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生日(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班来我家吧!”大白发来微信说。

“不来,今天我要回西街给我妹拿吹风机,她都给我说了好久了。”雨涵回复说。

“下次再拿嘛!今天我生日,你不陪我吃饭啊!”

“我是想陪你吃饭,可你不是周六还要请嘛,再说,我也不能每次不回家就去你家啊。”

“有什么不可以,哎呀,来嘛!来嘛!”大白像撒娇似的。

“可是,今天你老公肯定给你准备了礼物,你知道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我可不想被你两口子虐。”雨涵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来嘛!不会的,他今天什么都没有准备,之前说周六吃饭,结果他就把我生日记成周六了,结果手表都还没买。”

“你不要再劝我了,再劝我就心动了哦!”雨涵在天平的中间摇摇晃晃,大白再多劝一句,她就要缴械投降了。

虽然给妹妹拿吹风机是真事,但想到一个人回到那个冷冰冰满是灰尘的家,心里的落差不免被闺蜜的邀请渐渐放大。

“来来来,你一个人回去冷清清的,到我家暖和点。”闺蜜好似窥见了她隐藏的那点心思。

“那好吧!”

下班从单位出来,外面的天色已被蒙上了薄薄的一层黑色。十一月还有一天就要结束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雨涵背着挎包行走在泥泞的冷风中,高跟鞋撞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她不经意看见街对面的移动营业厅,对了,她早打算今天要去改套餐的,瞧这记性,还以为只有拿吹风机和剪头发这两件事,改套餐的事情倒给忘得一干二净。

不行,和闺蜜约好吃饭的时间就快到了,更何况今天她生日,看来今天换套餐是换不了了。

雨涵过了红绿灯,人群把置身在其中的她朝闺蜜家的方向席卷而去。

她也多想有个离单位近点的家啊,这样,她就能省下很多油钱,还有很多时间,虽然那些时间,即便省下来也只是在炭火边玩着手机,但也总比在冰天雪地里穿梭着强。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包里掏出手机,然后翻出之前去滑雪的照片,一一删除,然后又找到和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全部清空。

这些照片可不能让闺蜜看到,更不能让过几天就要回来的老公看到。虽然闺蜜知道那个男人,但她并不知道雨涵回绝她和小兔之后自己跑去滑雪了。她并不是有意要骗她们,只是如果她说她只是那天特别无聊才去滑雪的,她们肯定不会相信,再说大白早警告过她离那个男人远一点,她也如是答应了,结果,她不敢坦白他们之间还有联系。

他们之间是清白的,这话换她跟大白坦白的那一晚之前说,估计能得到信任,可是若是现在,那就很难说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和那个男人牵扯不清本来不对,但她还是存在着一丝侥幸心理,反正老公隔得远,和别的男人聊聊天应该不犯法吧。

还有五天就是雨涵的生日了,老公答应她要回来陪她过生,周五一早的飞机。她心里倔强着较着一股劲,他回不回来又怎样,反正都要走,但正如老公在电话里所说:嘴上说不想我回来,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雨涵承认,确实是这样,毕竟,她还是爱老公的,虽然他去外面发现联系变少了,但目前还没有人能取代老公在她心里的位置,换句话说,老公之前和她建立的感情,吃老本也够吃几年,不得不说,老公其实算个不错的对象,无论在生活还是工作中,他都能令她感到满意和幸福。

老早就陪大白去挑了一块手表,今天,她老公一定会买给她吧,说记错,估计只是想给她个惊喜,他们一直挺高调的。

自己的生日呢?老公会送什么?雨涵想继续铺开想象,但却被之前的几次失败案例拉了回来。

老公上次回来正好过七夕,她是多想要一束花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啊!可是他偏偏没买,还有上上次过情人节,下班回家本以为收到点什么礼物,结果什么也没有,不过有次在家,好像什么节日也不是,他倒给她买了一盒巧克力,让她又惊又喜。总之,根据多次的经验证明,对于老公,千万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雨涵把漂浮的思绪拉回脑袋,把目光停留在随着脚步不断移动的水泥地上,华灯初上,细雨蒙蒙,鹅黄的灯光洒在湿漉漉的水泥上,反射出斑斑点点的亮。雨涵知道,她早晚要走这条泥巴路,即便她之前走的一直是干爽的康庄大道,总有一天她也会走这样一条脏兮兮的道路。

大白已经下了车,正发信息问她到了哪里,她低头回复说马上就到,却被黑暗中的一只手拉了过去。

“大白,你到了?我正准备掏眼镜呢!”

“甭找了,跟我走就对了,那店就在马路对面。”

雨涵匆匆忙忙的扣上包,随大白朝街对面的火锅店走去。

大白的老公已点好锅底并点好菜,旁边坐着她老公的哥哥。简短的打过招呼后,她老公就招呼我们去点菜。去她家住已经好多次,他哥雨涵也见过,大家虽然客气但也不算生疏。

席间,雨涵和大白唧唧喳喳的聊着天,他老公不时搁置送到嘴边的肉丸子,陪我们聊上几句,他哥则很少说话,一直埋头吃菜,喝啤酒。虽然雨涵和大白聊得火热,但她老公给她夹菜的动作还是被雨涵不经意的捕捉到了,她心里酸酸的闪过一丝羡慕,接着又装作很自然的和大白聊她们的前男友了。

饭后,四人两两一前一后的朝大白家走去,她哥最近在城里考驾照,所以也住她家。

“你老公真的还没买手表吗?”雨涵八卦的问。

“嗯,他真的记错了。”大白一本正经的说。

“哦!说给你买蛋糕你又不要。”

“不要不要,今天在单位我朋友才给我买了一个,对了,你老公什么时候回来?给你买什么生日礼物。”

“他呀!别提了,之前陪你看手表,我就旁敲侧击的问过他,后来他说等这次赚了钱就也给我买块手表,谁知道结果亏了。”雨涵无可奈何的说。

“那怎么办,不买了嘛?”

“钱都没了,还怎么买。”

“不至于吧。”

到了小区楼下,雨涵和大白都说刚才吃撑了,想在小区楼下散散步,便打发那两男人先回去了。

“我真想在这近处买个房子,可惜钱都被他给亏完了,要是能回得了本,我真有这打算,你帮我参考参考。”

“可以呀!反正我想的至少要有两套房,之后再买个商铺,若是再有余钱,做个生意就好了,可惜啊,我这辈子只能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想大富大贵,下辈子吧!”

“行了哈你,都已经是包租婆了。”雨涵不止一次听见大白口中的“平平淡淡”,所以赶紧让她打住。

人或许就是这样,有陪伴的时候你却想要很多钱,有钱的时候又想那个人能多陪你一点,感觉人不在身边,找再多钱都是身在之物。

大白其实过得也不差,有车有房,两口子都是双职工,只是每当放眼未来,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尽头,对于她口中大富大贵的生活心里多少有点不甘心。

雨涵呢,虽然老公现在创业亏了钱,但未来,也许充满了可能,比起那些一眼看到头的生活,更多人相信这是一个好的可能,但,雨涵真的不这样想。

老公是自家的老公,钱是自己的老本,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知道那些看似好的可能,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胜算。

刚到家,大白的老公便从房里捧出一个生日蛋糕,雨涵和大白都惊呆了。说忘了,果然是托词。

许个愿吧,雨涵把皇冠戴在大白头上,拿出手机为她拍起照来,这是一个名为红丝绒的心形蛋糕,款式高端大气,颜色温暖而靓丽,雨涵看着烛光对面的大白,心底微笑着按下了快门。

“这张不错,你看看。”

“这张不行,这么丑,你看,双下巴都照出来了。”

“那这张呢,就是有点模糊。”

“这张可以,有点朦胧美。”

“你们到底要吃蛋糕还是要拍照?”大白的老公对我们很无语。

他在市里的一所小学里教书,所以他平时的话题里很多都是关于学生,雨涵喜欢听他吹牛,兴许是小学老师的缘故,雨涵觉得他的言语里透露出他童真的一面,不过这种童真在大白眼里,就无端变成了天真,不思进取,长不大,她形容他们的生活能一眼就能望到头,大概提现在她对现代教师工资的不满。

“来来来,吃蛋糕,我们四个人,刚好画个十字就均等了。”说完,大白拿起刀往那可爱的心形图案切了起来。

“嗯,这个蛋糕真特别,居然甜而不腻。”雨涵咬了一口蛋糕说。

“是的,这家店的蛋糕都是这样,不过有点小贵小贵的,你喜欢我把网址给你啊,生日的时候让你老公给你买。”

“额,不用了吧!”大白话音刚落,雨涵第一反正就是推辞,自己生日主动要求老公买蛋糕送自己,那多没趣。

“看看嘛!看看又不死人。”

雨涵盛情难却,勾欠着身子把头往大白的手机屏幕靠了过去。只是心思全然不在屏幕的蛋糕上,她一直很少主动要求老公送她什么,不是老公主动送的,她宁愿不要。

蛋糕很好吃,雨涵虽然在饭馆已经吃得很撑,但也不好意思剩下,更何况,蛋糕真的很好吃。吃到最后,他哥竟然说这切开的蛋糕红白相间,很像我们平时吃的霉豆腐,雨涵定睛一看,倒有那么点像样的感觉,几个人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吃过蛋糕,大白从房间里,一副运动装的打扮,她说她要跑步。

跑步?雨涵想了想外面冷冰冰的天气,对一向懒惰的大白表示不解。

大白看她一脸疑惑,便指了指阳台上的一台机器。

哦,雨涵突然想起来这个包租婆早就买了跑步机。

她跑步,雨涵就闲了下来,看了十多分钟她推荐的电视剧,再无心思玩弄手机。

“我去洗洗睡了。”雨涵甚是无聊,打了个呵欠说道。

“不嘛,陪我去跳绳,走。”大白从跑步机上下来,气喘吁吁,额头上渗满了汗珠。

“好吧,好吧!”

雨涵和大白出了房间,来到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原来大白一直在楼梯拐角的平台处跳绳。

“你真该减减肥了,想当初我们一起租房的时候,你可是名副其实的小可爱啊!”雨涵感叹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长胖了,结婚后就变懒了,要不是现在一直怀不上,我可能还不会想到减肥。”

“你呀!怀孕才是大事,过个三五几年还怀不上,我怕你老公对你就没现在好了,要不,我再生个你帮我带,感受下,等长大了我就要回来。”

“滚!”大白“呼呼”的跳着绳,一面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雨涵聊着天。

“睡了睡了,明天你不是要去医院检查吗?明早我早班,正好我叫你。”

“好吧好吧,你先睡嘛!我洗个澡就睡。”大白对雨涵挥了挥手,疲惫不堪的往浴室走去。

雨涵躺在床上,那个男人又发来消息,问她睡了没有。她说睡了,刚睡着。男人又问她今天在哪里?因为雨涵之前传照片给大白的时候不小心把照片发给了他,之后又赶紧撤了回来。在闺蜜家,她今天生日。

隔了一会,他又故意说怎么不带上他,雨涵正欲回复,老公却打来了电话。

嗯,嗯,收拾好就回来嘛,我下班后在单位等你一起回家。

好吧,那我先忙了。

嗯。

匆匆挂断电话,雨涵再无心与那个男人聊天,后天老公就回来了,有些不必要的事情,她不想被他知道,本来就没什么,但若被发现,她可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她能说她是因为寂寞才答应和那个男人聊天的么?可这,分明就已经是精神出轨。

她回复他说不聊了睡觉了,男人却不依不饶,哀求着陪他聊会天,她发给他一个再见的表情,便退出了微信。

她调好七点的闹钟后就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充电,大白家可真冷啊!她把脚屈起来缩到肚子上,想着大白家两口子的床一定暖和又安逸,心里酸溜溜的进入了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