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你能出柜吗?《大叔的爱》9.24更新

七窍玲珑心

“为什么不让我走? ”——牧凌太

“我,我不知道。不过,就觉得不想让你走。”——春田创一

“因为我走了没人给你做饭打扫卫生吗?”——牧凌太

“不是的。”——春田创一

“怎么不是的。”——牧凌太

“你别乱说啊!我现在也很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春田创一

春田创一企图阻止阿牧离开去找前男友武川政宗之后,春田说,“你别乱说啊!我现在也很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实际上一个人不想让另一个人离开和一个人威胁另一个要离开,其目的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想证明对方或者自己在自己或者对方心中的位置,春田创一和牧凌太这次的交锋就是这样。

证明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很好理解,然而为什么要证明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呢?

很多人往往都像春田创一那样对自己或许都不甚了解,就更谈不上证明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了,所以春田也就只有毫无头绪的乱。因为要像阿牧一样拥有一颗敏于感受的心对于“直男”来讲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很多事我们可以靠勤能补拙的毅力,靠敏而好学的积淀,靠后天的积极与努力来完善,唯独这样的一颗心,却是只可上天赋予,人力不可强求的。

对他人的敏感要基于自己共情的能力,而对自己的敏感恐怕要基于界分的能力。春田创一跟牧凌太最大的区别在于,春田对他人有共情的能力,但对自己却缺乏界分的能力。所谓界分的能力,就是感受自己和他人的区别与不同,明白自己之所以成为自己的意义。

我们可以在想象的回溯中反观春田创一的成长历程,就能发现大部分的“直男”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与他人的“同在感”都是非常强烈的,周围都是跟自己一样的人,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企图想知道自己跟他人的区别,因为他始终都认为自己跟他人没有区别。

而牧凌太的成长历程却截然不同,在第六话的以下这段对话中我们可以得知,春田并不是阿牧的第一任男友,甚至其实阿牧已经带过好几任男友回家见过家人了。

“但是啊? 我突然这么过去,你父母不会吓到吧?”——春田创一

“没事,你又不是第一个去我们家的。”——牧凌太

“好。”——春田创一

“咦?你是想知道以前还有谁吗?”——牧凌太

“才没有。”——春田创一

“明明就是很想知道。”——牧凌太

我们虽然也可以回溯阿牧的成长历程,但阿牧的眼神中恐怕早已流露出了过往的痕迹。

这里不得不提牧凌太的扮演者林遣都,如果有看过之前《大叔的爱》电影版的有心人,想必知道之前男主角的扮演者并不是林遣都。那么林遣都到底在演绎这个角色上有何魅力呢?

如果说林遣都所扮演的牧凌太眼神中有传递出更多的信息的话,那么以下的14个字估计就能说明他的魅力所在——即:热爱与悲情同在,执着与坚定并行。

爱与被爱的可能

“可,可是阿牧,那个,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男人和男人交往,那个,算,算怎么回事呢?”——春田创一

“什么?”——牧凌太

“就是,不不不,没什么。……不,我还是觉得,……”——春田创一

“我去洗澡了。”——牧凌太

“不,你等一下,阿牧阿牧阿牧阿牧。对你来说,我算是,男,男朋友吗?还是算是女,女朋友呢?”——春田创一

“说什么呢。 ”——牧凌太

在被阿牧提出认真的交往后,春田似乎对很多有关男性与男性交往的事发出了疑问。比如不知道自己算是阿牧的男朋友还是女朋友,而阿牧也没有正面回答他。

在传统社会意义上,男性总习惯于担当给予的角色,而不是接受给予的角色,这使得春田创一在与牧凌太交往的过程中,产生一种身份上的不清晰或者不明晰感。

“请您不要在纠缠春田前辈了。”——牧凌太

“等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黑泽武藏

“自制便当对他来说肯定过于沉重了啊。”——牧凌太

“春田,是这样吗?”——黑泽武藏

“不是,不是这样的,怎么说呢?”——春田创一

“在直属上司面前,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心里话。”——牧凌太

“阿牧,你别说了!”——春田创一

“部长,你是保护不了春田的!”——牧凌太

“难道说,你也。”——黑泽武藏

“是的,我喜欢春田前辈。就算你是部长,我也绝对不会把他让给您!”——牧凌太

在第二话中牧凌太和黑泽武藏为春田创一争风吃醋的一段中,牧凌太直接表示,部长是保护不了春田的,这也就是之后为什么春田会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作为阿牧的男朋友,还是女朋友的困惑。

实际上,爱与被爱往往是可以牵涉一体的,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可以是给予的角色,可以是付出的角色;而当你被一个人爱的时候,你可以是接受给予的角色,也可以是接受别人付出的角色。

这种不需要通过性别来判定的角色或者关系的划分,也许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趋,因为爱和被爱都同样的难能可贵,以至于每个人都愿意去爱,也愿意去被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