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喜欢与不喜欢

最近看了严歌苓的《妈阁是座城》,同时也看了阿来的《天火》。

对于严歌苓,早已闻名已久,只是一直没有去读她的作品,文学界对她的作品评价极高,著名评论家雷达如是说:“严歌苓的作品是近年来艺术性最讲究的作品,她叙述的魅力在于“瞬间的容量和浓度”,小说有一种扩张力,充满了嗅觉、听觉、视觉和高度的敏感。”我也带着对严歌苓作品的期待去读这一部作品。结果,我阅读完后,心中却有一块石头压在心底,一股很不快极其压抑地堵在胸口:难道我读错了,我的阅读品味不对?怎么没有感觉到作品当中的艺术魅力,特别是语言给我的冲击力?”

故事是比较特别的,讲述了妈阁也就是澳门,叠码仔梅晓鸥跟三个男赌徒之间的故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确实显示了作者驾驭讲故事超凡能力。可是,整部作品的语言,却让我感到作者秀急躁的心情,似乎作者非常急切地想写完这部作品,粗糙,多用对话、自我旁白,和一般作品无异。

这让我感到非常不爽。

阿来的《天火》,却让我欲罢不能。

《天火》描述的是文革时期的事情,现在所处的年代时间相隔有点远,但是阿来的笔触,和他深沉细腻地娓娓道来,却让人觉得,在他的笔下,为我们铺展了一张充满张力的历史画面,恢弘而又充满着悲剧的力量,人性在强大权力下极大的扭曲、异化,看得我义愤填膺、咬牙切齿,恨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对作品中巫师多吉、队长格桑旺堆、江村贡布喇嘛等人物所显示出来的人性之美、高尚的精神、纯净的心灵,极大地震撼了我。

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阿来的《天火》,而我不喜欢严歌苓的《妈阁是座城》呢?我仔细地想了一下,不是故事的问题,而是语言。我喜欢细腻的,慢慢讲述故事的语言,不喜欢跳跃的、对话极多的、作者非常急躁地去写完这个故事的作品,令人感觉作者在急切地写完这个故事就完事大吉了。

阅读不同的文学作品,可以喜欢,也可以不喜欢,这取决于读者的感受。阅读,本身就是一个很个性化的活动,一千人读哈姆雷特,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