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薇简丹】第二十二章 这是你设计的陷阱吧

前情回顾:第二十一章

吃罢中饭,宋雨轩看着尹薇吃了药,然后让她回房间休息。

尹薇问:“任务完成了,还不走?”

宋雨轩摇了摇头:“没完成,等你醒来我要帮你量体温,如果还不行,明天还得去医院看医生。”

“开国际玩笑,我自己不会量体温?”

“会。但是我得亲眼所见。”

“为什么,量个体温还得让你看见?”

“两个原因,第一,回去没法给你好朋友交代。第二,不要以为吊了三天的水就能彻底退烧。”

“怎么可能还不退?除非药是假的。”

“不一定,不看着你,你不会量的。”

“太武断了吧,好像很了解我似的。知道吗?第一次见你时,你醉醺醺的样子让我怎么也不相信你和朵儿是兄妹俩。现在终于看清,你俩果然是亲兄妹,真像。”

“啊哦,哪里像了?她整天就知道男孩子一样到处鬼混撒野,我不一样,这么成熟稳重的型男。”

“天,你俩都不只自信,属于超级自恋型吧?”

“哈哈,看来发烧没把你脑子烧坏。挺好,说的是事实。”见尹薇还跟他打嘴仗,脸一黑,态度强硬起来,“看来感冒药必假无疑,还没发挥作用,午睡?不困?”

这么一提醒,尹薇眼皮开始打架,困意袭来,她连打了几个哈欠:“啊……好吧雨轩哥哥,病殃殃的我现在斗不过你,允许你暂且爱咋滴咋滴,拜拜,你自便,睡了。”

这一觉睡得不短,醒来已经五点半。

她伸着懒腰打开门,宋雨轩听到响声,系着碎花围裙从厨房出来:“来喽来喽,看我给你做了什么?”

花花一看,不过是一碗平常的大米粥,但那米粥熬得深有功夫,恰到好处,上面飘着一层黏黏的米油子。

“嘴里很苦吧?喝点?”他冲她顽皮地一挤眼。

“全才,还好没把这儿当法国。我以为你会弄出一堆半生不熟的西餐来,家常小饭熬得挺到位啊宋大厨。”她看着看着,叹为观止,但词不达意地绕了一下,“不过我要先量量体温再说。”说罢,她满世界去找温度计。

“我怕半生不熟的东东会让你上吐下泻。”他舌头一伸,说,“不过你脸色还好,应该没起烧,先吃点再量,粥凉了对胃不好。”见她翻箱倒柜,这才想起了什么,“对了,温度计在我围裙兜里,早给你准备好了,差点忘了。”

“唉,你这样我会欠你人情的,不好。”她手一摊,头靠在沙发后背上,无可奈何。

“最好欠我人情,省得下次找你你应付我。”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小妞,一身田园睡衣很家居呦!”

她本能地站了起来,朝穿衣镜前走去,眼圈发黑,头发凌乱,有损平日的光辉形象。

“嘻嘻,彼此彼此宋大厨。”她转过身,目光锁定他的花围裙。

他走到镜子面前验证了一遍,一本正经地问:“有木有发现咱俩的情侣装很协调?嗨嗨,粉色系列,整个一国外的服装周走秀系列款,大牌,耀眼夺目。”说着拎起她的胳膊揣在自个的臂弯里,两个人穿着拖鞋在并不宽敞的客厅里扭起了不规范的模特步。

她想抽回手,无奈他力气太大,她动弹不得。

他顺势把她揽在怀里,闻着她发丝的香气,蓦地向她嘴唇吻去。

她用力甩开,说:“你这是在赤裸裸乘人之危,我刚失恋,大病还没初愈……”嘴一撇,要哭。

他真的很紧张:“好好好,怨我。别生气,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

“没有。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雨轩哥哥?”她有点揪心,泪眼模糊,问。

“不要叫我哥哥好吗?今天非要逼我说出口吗?好吧,就算我乘人之危。”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其实,从第一眼看到你,我……”

她没有说话,她知道,他会继续说出下文。

如预料一样,他迫切地表白道:“就知道,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

“当然了,我那么傻乎乎的土老帽,哪像你认识的那些女孩子,打扮入时,能说会道会玩,估计有的还是高学历。”

“统称之为肤浅。”他说。

“学历不高,容易受骗上当。别人几句花言巧语,我会当真。”

“肤浅和学历没关系,学历是学历,你是你,与众不同。”

“假象,你看到的只是假象。可能你见多了涂脂抹粉,忽地见到素颜,觉得稀奇。等你腻了,会烦的。”

“有一样你说对了,稀奇。你就是和那些脂粉气有着质地的不同,真实自然,不做作。”

“又不是服装,还质地?好了哥,不用量体温,喝了你的大米粥,我感觉比药管用,胃舒服,头脑清醒。晚了,不耽误你的时间,回去吧。”

“不晚,稍微休息,陪你去外面散散步,放松放松。”

“也好,睡了半天,晚上估计很难再睡。”

他笑起来嘴角总显得有些邪气:“是吗?需要的话,我乐意奉陪到底并勉为其难,三陪。”

“去去去,想得美。”

公园里,夕阳渐渐淡下去,颜色由深及浅,老树不服季节的气,固执地护着肩下的那片嫩绿。各式各样的菊花或洁白如雪,或灿烂如金,雍容华贵,清新脱俗,适时绽放,令人赏心悦目。

两个人并肩走着,有烧烤味扑鼻而来。

“对了,光顾着照顾我,你吃饭没?”尹薇的反应能力总是比常人慢一拍。

“啊哈才想起我?好没良心。”他耸了耸肩,“两顿没吃,饿坏了。”

“吃点烧烤,我请客。”

“好的,某人生病暂且放过她,下次再来要陪我喝瓶啤酒。”

吃着吃着,不经意间,宋雨轩弯着腰折回了头:“薇儿快来看这是什么?”

“怎么了?”尹薇跟着回头,问。

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张纸,很旧,掉了一块角,字迹歪歪扭扭:“不知道,你看看?”

尹薇说像一个迷宫,宋雨轩摇头,说你生病大脑多少受点影响,然后拽拽地用他的智慧推敲,说是一份寻宝地图。

“骗人的吧,这年头哪有什么宝物。”尹薇十分怀疑。

“可能。你怕了吗?反正也没事,玩玩呗。”他对这个寻宝图充满了好奇。

“怕?我可是闯关的高手。难得碰到对手,莫非大少爷你也这么喜欢玩游戏?可以哦,今晚一分高下。”

“薇儿你看,箭头指向的第一站好像是一家饮品店。我们寻找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说罢不容她回答,拉起她的手就走。

这次她没有甩开他,跟着他四处搜索。

夜幕降临,星星其实没有月亮的陪伴,但并不显得孤独,树梢儿有点清冷,可微风偏偏与它对着干,熏得人极其舒服,不是游人也能醉。

神了,那个饮品店不远不近,就躲在街角,布置得很温馨。

“进去坐坐。”他兴奋地问,“喝点什么好吗?”

“好,不过要热的。”她说完咳嗽了两声。

很快,服务员送来一杯热饮,一杯咖啡。

尹薇把玩着杯子,突然发现杯底有些异样,一摸,一把钥匙粘在上面。

“跟指示对上了号。走,目的是地图的下一站。”喝完,他说。

按照指向,尹薇找到了一把铲子。

继续寻找,尹薇越来越兴奋,忘记了失恋,忘记了她现在是个病人。

突然,“唉呀。”宋雨轩好像被什么拌了一跤,前面有个深沟,他直接掉了下去。

天太黑,她害怕极了:“雨轩哥,你在哪儿?碰到什么危险了吗?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

“不用了,站在上面别动,我马上爬上去。”下面传来他的高叫。

他上不来,沟太深。

“怎么办,要不要叫人来救你?”尹薇喊道。

下面没了声息。

“宋雨轩,雨轩哥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尹薇嗓子几乎喊破,他还是没有踪迹。

尹薇哭了:“雨轩哥,你还在下面吗?出来好不好?”

有人拉她的衣角,她低头一瞅,是个灰头灰脸的男人,那人嘿嘿笑了两声,她听了差点晕过去:“雨轩哥你没事吧?吓死我了。这游戏不好玩,咱回去吧。”

“不行,半途而废算什么好汉?走,继续。”他瘸着双腿,一咬牙,说走就走,“跟上我,别担心。”

最后一站,他俩发现了两根木棍组成的一个大大的+字。

尹薇用铲子用力地挖开泥土,里面有一个锁着的硕大的箱子。

“你看,我就说咱俩遇到了奇迹不是?”他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百宝箱?”她气喘吁吁,跑了一个多小时,娇汗淋漓。

“用钥匙打开看看,说不定是一泡屎。”他坏坏地笑。

“还留过洋的人,就不能说点好听的?”黑暗中,她的白眼有些狐媚。

她小心翼翼地用饮品店里发现的钥匙去开箱子的锁,啪嗒一下,锁开了,芳香扑鼻。借着宋雨轩手机的光,尹薇看到了一束玫瑰花。里面插着一张便签,仔细一看,上写着一行小字:薇儿,ILIVEYOU!早日康复,你的雨轩哥哥!

她没有说话,扭头就走。

“薇儿,薇儿,等等我。”他赶紧去追,“好歹准备了半天,不感动?”

“啊,我好感动!”她吐了吐舌头。

“真的?那就好!”他如释重负,“想让你开心点。”

“老实交代,这样的招数哄了多少女孩子?”

“哈哈,说实话都是人家哄我,我可是第一次哄女孩子。”

“什么时候准备的,我咋一点不知情?”

“你睡着的时候。我可是大费周折,找到那个饮品店的服务员说了半天,人家才肯答应和我共同演了这么一出戏。”

“为什么?直接送我花不就行了?你干嘛那么多心眼?”

“想告诉你,生活其实充满乐趣,不是吗?”他认真地问。

“嗯,这是你设的陷阱吧?”

“不错,我挖的陷阱,准备自己跳,哪舍得你去涉足。”

尹薇累了,停下来弯着腰咳了一会。

宋雨轩马步一扎:“累了吧,都怪我玩心太重,你其实还是需要静养。来,我背。”

她笑了,撒腿就跑,边跑边回头:“给你讲个秘密,我学生时代有个外号,叫兔子。哈哈,能追上我算你本事。”

“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尹薇。等等我小兔子,准备好,大乌龟来追喽。”

把她送回家,他挡在门口不让她进去,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她,紧促的呼吸把花花逼得紧张兮兮,心跳加速。但还是故作镇定:“欧巴,我是个病人,需要静养。”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走了。

尹薇躺在床上,关上了台灯。

天花板亮了,星星你争我挤地冲她放着电,尹薇觉得身体像植入了缥缈的夜空,浪漫,唯美。

毫无疑问,宋雨轩的杰作。

“又是寻宝又是星空,这个宋雨轩趁我睡着,究竟搞了多少鬼?”她想着,甜甜地笑了,但很快否定了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满脑子都是宋雨轩那个败家子?这不行,我可是个刚刚被甩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