会加班到凌晨,有时甚至通宵达旦,但我喜欢这种团队作战带来的成就感。别人永远不会理解,我们对代码的热爱,和只写一行代码甚至加一个标点符号就能让所有事情都畅通无阻的运行下去所带来的那种快感。

在我们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一行代码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行。大不了加个判断再加个循环,只要不是死循环,一切都就好办。

所以整个办公室从来都没人没把我当女生看,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自己也是个女生,与一帮哥们整天称兄道弟,吃饭唱k说粗话,还讲着黄段子一起看美女,甚至一起流口水,还会互相擦一擦谁也不会笑话谁。

严谨秉承着公司“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牲口使”的工作理念,经过两年在职场的摸爬滚打,我终于从“待字闺中”不谙世事的一枚小白,纵身一跃寄身于奸诈的“老油条”行列之中,唯一不变的却还是“待字闺中”。今年二十有六尚未婚配,长这么大还没把自己推销出去,想来甚是惭愧,故而自封灭绝师太。

办公室所有人都叫我“师太”,说是对我的尊称。

对这个称呼我自然表示过反抗,但无济于事。

“师太,你return后返回的值是空的,我怎么调用你的函数?”旁边传过来的声音是卓越的,知道他又在推敲我函数里的逻辑。

“哪个函数?”我没看他,继续敲着键盘,刚刚来的一点思路差一点被他打断,还不如赶紧将自己的代码写完在于他对质。

卓越这个人,对任何事情都太讲究,尤其是对代码和穿着。整天娘们唧唧的跟一个女人一样,平时出去吃个饭都要穿戴整齐,容不得头发半点油腻,完全没有传承程序员衣衫褴褛的”优秀特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