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

96
张晓慈
2016.06.13 21:05* 字数 1028

与朋友去“小芒果”主题餐厅吃饭。朋友第一次来,我告诉朋友,一会儿餐厅工作人员会跳舞。朋友觉得新奇,“是真的吗?”“是真的,上到领班经理,中到大师傅,下到服务员,都会站在过道上跳。”

我还专门问服务员:“你们几点开始跳舞呢?”服务员眉眼间闪过淡淡的羞涩,“12点半或12点四十”。

我们吃饭的时候就暗含了一个小小的期待,似乎舞蹈是我们这次就餐的小高潮。12点半了,餐厅里一切如常。我有些着急,怎么不跳呢?朋友也有些焦急,似乎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我安慰朋友,应该会跳的,现在主题餐厅都靠这些噱头吸引顾客。

朋友叹了口气说,“上班还得跳舞,多累啊!”我看了她一眼,说:“我觉得看你怎么想,如果你这样想,上班的时间竟然还能跳舞,是不是很高兴呢?”朋友瞅了我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惊讶,“也是啊!”

正说话间,厨房里那个胖厨师走出来了,站在过道上。你别说,他的白色大厨师帽,肥硕的身材令他气场挺足。而他戴的那副大幅墨镜又为他凭添了一丝喜感。面点师大妈,服务员,领班,他们鱼贯而出,各自站好了位。音乐响起来,是几年前流行的韩国神曲《江南styal》,他们开始随着音乐的律动跳起来。尤其是胖厨师,他的动作最到位,一身肥肉颤悠悠的,很搞笑,又很可爱。

说来奇怪,音乐响起的那一刻,整个餐厅的气氛就活了。虽然含蓄内敛的国人不会跟着跳,但是分明有人在偷偷用身子打着拍子,他们至少在心里跳着舞。朋友急忙拿出手机录视频。

曲毕,我问朋友:‘’你现在还觉得他们上班跳舞辛苦吗?‘’“不辛苦,是欢乐。”朋友的眼里写满兴奋。

最近,我就时常感慨:世间万物,就看你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而已。

诗人王维在经过大苦难时吟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是他的豁达,也是他转变的心态。只是作为凡人,我们多数人看到水穷,却看不到云起。实际上,生命在最绝望时,恰恰是转机的时刻。

与此异曲同工的作用,我还想起一首诗,是几米给他的绘本配的吧,“掉落深井我大声呼喊,等待救援。天黑了,黯然低头,我看到井中闪耀的繁星。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发现最美的风景”。

希拉里在2008年她的败选演讲上曾发表了一个著名宣言:虽然这次我们未能将那块最高最硬的玻璃天花板击碎,但是因为你们,这天花板已经添了1800万条裂缝,而阳光从未如今天一样倾洒而下,使我们每个人充满希望,而且确信下一次的征途要平坦得多。

之所以在这里提到希拉里,是觉得,当我们逐渐看清生活的面目时,也不应该无奈,更不该消极,带着快乐的心情去面对就好啦。因为有那么多人与我们一样在努力着,平凡的,不平凡的。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