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

从成都回来没几天  我又想吃火锅了

起床想  走路想  吃饭的时候更想

麻辣 火红 油腻  丰富的味觉和感官刺激  让我着迷

尤其是花椒  第一次感觉到它的爆炸力  那种酥麻的滋味 真是要了劳资的命

活了三分之一个人生  才发现原来火锅才是最爱

其实以前是吃过很多次火锅的  但是它永远都是以鸳鸯锅的形态存在 而我的筷子永远活动在清汤寡水的另一边  从来没有一次越过雷池 从来没有

所以以前吃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假火锅

那时候的我更像一名修道士  很多事情规规矩矩  偶尔心中有闪念  但是身体永远不会动

修道士的培养拜我老娘所赐  我们家的菜永远不见辣椒和花椒之流

她一边衣冠楚楚地告诫我们一定要饮食清淡  才能保持身体健康

一边偷偷摸摸从橱柜里摸出小罐辣椒酱开小灶

每当我质疑她言行不一  她就振振有词地说自己胃口不好吃不下饭  你们吃得下饭的不要碰这种害人东西

于是在长达五分之一个世纪里  我从未碰过辣椒和花椒

甚至在频繁爆痘之后  发展到吃烧烤都要用可乐清洗的地步

全世界都在说长痘痘不要吃辣椒  从来没有人质疑过  没有人质疑过的人一定是对的吗

其实长痘痘需要放弃的是含糖量多的食物  和辣椒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到成都之后  我的身份是一名无业者  又是资深老光棍

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胆子总是比别人大些 于是我第一次尝试了纯红锅

一个新的世界打开了  我其实很适合吃辣  也不太怕辣

于是我连吃火锅一个星期  临走还打包了一锅  夜夜笙歌也没见蹦一个痘  倒是在家清汤寡水得还成天冒痘

对吧  人很容易把别人的想法当成自己的想法  把别人的欲望当成自己的欲望

我妈妈是个控制不住吃辣的妇女 所以她希望我来替他完成不吃辣的愿望

但是我自己有自己的欲望啊  劳资就是喜欢麻辣鲜香啊

一个人可能人生中最重要技能就是让自己快乐吧    一个连自己如何快乐都不知道的人怎么可以叫大人呢

替自己多试试  总归没错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