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那一夜

邂逅,那一夜

一张照片,就可以勾起回忆,曾经美好的情愫。自从那一夜,我无数次看这张照片,无比和谐,温暖着我自从那一夜后的平淡的日子,让我怀念,让我珍藏,这是属于我的完全的自己,真实的自己。阿兰,永远活在我心里的不变的、美丽的阿兰,依偎在我的身边,片刻不曾分离。

在我四十岁年纪,生活尚可,但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紧张年龄,生活疲惫,跟世上大多数男人都一样。其实这都不当紧,要命的是人格更加凸显,似乎形成了坚硬的价值观,仿佛受不了生活的折磨,受够了平庸和无趣,再也不想苟同谁,只想活自己,就连妻子、家庭都充满了斗争的意味。妻子是自己年轻时那么爱的妻子,如今却变得一点儿都不可爱了,生活的琐碎几乎磨掉了人所有的才情,我只是尽到丈夫的职责或者说没有勇气离开。其实我多想自由,多想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家庭的柴米油盐都去见鬼吧,我只想写字画画听音乐散步逍遥,畅游大好河山,来去如风.......而现实的我却只能朝九晚五地来回于公司和家,只能管了孩子、干些体力性家务,只能不顺心了跟妻子吵架。我痛恨这样的日子,把我的理想和浪漫都粉碎和挤压,一点不剩,一点不剩!我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我需要去旅游和放松,需要出去换个环境,平复自己焦灼的内心。

我终于出逃,只身来到西双版纳,我不知道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傣族姑娘和泼水节吗?我喜欢山山水水的大自然,喜欢轻松闲适的生活,喜欢温柔可人的姑娘,喜欢没有生活的压力......所以我来到了西双版纳。这里真的是世外桃源,是我向往的地方,美丽的风景,温柔的姑娘,旅游和放松真的是生活的必需,尤其像我这样的工薪族,逃不开生活的繁琐,必须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没有选择,也没有能力和勇气选择。我在旅游中脱离了现实的生活,忘记了现实的自我,完全陌生的环境,无比轻松,可以放纵自我、放浪形骸。

几天的游览,我一直住在一个当地人开的旅馆,不奢华很干净,主要是老夫妻和他们的一个女儿经营。老夫妻和善,女儿也内敛,都不是很爱说话,默默地做事,但服务总感觉贴心和周到。住在这里的客人一两天就对旅馆产生了好印象,因为说不出的安静和恬淡的感觉,干什么很随心,很自由,像回到一个彼此接纳的家,没有任何要求和压力,完全的做自己。很多人需要开水、用餐、用具等都会跟这家女儿交流,大家都叫她阿兰。阿兰三十岁左右,眼睛大大的,长长的,不咄咄逼人而是充满了柔软仁慈温暖安静的感觉,看一眼就很沉静的感觉。阿兰白皙,脸面干净贤淑,身体柔软,不胖不瘦,她说话也是轻悠而缓慢的,我很喜欢,很多客人也喜欢。

回来了?

嗯。

过一会儿给你送开水。

好的。

您还有什么需要?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我晚点过来吧,还有客人要招呼。

我们简短的对话已经让我很开心,自从我住在这里,阿兰总是激起我很多美妙的想象。温柔贤淑,安静内敛,而且她一直住在店里,不曾见过她的丈夫和孩子,也没有谁提起过。我总是胡思乱想,每次我都喜欢看她的眼睛,直到她感觉到时回望,我才微笑着点头,阿兰则羞赧的低头。

这是我住在这里的最后一夜了,明天晚上我就要离开这里,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我内心依依不舍的,不舍这里的闲适轻松,不舍这里的田园气息,不舍这里人们之间的平淡、不了解和心无芥蒂,不舍这里的阿兰......

直到九点钟阿兰才忙完,来敲门,我有些急切地开门。开了门,阿兰进来,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毕竟这是个封闭的空间,毕竟这里只有我和心中的阿兰,毕竟是个不深不浅的夜晚。

你,你来了。

嗯,你有什么问题?阿兰说话轻轻。

我,我明天就要走了。

哦,玩得开心吗?

挺好的。

我们说了几句话,却仍然傻站着。

你,里面坐吧。

好。

阿兰没有拒绝,她坐到了床边,我也坐到了床边。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有点不受控制,我伸出手握住了阿兰的手。阿兰轻微躲闪了一下,后来就不再躲闪,像每一次我见她的样子,阿兰低了头。

我不是坏人。

......

我只是想跟你静静地坐一会儿。

阿兰没有说话,我靠近了她,揽着阿兰的肩膀了,一切都是无声的,一切又都是剧烈的,我无法控制自己,而阿兰一直没有抵抗和拒绝。我拥抱了这个温柔恬静的阿兰,我亲吻了这个沉默微笑的阿兰,我们倒下去了......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畅和幸福,没有一点声响,只是默契的拥有。身体下的阿兰柔美得像含苞未放的荷花,脸色绯红,分外动人,而我只是呵护啊呵护,真想永远活在这一刻,没有一丝活着的狼狈和局促,只有阿兰。梦,很美,缠绵而悠长,真不想醒来。

阿兰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我醒来,耳边还有一缕馨香,我不知道,我是否邂逅了久违的自己和温柔的阿兰,也许只是一个梦?我是要真正离开了,时间过得太快,快的来不及为阿兰选一件礼物。我闷在房间写了一首蹩脚的诗:

绿色的西双版纳

郁郁葱葱

清凉透明的水

晶晶莹莹


我再也没见过

竹林的姑娘

霓裳蹁跹

耳边的呢喃细语

带着花的馨香

暖意

和动听的铃音

醉了梦里

梦了心里

响个不停

萦绕......

临走我把诗笺递给阿兰,她还是那样羞赧,还是不说话,她同样递给我一个信封,我们从此便遥遥再无相见......

我在火车上打开阿兰的信封,是一张照片,我们相依相偎。我想起来了,是我住到旅馆的第三天,恰逢客人们派对,也许喝多了,在大厅的地台,我盘腿坐着,身边的阿兰折腿坐着,依偎在我身边,右胳膊肘恰好搭在我的肩头,右臂折起,右手托着下巴,阿兰的头靠近着我的头,表情恬淡温柔......多么和谐安静暖心,谁见了都会觉得是一对可心的恋人吧!我觉得很幸福,很满足,我似乎拥有过这样的恋人!我叹了一口气,这么动人的时刻只能是如此短暂,如此若有若无吗?我一生都会无比怀恋,那个模糊的夜晚。我把照片贴在心口,望着车窗外飞逝的风景,不能言语,湿了眼角.......

很多年,我常常要拿出这张照片,思念我的阿兰,邂逅那一夜的阿兰。




一张照片,就可以勾起回忆,曾经美好的情愫。

自从那一夜,我无数次看这张照片,无比和谐,温暖着我自从那一夜后的平淡的日子,让我怀念,让我珍藏,这是属于我的完全的自己,真实的自己。

阿兰,永远活在我心里的不变的、美丽的阿兰,依偎在我的身边,片刻不曾分离。

在我四十岁年纪,生活尚可,但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紧张年龄,生活疲惫,跟世上大多数男人都一样。其实这都不当紧,要命的是人格更加凸显,似乎形成了坚硬的价值观,仿佛受不了生活的折磨,受够了平庸和无趣,再也不想苟同谁,只想活自己,就连妻子、家庭都充满了斗争的意味。

我终于出逃,只身来到西双版纳,我不知道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傣族姑娘和泼水节吗?我喜欢山山水水的大自然,喜欢轻松闲适的生活,喜欢温柔可人的姑娘,喜欢没有生活的压力……所以我来到了西双版纳。

这里真的是世外桃源,是我向往的地方,美丽的风景,温柔的姑娘,旅游和放松真的是生活的必需,尤其像我这样的工薪族,逃不开生活的繁琐,必须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没有选择,也没有能力和勇气选择。我在旅游中脱离了现实的生活,忘记了现实的自我,完全陌生的环境,无比轻松,可以放纵自我、放浪形骸。

我一直住在一个当地人开的旅馆,不奢华,很干净,主要是老夫妻和他们的一个女儿经营。老夫妻和善,女儿也内敛,都不是很爱说话,默默地做事,但服务总感觉贴心和周到。住在这里的客人,一两天就对旅馆产生了好印象,因为说不出的安静和恬淡的感觉,干什么很随心,很自由,像回到一个彼此接纳的家,没有任何要求和压力,完全的做自己。很多人需要开水、用餐、用具等都会跟这家女儿交流,大家都叫她阿兰。

阿兰三十岁左右,眼睛大大的,长长的,不咄咄逼人,而是充满了柔软仁慈温暖安静的感觉,看一眼就很沉静的感觉。阿兰白皙,脸面干净贤淑,身体柔软,不胖不瘦,她说话也是轻悠而缓慢的,我很喜欢,很多客人也喜欢。

回来了?

嗯。

过一会儿给你送开水。

好的。

您还有什么需要?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我晚点过来吧,还有客人要招呼。

我们简短的对话已经让我很开心,自从我住在这里,阿兰总是激起我很多美妙的想象。温柔贤淑,安静内敛,而且她一直住在店里,不曾见过她的丈夫和孩子,也没有谁提起过。我总是胡思乱想,每次我都喜欢看她的眼睛,直到她感觉到时回望,我才微笑着点头,阿兰则羞赧的低头。

这是我住在这里的最后一夜了,明天晚上我就要离开这里,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我内心依依不舍的,不舍这里的闲适轻松,不舍这里的田园气息,不舍这里人们之间的平淡、不了解和心无芥蒂,不舍这里的阿兰……

直到九点钟阿兰才忙完,来敲门,我有些急切地打开门。阿兰进来,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毕竟这是个封闭的空间,毕竟这里只有我和心中的阿兰,毕竟是个不深不浅的夜晚。

你,你来了。

嗯,你有什么问题?阿兰说话轻轻。

我,我明天就要走了。

哦,玩得开心吗?

挺好的。

我们说了几句话,却仍然傻站着。

你,里面坐吧。

好。

阿兰没有拒绝,她坐到了床边,我也坐到了床边。

忘了是从什么谈起的,从版纳的美景,到全国乃至世界的旅游胜地,逐渐说到我的生活困境,还有她那段失败的婚姻,从她幽怨的眼神里,仍能看到对他的伤害……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已经深夜……

忽然停电了,窗外流泻进如水般的月光。

她没有离开的意思,我们彼此在月色朦胧中注视着。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有点不受控制,我伸出手握住了阿兰的手。阿兰轻微躲闪了一下,后来就不再躲闪,阿兰没有说话,我靠近了她,揽着阿兰的肩膀了,一切都是无声的,一切又都是剧烈的,我无法控制自己,而阿兰一直没有抵抗和拒绝。我拥抱了这个温柔恬静的阿兰,我亲吻了这个沉默微笑的阿兰,我们倒下去了……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畅和幸福,没有一点声响,只是默契的拥有。身体下的阿兰柔美得像含苞未放的荷花,脸色绯红,分外动人,而我只是呵护啊呵护,真想永远活在这一刻,没有一丝活着的狼狈和局促,只有阿兰。梦,很美,缠绵而悠长,真不想醒来。

阿兰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我醒来,耳边还有一缕馨香,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邂逅了温柔的阿兰,也许只是一个梦?

黎明就要到来,我要离开了,来不及为阿兰选一件礼物。我闷在房间写了一首蹩脚的诗:

绿色的西双版纳

郁郁葱葱

清凉透明的水

晶晶莹莹


我再也没见过

竹林的姑娘

霓裳蹁跹

耳边的呢喃细语

带着花的馨香

暖意

和动听的铃音

醉了梦里

梦了心里

响个不停

萦绕……

临走,我把诗笺递给阿兰,她还是那样羞赧,还是不说话,她同样递给我一个信封,我们从此便遥遥再无相见……

我在火车上打开阿兰的信封,是一张照片,我们相依相偎。我想起来了,是我住到旅馆的第三天,恰逢客人们派对,也许喝多了,在大厅的地台,我盘腿坐着,身边的阿兰折腿坐着,依偎在我身边,右胳膊肘恰好搭在我的肩头,右臂折起,右手托着下巴,阿兰的头靠近着我的头,表情恬淡温柔……多么和谐安静暖心,谁见了都会觉得是一对可心的恋人吧!我觉得很幸福,很满足,我似乎拥有过这样的恋人!我叹了一口气,这么动人的时刻只能是如此短暂,如此若有若无吗?我一生都会无比怀恋,那个模糊的夜晚。我把照片贴在心口,望着车窗外飞逝的风景,不能言语,湿了眼角……

很多年后,我常常要拿出这张照片,思念我的阿兰,邂逅那一夜的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