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九心九结,靡不思君(05)

这边厢,迷谷领着登泯殿下、绘倾殿下到了狐狸洞内的客房。迷谷介绍道:“登泯殿下、绘倾殿下,这是您二位的歇息处,因狐狸洞内曲径通幽,倒无法僻出过多客房,还请二位殿下委屈一阵住上几日。对了,这洞内小路颇多,二位殿下不要随处乱走以免迷路了,迷谷就住在二位殿下的对面,有什么事招呼一声,迷谷立刻就会赶过来的。今天时候已经不早了,还请二位殿下早作休息,明日一早,迷谷便带着二位殿下前往集市调查民情。”

登泯自离开议事厅后便不发一言,这会儿也不知有没有认真听迷谷说话,怕迷谷久候不至回音显得无礼,因此绘倾说道:“有劳迷谷了,你也快去休息吧。”

迷谷答应着:“那二位殿下早些休息,迷谷告退。”说罢退出客房。

绘倾见迷谷离去后拍了拍登泯的身子,说道:“你这是怎么了?女君不肯嫁你就失魂落魄了?”

登泯反驳道:“怎么可能?本君只是觉得,这青丘女君也太不识好歹,如何能当众拒婚,连个容后再议的托词也不说,直接把话说死,是不是太小瞧我们赤兔一族了?”

“这女君的态度确实很强硬,倒不是个虚与委蛇的,”绘倾附和道:“只是这女君本来态度温文有礼,大哥你一提联姻的事她却翻脸,莫不是她并不非瞧不上赤兔族,而是瞧不上大哥你吧?”

登泯拂袖转身,显然不落入绘倾的思维圈套中,只低声:“父君希望能与青丘联姻,如今看来,可有些难办啊,这女君不像是个好拿捏的。”

绘倾打趣地笑道:“大哥你英姿勃发、一表人才,那女君怎么会挑剔你呢?多半是女孩子家脸皮薄、故作矜持,总不好大哥你一开口她就答应了吧,未免显得她太急切。女孩子家都爱拿乔,大哥你需得多说几次,拿出诚意打动这女君,联姻之事自然可水到渠成。”

登泯倒没绘倾如此乐观,但也只说道:“希望是这么个理,毕竟二弟你更懂得这男女之事。”

绘倾失笑:“是你太不懂了,这件事需得从长计议,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登泯也是如此认为,便道:“不错,来日方长。”

是夜,登泯在客房内的寝床上翻来覆去也始终入睡不了,赤兔族居住的两荒即使再贫瘠,可他终归是素来娇惯的长大,这会儿在这有簌簌水声不停穿堂而过的狐洞里,还真有些难以入眠。旁边的绘倾显然已经陷入深度睡眠,登泯不想吵醒他,便干脆起身打算去房间外面走一走,也许可以激发出一点疲惫感。

出得房间才发现,狐洞里果然弯弯绕绕难于行走。好在登泯并无一个非去不可的目的地,于是信步由僵、随弯而转,倒也幸运的走到了一处宽阔平地。登泯的心里随得这份开阔也放松了早先在狐洞里难言的压抑,放肆的闻着野外的青草香,而且空气中竟然有着若有若无的桃花香。登泯想到这青丘素有十里桃林,便寻香而嗅,想去那十里桃林处一赏个究竟。

今日凉凉月色掩映空中,点缀着几点忽明忽暗的星星,夜色可算不得甚美。登泯正要循香而往,忽然发现前方似乎站着一个人,在定睛一看,竟然是女君。只见凤九穿着一身浅绿的衫子,隐在这草地里,所以适才登泯才未发现她。这女君背对他而站,不知看向何处,浑身都被萧索冷清所包围。

想到凤九白日里针对自己的联姻提议答复的颇为无礼,登泯面上虽未显露、可这心头着实有气,便也不打算回避,倒起了戏弄凤九的心思。于是他朗声开口:“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凤九这日照常将精力铺在处理政事上,可看着看着头便有些沉重,于是想出来走走醒一醒神。今晚天空中一轮明月当头而照,可惜凤九从来没有赏月的性质,倒也辨别不出这景色是怡人还是普通。只是盯着月亮时,想到自己在太辰宫做仙娥时,曾对着帝君胡诌自己跑去诛仙台赏月,而帝君也不拆穿她,由着她自个儿在那儿胡说八道逗着自个儿玩。想到此处,凤九也忍不住有些好笑,便一时之间出了神。

等到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另有一个吟诗的第二人也闯入了这里。凤九回头看时,因登泯背光而站,凤九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只依稀见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乍看一下还有点像帝君。凤九的心越跳越快,难道是帝君来找他了?

登泯见凤九转了个身仍是呆站着,脸上有些似喜非喜的表情,也看不真切。见凤九并未出声回应自己,登泯有些尴尬,可这时也没有甩手即走的道理,便也只好自己缓缓走向凤九。

终于,借着月光和距离,凤九看清楚来人是登泯,而非帝君。她强压下心头的失望,转瞬间调整了表情,招呼道;“原来是登泯殿下。夜已深,殿下怎么还未歇息?”

登泯见到了凤九的表情变化,看到她明明最初心内欣喜,可真正见到自己时却装作一点也不在意,想着这莫不是就是二弟所说的女孩子的矜持吧?看来这女君不是个无情之人啊。登泯心下有些得意,回复道:“今晚的夜色不只吸引了登泯一人,不知女君你为谁风露立中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