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酒馆 | 陈敬良:一个名字活过来,就有一片杂草必须,死去…


生锈的钢铁

敲一敲、磨一磨

还是可用之材

骨头的锈是无法清除的

它像蛀虫,由里及外

—— 陈敬良


诗人简介:陈敬良,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诗网论坛现代诗歌版主任编辑(首席)、精华组负责人,【诗歌生活】精华组成员,【每日诗文】微刊主编。作品刊发于《诗歌地理》《谷风诗刊》《人民日报(海外版)》等书刊杂志及选本。诗观:“寓诗以哲思,寄诗以情感的真挚”。

琉璃姬编语:陈老师的短诗已经在时光的打磨中炉火纯青,虚实转换,语言凝练,贯通,词语能建造出空间效果,伴随着转折,隽永,气蕴,是一种诗意的场,有灵介质,无异质,纯净,情怀高尚。情感与思想同时输出,总能击中阅读者的感官,同时也保持着深度写作,白描时呈现深刻的骨感,既有娴熟高超的现代诗歌技艺,又有稳重朴素的内容呈象,琉璃在陈老师作品里学到过很多微诗的精妙写法,收存,学习,分享陈老师一组新作。


▎清 明

一个名字活过来

就有一片杂草

必须,死去……

▎三 月

油菜花追逐着油菜花

空前的繁华背后

是无数盛开的自觉

▎春 分

不只是一枚颜色风暴的标签

从此刻起,黑夜欠白天的

一点一点的,还……

▎海子,海子

春暖,为什么捂不热铁轨?

铁轨。一脸的无辜

空有两条腿,却站不起来

坚硬,是致命的缺陷

忘记和刻骨,或许

是唯一的处方

原谅铁轨

原谅那列冲动的火车

像原谅自己

▎劣 根

生锈的钢铁,敲一敲、磨一磨

还是可用之材

骨头的锈是无法清除的

它像蛀虫,由里及外

熔炉打造利器和铜像,民心是巧匠

广场的大理石台阶是冰凉的

遇到阳光就发热

我是偏激的,从未友好地看一眼

混在教堂里或优越台上的

那些直立行走的不明物体

▎全民“战疫情”

“武汉挺住”、“武汉加油”……叫“声援”

向武汉进发的逆行者叫“驰援”

向武汉运送的救助物资和捐款叫“支援”

……

你们不会被历史遗忘,你们也不会忘记历史

全国各地呆在家里的勇士们

这场战争你们没有缺席

你们参与了外围的“打援”

▎元宵节

传统的府城换花节取消了

我来海口三十年,这是第一次

万绿园今年没有烟花

我不是那种喜欢往人群里拼命挤的人

听说央视的元宵节目录制

不邀请现场观众

我和广大的普通老百姓

似乎可以找到一点心里平衡

万千逆行者正在前线和死神激战

我决定:今天取消吃汤圆

▎我想对今年的春天说

拂面的暖风,是大地在发烧?

盛开的桃红,是病体内溢出的毒?

请原谅墨汁,无法粉饰数据的黑色忧伤

要来的总会来,比如新冠,比如你

请宽恕人类,他们正在集体

——闭门思过

▎钟南山

是什么样的魅力?什么样的力量和精神……

“男神”被重新定义。84岁高龄啊!

什么才是真正的明星?每一次出镜

都是万千“逆行者”的缩影,每一句话

都发着,穿透阴霾的光

胜利不只是一个词,颂歌和笑声也是。

被网络刷爆了。他的表情凝重依旧

他一定想说,咬咬牙就过去了,不哭

他饱含深情的眼眶,泛红

▎呆在家,就好

备了三天的菜

应该可以吃十天左右了

女孩也不耍脾气了。不再说去同学家玩

不再说去乡下看姥姥

我每天向她共享预防常识

每天向她报告疫情

今天我兴奋地跟她说:李总理到武汉了

她问我:武汉不封城了?

我说:快了,一定

▎夜,夜,夜

烈焰、红唇、蓝调……

陶罐里的江湖

此刻,像悬着的露珠

像一只拒绝妥协的高脚杯

等,一些醒来的醉话

打破僵局



▎大 寒

雪莲。冰河。北风中的狼……

这些名词中的名词,在互动

车站。轮渡。飞机场……

这些行走着的名词,在集结

今日,除夕触手可及

今日,不寒



▎大寒,就要临天下

落在平地或高山的雪

是幸运的。它们不再漂泊

落在树上或谷底的雪

还有婴儿眸中的、诗人纸上的

它们都干净如出浴的月光

不是佩剑的侠,不是带刀的客

我是一块顽石炼成的雪花,落在江湖

于狂舞的北风中,举起辽阔

豪饮苍茫。酝酿,一场春的暴动

▎我一直保持着对死亡的敬意

第一次真正懂得什么叫死亡

是在爷爷去世的那年

他大概是懒得和奶奶吵了

死亡,等于安静

十年后,奶奶找爷爷去了

她实在是不愿意和

除了爷爷之外的人吵

“死也不放过你”,这话不虚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大哭

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心酸了一下

▎冬 雨

飘。和春天很亲的样子

和归期很近的样子

停。屋檐接着落

仿佛在拧干

四面墙的雨声

▎岁 末

江湖,不论深浅

一眼望去,都在一个平面上

静时摘下星月,动时洗涤阳光

眼角纹,不论长短

纳下的风雨,都纷纷在岁末

从体内捧出钟声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