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篇‖情魂·息妫·桃花依旧笑春风(4)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6.8 2019.01.13 18:00* 字数 4394

可怜楚破息,肠断息夫人。仍为泉下骨,不作楚王嫔。

楚王宠莫盛,息君情更亲。情亲怨生别,一朝俱杀身。                             

                                ——唐代:宋之问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公元前684年。

一场秋雨,一阵冷风,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从陈国到息国的路途,快则二十日,慢则一个月,寂静的山林深处,被风雨肆意吹落后的枫叶,铺满一地,红得十分应景。

山谷里传来阵阵马蹄声,搅扰了清晨的寂静,长长的送亲队伍之间,大红马车里的人紧闭着双眼,满脸困乏。

不多时,领队的声音传来:

“前面三十里就是蔡国的疆界了,咋们今天加快脚步,在日落之前赶到。”

深秋的落日,映照在蔡国的城郭之外。一张美艳的面孔焦灼的望着驰道,望眼欲穿,蔡侯夫人终于在余晖里看到了那长长的队伍,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

越来越近,马车缓缓停住,在侍女的搀扶下,美人塌车而下,直扑蔡侯夫人怀里,一声娇叹:“姐姐!”

“妹妹!”

眼前这位美人,面如桃花,灼灼其华,惹得路人纷纷驻足,不禁惊叹,他们的夫人已是美艳不可动人,而这妹妹,似乎更胜一筹,当真非尘世中人。

待她转过身来,和姐姐走向城中,众人才见她方当韶龄,不过十几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她是陈国公的小女儿“妫”(同“规”),出生之时,额上带着桃花胎记,虽生在深秋却引来满园桃花盛开,瞬时姹紫嫣红,接着出现百鸟朝凤,宛如桃花女神转世;

于是陈国智者有预言:

妫的到来让秋日桃花大盛,淆乱时序、干扰天和,实属不祥之兆,会引来生灵涂炭。

陈国公听闻,忍痛将她送出宫中,由乳娘带着抚养长大,而她和姐姐,自小分离,心中时常挂念。此次重逢,两人相拥而泣,姐妹情深,感人肺腑。

宫廷之内,蔡哀侯早就命人备好筵席,为妫接风洗尘。

在姐妹俩执手相谈盛欢之时,蔡哀侯出现了,那双原本爱意深沉,看着爱妻蔡夫人的眼睛此刻却被旁边这女子吸引住,半天挪不开视线。

她,美的让人心旷神怡。

“止而见之,弗宾”

                                            ——《左传》

哀侯尽然在此刻失了魂一样,忍不住伸手握住这妹妹的手,只差说出那句“这妹妹我在哪里见过“的话来。

可是这一举动,惹得妫羞涩难堪,急忙抽出纤纤素手,退步三尺,颔首还礼。

蔡夫人丝毫不曾察觉异样来,只认为自家小妹美得太招人喜欢,而自己夫君也是热情万分,看似其乐融融,却不知已埋下祸根。

虽然妫只在蔡国暂住两日,可姐夫总是想法设法出现在自己身边,举手投足之间,这种热情,似乎过了头。

看着美若天仙的妫,哀侯不禁感叹到:

”夫人已算绝世容颜,这妹妹竟惊为天人,为何当初陈国公不将小女许配于我,实在可惜啊可惜。“

妫一听这话,心生厌恶。

“姐夫请自重!”

此地不宜久留,妫以婚期将至为由,坐上马车,快速离开了蔡国。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冲冠一怒,为红颜。

息国宫内,红锦地毯早已铺好,息侯一身朱红色新郎服衬托出完美身材,洁净而明朗,不失一国君主的威严。他席地而坐,低垂着眼睑,等待着吉时的到来。

白日里,息侯和陈国小女妫终于走完了婚礼的繁复仪式,这有在这夜深之时,世界才是他们二人的。

房门外,遍布红绸锦色,房檐廊角,桂花枝上挂满了红绸裁剪得花。入眼处,红艳艳的华丽,映得整个息国宫内,一片殷红。

息侯心跳得极快,在盖头之下,是他从未见过得女子,不知颜容如何,虽有人传言,陈国小女妫惊为天人,可是那只是传说。

此刻,是验证真假得时刻了,不管这盖头之下是否真如他人所说得美貌,此后,她都是他的妻子,息国的夫人。

红衣素手,锦盖下,莞尔娇羞。

他缓缓靠近她,足抵红莲,掀起她的盖头。

一瞬间,息侯眼里有了光芒,那一袭红色嫁衣映着她桃花般的容颜,目光流盼之间闪烁着绚丽的的光彩,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动人的娇媚。

她,果然生的如此好看。双眸交织,心动,就在这一刻。

一眼万年,从今以后,他愿意,把世间一切美好都给她。

婚后些许日子,息侯总在不经意之间看到夫人眉头紧锁,似乎有心事,每每问及缘由,夫人却说只是思念家乡,触景生情。

“夫人,心里有事?”息侯转而问陪嫁丫鬟。

“确有心事。”丫鬟不忍自家夫人烦闷,便告之于息侯。

“夫人借道蔡国之时,曾受辱于蔡侯,蔡侯违背周礼,轻薄夫人,夫人敢怒不敢言,怕是伤了姐姐和蔡侯的和气。又心生愧疚于息侯。”

息侯听后大怒,年轻气盛的息侯哪里受的了这辱妻之恨,于是想要举兵攻打蔡国,以挽回颜面,泄心头只恨。

可惜,息国兵力不及蔡国,单挑蔡国,恐怕也是拿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

食客看息侯烦闷不堪,义愤填膺的样子,便对他说:“侯爷何不来一招借刀杀人的计谋?”

“何解?”

“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

意为求助楚国先发兵假装进攻我们息国,蔡、息两国既是近邻,又是连襟,此时向蔡国求救。

只要蔡国一出兵,楚王就可以帮我狠狠教训蔡哀侯!

此时正值楚王图谋北上,收到此邀请,喜不自胜。虽楚与蔡、息二国,相隔千里之远,但在这两个地方,都是楚文王梦寐以求的地方。

公元前684年,楚王伐蔡,灭之,俘虏蔡哀侯回国。

息侯自认为报了私仇,拥着佳人,以为从此以后,他们的爱情可以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孰知?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寂静。

蔡哀侯被俘后才知道自己是被息侯“借刀杀人”之计所坑,十分愤恨,既然自己得不到息妫,还因此灭了国,那么他将如法炮制:

息侯你也要因此尝试同样的痛苦。

自古红颜多祸水。

蔡哀侯在楚文王面前大肆描述息妫的绝世姿容:天下无双,目如秋水,荷粉露垂,杏花含烟,国色天香,无与伦比。

楚文王同样作为男人,听到这样的描述不禁心神荡漾,蔡哀侯尚且如此,这息侯也同样为了娇妻不顾天下,看来陈国公的这个小女儿真是非同凡响,百闻不如一见,那就见一见这个美人吧。

公元前680年,楚文王以“盟友”的身份领兵与息国会盟,息侯自知楚国强大,还帮自己报了辱妻只恨,于是盛宴招待。

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楚文王要的不是遵奉,也不是盛宴,而是以救息前功要求息妫作陪。

周礼之下,国君之间的交涉,女子露面,有悖礼制。但是老虎面前,岂容小小的息国拒绝,息侯忍辱叫息妫出来敬酒。

息妫身着礼服,素手执壶,不卑不亢地向楚王献酒,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可是楚王却在她地盛世容颜下看到了大海和春暖花开。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为何值得息、蔡两侯纷争,甚至带来灭国祸患也在所不惜。

因为,见到她地那一刻起,这种想法,亦油然而生。他,不管如何,也要得到她,刻不容缓。

筵席之间,楚王心里万千计谋涌了上来,结果却用了最肮脏下贱地手段——强取。

“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

楚文王以不讲道理,不受中原礼数教化地蛮横气势,在第二日地酒宴中,故意席间找茬,息侯见此勃然大怒,孰料楚文王命人现场将息侯拿下,囚禁起来,这息国的命数,和蔡国如出一辙,一夕之间,成了历史称谓。

息妫身在内宫,听闻此政变,忍不住哀叹道:“引虎入室,吾自取也!”

夫君被囚,息妫无可奈何,以泪洗面,哀声请求楚文王放过息侯,楚文王扶起这娇弱的女子,心生爱意,她是一个多情多义的女子。

于是好言抚慰,楚王动了心,只要她嫁给自己,他也愿意把世间的一切给她,什么不杀息侯,什么夺取天下,纷纷不在话下。

息妫听到这种荒唐的要求,心念不如一死了之,挣脱楚王,径直奔向后花园,想要投井全节,不料被尾随而至的楚将抢前一步拦住,拉住她的衣裙说:

“夫人不欲全息侯之命乎?何为夫妇俱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有的爱,即便是委屈自己,也要对方保全。

听闻夫人的抉择,息侯肝肠寸断,安慰息夫人:“苍天见怜,必有重聚之日,我甘任守城小吏,还不是等待团圆的机会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从今以后,我心已死

车零零,马萧萧,息国已灭。

楚国都城大门之外,一个形若枯槁的男子举着杯,两行清泪,心痛难忍,在这大门的最中心繁华的宫廷里面,正在举行一场盛世婚礼。

息侯不再是息侯,而是楚国都城的守门小吏;

息妫也不再是息妫,而是这强楚的夫人。

她从此的姓氏不再冠名为息,而是被更改成楚。

宫廷之内,红纱帐缠绵的梳妆台前,一方葵形铜镜衬映出人儿的倒影,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十指好似鲜嫩的葱尖。

鲜红盖头,能盖住的是泪千行,盖不住的是如丝线般缠绕心脏的悲伤。

要命的是,楚王是爱她的,而她,不爱他。

这个雄才伟略,一心逐鹿中原的君王,却在这小小的女子面前,失了颜色,心里惹满了尘埃。

纵然他对她宠爱有加,纵然他为她建造紫金山,开凿了桃花洞,紫金山顶,古柏森森,山脚亭台楼榭,泉水潺孱穿行青山绿水,他愿意给她一切美好,只为换取她对他的一句言语,一抹笑意。

可是,她做不到。

整整三年,息妫即使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可是依旧对他默不作声,楚王黯然神伤,原来自己一切讨好都是徒劳无功,她始终不愿意曲意承欢,原来她心里爱着的还是那个“守城小吏”。

当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不断放低自己,得不到半点回应时,他只能靠事业或者纵情声色来麻醉自己。

他依旧在南征北战,想要给她看看为她打的江山。他却不知自己云梦大泽打猎之时,息妫趁此机会,悄悄地跑到城门口一见往日的爱人,两人见面相泣而诉,恍同隔世,息夫人边哭边说:

“妾在楚宫,忍辱偷生,初则为保全大王性命,继则为想见大王一面,如今心愿已了,死也瞑目。”

楚文王怒了,三年来他为她做的一切,竟然换来如此背叛,让自己如此不堪。

酗酒,狂怒,他抓着她的手,怒火中烧,他第一次控制不住向她发火:

“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自己做的不够吗?不够她爱上自己吗?

息妫惊恐万分,万般无奈,泪流满面地哀告:

“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

言之凿凿下,哀艳凄绝而又满含沉郁隐忍的恨意,是的,她怎能忘记因自己而亡两国的痛,怎能承欢膝下,安祥太平。

“自息国亡国之日,我心就死了,楚王的美意,息妫负担不起。”

一句拒绝,闻者心碎,那一刻,楚王幡然醒悟,原来,爱不是强占,不是强求,而是只要远远的看着她笑,看着她就能心安。


05.结语

楚王不再强迫于她,只要她能够安静地陪在自己身边,他就满足了。

楚成王雄才大略,曾盟齐桓公于召陵,会诸侯于牡丘,伐郑于许,败宋于泓。

“以方城为城,以汉水为池”,称霸南天,不可一世。“

而息妫却隐没于硝烟之后,成为楚宫里一缕先王的余音。

楚文王死后的12年间,这个被掠夺的红颜,以未亡人自居的女子,悉心抚养两个孩子熊艰和熊恽,甚至抵制着文王弟弟子元的诱惑,最后扶助儿子成就了霸业。

公元前664年,子元又乘息夫人生病之机,甚至公然住进王宫,百般挑逗。

老臣斗廉(字射师)进宫劝说,反被其拘禁。息妫当机立断,密诏斗子文(又名斗谷于菟)入宫靖难,斗班随父参战,身先士卒,搏斗中杀死子元,解救出射师斗廉和息夫人,粉碎了子元篡国夺嫂的阴谋,内外夹攻,铲除凶顽,稳定了楚国朝政,平定了长达八年的“子元之乱”。

自此息妫幼子熊恽巩固了王位,这就后来大名鼎鼎的楚成王。

对于息妫来说,她的一生,自出生那日起,就不平凡,她心里始终爱的是息侯,但她对楚王,或许在她的余生里,都是尊重与敬畏。

息国灭亡那天,息侯死的那天,她心就死了,可她仍旧让肉体存活于世,正所谓“人生终究一死而已。生离于地上,岂如死归于地下哉?”

活着不能做比翼鸟,就到地下做连理枝吧!

千年的魂(目录)

千年的魂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