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抄袭死磕的这些天

前几天,有关注者私信我:“怎么不更新了?”

是啊,虽说不能做到日更,但几天更新的频率还是我写作热情的持续。

不是工作的繁忙,几年的教龄已经能让我相对轻松地处理学校里的事务。更不是文思枯竭,我的《诗词美人语 - 文集 》正在酝酿之中,我已经挑选好了喜爱的诗词与我爱的美人,更有文友喜欢着我的古风。

几日的消失,只源于我写字心有无奈,更愤懑不平。因为最近文章接二连三的被抄袭,实在让我无法接受。

虽说我不是什么文学大咖,但诚如我前不久《致抄袭者:请不要用你肮脏的手碰我们的“孩子” 》一文中谈及,我自己辛苦码下的文字必定视若珍宝。也有人在文后评论:“增加你的文章在全网的传播,未偿不是一件坏事。”对不起,我自己的东西,凭什么要冠上他人的名字,偷人知识,这是最可耻龌龊的事。

当我的发现有两篇文章被盗后,我便听了文友们的建议,申请了维权骑士。结果却更让我愤怒,又发现了两篇被抄袭。也罢,那就当作我送给他们的“礼物”,只求从此以后我的文字,不再被侵权。

于是,之后每当发布一篇文章后,我会习惯性地打开维权骑士看看,好第一时间进行维权。这几日,维权骑士上的数据未曾波动,我也算是有些心安。

无独有偶,当我想把新更的《谁来拭我胭脂泪》拿去投递,习惯性地打开百度搜一搜,结果发现这篇文章刚发布没多久,又被不良网站所侵权,一查又查出来另外一篇阅读量上几千的文章被偷盗。我立马在维权骑士上申请了维权。

我并不是喜欢与人争执的人,但这样的情况实在太令人气愤。我甚至找了相熟的文友抱怨:“这样猖狂的偷盗,我都不想继续再写下去了。”

他们建议我去申请公众号,先在公众号里发表再去简书。我打开两个月前申请的但没有继续下去的公众号,完美主义告诉我,随便在公众号上发文我极其不愿意,但好好经营并不是我的目的。我并不想做自媒体,不过想简简单单写写文字,与文会友。

我查了下维权骑士,发现维权还在进展中。不知怎的,我想到了一个逼到绝境的主意:既然百家号、头条号、吃惊谷等等是抄袭重地,干脆我在这些平台都申请下账号,当我在简书上发布文章的时候,同步更新吧。既然你们那么恬不知耻地抄袭,那就索性抄个够。

早上,我去百家号申请了账号关联了简书主页,同时用微信登录了今日头条。好吧,既然来了,那就算算账。我找到了那些抄袭者,毕竟还是太善良,我给他们发私信要求删除。有个作者我无法私信,那我就干脆在文章下直接发表评论要求删除。

也许这样的方式有些折腾,这样维权的道路道阻且长,你会说我很傻,也会告诉我无济于事,杜绝不了根本。但我真的很想为自己的文字努力到底。

今天的文章也许不像我之前的风格,更像我的碎碎念与发泄,可能让大家失望了。但我会好好调节自己的情绪,重新恢复更文。

也请看到这篇文章的盗文者们,请伸回你的手,我发现的,一定会追着你,维权到底。

我不刻薄,但善良也有底线。


于4月12日 星期四 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