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厨房第一课:枪林弹雨的爱情

两点半的课程,下午两点烹饪教室已经来了不少人,而大厨孙阿姨则更早来到教室做准备。今天的课程是越南春卷。

越南春卷是典型的南亚口味,除了春卷皮,最重要的食材是海鲜、而酱汁自然离不开柠檬和鱼露。非正式的操作间里,课堂氛围却丝毫未减。烹饪是一门关乎感官的艺术,普通的厨师把握味道的平衡,好一点的还注重味道和餐具的和谐,而孙阿姨的厨房是在五感之间穿寻,在嗅觉、视觉、味觉、听觉甚至触觉(如餐具的温度、食物的软硬)之间游刃有余,在这间不到大操作台前,她仿佛轻松打通我们从神经到脾胃的脉络。

就在大家低头观摩时,孙阿姨放出秘密武器—身后响起一阵低吟的音乐—香颂,这是孙阿姨特意挑的。理由越南曾经是法国殖民地,用它来配越菜很合适。于是,一下午我们的听觉和味蕾都融化在教室里。

其实,越法两国碰撞出的火花早就存在着。就像孙阿姨的越南春卷,杜拉斯的小说《情人》也迷倒大片文艺青年。西贡湄公河、渡轮和胡志明市的中国餐馆都比不过华侨和法国女孩之间的爱情以及围绕在他们身后那场战争。30岁的中国男人和15岁女孩,特殊的爱情背后是一种逃离。各自对身份的逃离,逃离家庭,挣脱命运。这样的爱情一旦萌发就不能突兀结束,但也是无法维持长久。时间就像盘里的水,而这样的爱就像飘在水面的春卷皮,泡的太短,太长都不合适,就像时间太短的爱不够冲击,而无根的爱情时间越长也越发承重。或许这样的故事,最好的距离应该放入回忆里。于是在小说的一开始,有人告诉作者说,

“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一堂课,不可能每个人都能读懂了杜拉斯的爱情,但深入浅出的课程,要学懂春卷确很容易,最后孙阿姨总结推荐,“这道菜很适合在郊外出游的时候。”

香颂低吟的午后,在郊外不论是手捧杜拉斯的小说还是精心完成的春卷,都让人会掉进一种美好里,没法松开。这样的爱情视乎也正好藏在越南春卷里!两颗新鲜虾仁的纯粹就像挡不住的初心,配上柠檬、辣椒的酸辣让它变得复杂,而战乱中跨龄的畸形仿佛鱼露里一丝淡淡的海腥,就像是湄公河边殖民地上空的空气。当酸甜苦咸鲜的滋味的被尘封在春卷皮,一如爱情被裹在回忆里。

既抱着对法国浪漫的幻想希望,又带有湄公河岸边的苦涩和甜蜜。这样的味道是迷人的,这样的爱情也是。


孙阿姨的越南春卷食谱:

1.两颗新鲜虾仁,看做两颗初遇的心一般小心翼翼干净处理,

2.垫上生菜的清新,就像爱情最初的新鲜感。

3.将这份纯爱细心包好,避免破裂让世俗入袭。

4.浇上用柠檬汁、小米椒末、芹菜、鱼露、糖水调和的酱汁,因为一旦爱情落实于生活里,怎么也逃不过酸甜苦辣的滋味。

5.随着香颂红酒,在精致的食物面前慢嚼细咽,你能否品尝到饼皮里,埋在生菜里或是隐蔽于酱汁中的,一份备受摧残的容颜和那颗依然为爱跳动的年轻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