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所谓真正的自由的。你想体验那种感受?你就要欺骗自己,或者从别人那里掠夺来他们的有限自由。”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前是一群玩闹着的孩子,耳边则再一次响起了这句话。事实证明自由是个可怕的词汇,它引导人的思维脱离开他的生活,这个安全的拥有重力的地带,直把人的灵魂拽到冰冷的深空里去。

我为什么不能安静坐在这儿看这些孩子玩耍呢?我想着。你看那彩色的像皮球,那些脏兮兮的可爱笑脸,褶皱而夹杂着绿色草茎的衣服,在阳光下连半空中扬起的泥土都显得格外亲切。

孩子就像是雏鸟,我对自己说。一群饥肠辘辘的雏鸟,刚刚从混沌的蛋壳中挣脱出来,迎接这个缤纷的世界。有时候我觉得雏鸟吃掉承载和保护过自己的蛋壳,也许不只是一种补充营养的行为,它象征着一种无意识的决断:即自身将决不再回到过去的那种昏暗逼仄的环境里去。

“你不能光这么想。”他终于开口了:“也许这也是一种怀念......是的,怀念,依恋,大概那样的情感。”

“也是恐惧?”

“对,也是恐惧。这是显而易见的,一切情感,究其本质均为恐惧。”他点点头:“所以这也是一种恐惧。一种离开了自身的安全区,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后,对外界展示出来的一种恐惧。他们来到的是一个空前的,缺乏实感的全新世界,他们理应感到恐惧。于是雏鸟吃掉旧世界的最后一丝残影,将自身的过去和文化烙印当做不可丢弃的行李,一同上路旅行。”

“共同记忆。”

“对,共同记忆。这是最为梦幻的一种印随行为,即对自身过去熟悉的东西的本能追寻。”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他在这里提到印随是否是符合这个词汇的定义的,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

“新世界......”良久,我开口:“新世界是那样可怕的?我是说,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对雏鸟来说?”

“人们说未知是可怕的。”他摇摇头:“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新世界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区别。可怕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新’这个概念本身。因为新旧,于是出现了区别。因为区别,于是出现了拒绝和分歧的可能。人们可以接受敌意,但人们无法接受不同。”

“任何人之间是不同的。”

“这不一样。在某种意义上,你们都是完全相同的,你,他,她,他们。就像人类和猪,虽然外表不同,结构和习性不同,但是DNA层面上的区别却极为有限。如果两样生物可以患上同一样疾病,那么你就不能说它们之间有决定性的区别。”

“但是那一点点区别,营造了整个多样的生态系统。”

“你那多样的生态系统在原子弹面前毫无意义。”他喝干了手里握着的啤酒,“噼啦”一声把金属罐捏瘪:“我们在探讨的就是原子弹级别的问题。所以别拿猪和人的区别来说事。”

“所以某种意义上,猪和人之间毫无区别。”

“某种层面上。”他说:“这个问题本身无关紧要。猪,人,或者马还有熊,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雏鸟是怎么想的?雏鸟是怎么面对这一切的?雏鸟到底体验了什么?”

“雏鸟?”我看着他:“自以为是,以及对自身的背叛?”

“所以我喜欢你。”他点点头:“这是我听过对‘自知’和‘成长’两个概念最有意思的表述。”

“你看。”我说:“如果蛋壳是完全封闭的,不透明的,那么事情还好说。但问题是蛋壳并非如此——雏鸟在里面可以通过薄墙来观察外界模糊的光影,透过气孔来接触外界微弱的气息。它既可以通过太阳的光线投影下的光斑隐约察觉到它的存在,也可以通过对温度的感觉分辨出距离它更近的方向。于是在一个夜里,当雏鸟冲破了蛋壳的束缚,第一眼看到了电灯的时候,将电灯和之前观察到的种种关于太阳的痕迹联系起来,视电灯为太阳也是实为可能的事。”

“实为可能。”他笑笑:“但是你的比喻糟糕透了。那样的话这小东西也未免太蠢。”

“这不重要。”我用他的话语来进行回击:“重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而是雏鸟自认为自己知道。他不仅知晓自身的世界。他亦知晓外界的情况。或者说他知道自己知道,或者说他相信自己知道。”

“但是电灯终究不是太阳。”

“电灯终究成不了太阳。”

“雏鸟会发觉电灯不是太阳的。他也许喜欢电灯,也许讨厌太阳,但是那都无关紧要。重点在于雏鸟终将发觉电灯和太阳的区别。而一旦他发觉到这之中的区别,它就必将面临一种选择。”

“继续相信电灯就是太阳?拒绝承认二者之间的差别,带着蛋壳的遗迹把脑袋钻进沙丘里?”

“或者彻彻底底的背叛。事实背叛了自身,自身背叛了过去。背叛过去的自己是生物的本能,那种灵魂中自带的愉悦会冲淡一切负罪感,甚至不再能听见任何声音。因为那都将归作陈腐世界的最后哀鸣。”

“真可怕。”我说。

“这些都在发生。”

“所以生物必须接受这一切?要么站在这一端鄙视那一端,要么站在过去拒绝未来?”

“我不知道。”他耸耸肩。“我猜我们都必须选择一个队伍去站。其实事实上已经没有留给我们选择的余地了,你只能选择一端,就是你终将选择的那一端。”

“真糟糕。”我说。

“真糟糕。”他重复。

“所以真的没有办法?比如雏鸟不再关心新世界和旧世界,不再关心电灯和太阳之间的区别?只关心自己?只关心自身内在世界的种种冲突?”

“那样的雏鸟是活不久的。没有雏鸟能靠把脑袋扎进沙子里活过第一个寒冬。而这个冬天已经不远了。”

“或者也许雏鸟可以像是走钢丝那样,小心翼翼地行走在蛋壳的边缘?一只脚踏在旧世界的大地,一只脚悬在新世界的半空?”

“没人可以那样活下去。太多压力了。那本身就是不稳定的,这一点亲身经历过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事实上你无法再承受那种糟糕的状态,也是我坐在这里和你谈话的原因之一。”

“是的,我不再那样了。”我点点头。

“想要活下来,对雏鸟来说是简单的。只要好好呼吸,听从最响亮的那个声音,绝不以身试险,娱乐至死即可。简直比轻微感冒的药方还让人容易理解。但问题在于,也有你这样的雏鸟想要活下去。我是说,真生意义上地活下去。不是听从谁的声音,不是作为神的一部分,和任何人都不同,和这整个世界分明界限,那样真正地活下去。”

“在蛋壳内,那样是不可能的。”

“在蛋壳外同样不可能。”

“蛋壳之中不存在自由。”

“蛋壳之外同样。”他看着我:“自由是个谎言。彻头彻尾的谎言。这世界上本就没有‘自由’这种东西,超市里没有一个货架上能找到它就是明证。你已经在离人们心中距离自由最近的超市里,在消费主义之中徜徉了,但你依旧见不到关于它的一片影子。”

“人不该追寻自由?”

“自由是个谎言。而谎言则包含目的。人不是为了追寻自由而追寻自由,人是为了摆脱痛苦。摆脱他人制造的痛苦,摆脱自身加以的痛苦而追寻自由。”

“所以我应当怎么样做?”

“看清楚。看清楚蛋壳内外的差别,真正的差别。超出了语言范畴的差别。不是语言中诞生了思想,而是思想中诞生了语言。看穿那些由语言所编织成的陷阱,看穿那些语言之上的思想中存在的真实。不要把谁想得太好,也不要把谁想的太坏。就算做不到理解内核,也要模仿这个形态。那样的话或许有天你也有机会在谁的枪口前跪下。”

“到那个时候,蛋壳呢?”

“到那个时候,就没有蛋壳了。没有旧世界,也没有新世界。只有世界。”

我没有说话。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看着那彩色的像皮球,那些脏兮兮的可爱笑脸,褶皱而夹杂着绿色草茎的衣服,不由得觉得,在这样的阳光下,连半空中扬起的泥土都显得格外亲切。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11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897评论 0 24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0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0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35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9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9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1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7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8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71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7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4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55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森林里的一棵树上,有一个鸟窝,里面有一颗鸟蛋。鸟爸爸和鸟妈妈对它爱护有佳,日夜呵护,终于孵出了一只可爱的雏鸟。家...
    东皇未来阅读 419评论 0 7
  • 1.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而已。 不知道困顿中的梦境,噩梦中的星星,混沌长久的漆黑里,如同野兽咆哮嘶吼后的低声哑语。亲...
    Suman_阿七阅读 934评论 0 2
  • 之前有一段时间为了提高处理事情的效率,以及更好的管理每天杂乱无章的生活,读了很多时间管理方面的书籍。读到的很多方法...
    小丸子ariel阅读 1,170评论 7 39
  • 行经孤山麓,步过西泠桥,斜阳正好处,西啤炒年糕。
    furx阅读 270评论 0 0
  • 今天练习睡前小故事,我听了李子给我的语音建议还有自己也刷了几个小伙伴的语音几点感悟1-感受来自生活,没有生活气息的...
    打猪草老农阅读 2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