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沙虫

冷峰看见母亲流泪于心不忍,冲母亲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妈,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我用曙光号封住出口,野兽它们就进不来了,这是营养合剂,如果你困了就在这里睡,我很快回来。”冷峰将两支营养合剂递给母亲,扶母亲躺在刨出来的沙窝中,冷母点点头,靠着沙窝慢慢闭上了眼睛。

冷峰走出风蚀洞,驾驶曙光号封堵在洞口,检查完毕,确认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进入风蚀洞后,端起D72自动步枪向前方搜索前进。

荒原上几只探出脑袋的地龙兽听见冷峰的脚步声,纷纷缩回了洞穴,很快这片区域的地龙兽消失的无影无踪,空中盘旋的亚翼龙兽发现猎物消失后,渐渐飞向更远的地方,亚翼龙兽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它们的猎物主要来自地龙兽,只有当它们非常饥饿时,才会主动攻击人类。

冷峰发现白天根本看不见翼手兽,表明翼手兽很可能是夜行生物,这也符合进化论,地龙兽生活在地穴是为了抵御寒冷,白天荒原受恒星的照耀温度升高,正是这些地穴动物适合的温度,而地龙兽作为亚翼龙兽的食物,亚翼龙兽自然也会在白天出没,冷峰推测在这片荒原应该还生活着一些其他生物,毕竟翼手兽作为夜间生物,它的食物来自哪里?显然不可能是植物,这片荒芜的荒原除了沙尘还是沙尘。

正在此时,不远处的沙丘上隐约划过一道沙痕,沙痕有10厘米宽,留下一个由浅到深长约2米的痕迹,很快这道沙痕再次出现在左侧,消失后又出来在沙丘的右侧,冷峰停止脚步,推测非常正确,荒原的地下生活着一种潜行生物。

沙痕继续移动,很快增加到三条交替出现,不断向冷峰靠近,在距离三米处,逐渐形成一个圆形,将冷峰包围起来,包围圈继续缩小,不远处又有几条沙痕向冷峰疾驰而来。

冷峰大惊,端起D72向周围的沙痕射击。

“砰砰砰”

枪声响起,沙痕向四周逃散,冷峰正准备往回跑,发现后面已经被几十条沙痕封堵了去路,随即拔腿向前奔驰,沙痕在冷峰的周围此起彼伏穿梭,冷峰向沙痕随即盲射,沙痕逃散后继续追击冷峰。

冷峰一口气跑出几百米,发现前面20米处有一块突起的岩石,他加快脚步,奋力冲向岩石,距离岩石不到5米时,岩石下方掀起一道沙幕,一条长约1.5米,长相丑陋的虫子从沙幕里窜了出来扑向冷峰,它的前端有一对锋利的辅肢,头上两个又大又圆的眼睛,嘴里一排环形牙齿。

冷峰大惊失色,本能地护住脑袋,用D72向上一架,身体向后弯曲,借助惯性力滑向岩石,虫子从冷峰头顶跃过,钻进地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冷峰借机爬上岩石,吓得两腿发软,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仿佛马上就要衰竭。

冷峰长舒一口气,向岩石顶部爬去,数十条沙痕在岩石附近游荡,冷峰爬到岩石顶部时,几条沙痕破沙而出,露出奇丑无比的面孔。

“我的天,这究竟什么东西?”冷峰惊恐地望着面前的生物,副脑信息库中并没有这种生物的记载,冷峰索性将它们命名为沙虫。

沙虫交替露出身体,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冷峰,很快由十几条变为三十多条,数量还在增加,不久增加到五十多条,岩石周围到处是露出脑袋的沙虫,密密麻麻一大片,显然冷峰成了它们的猎物。

“对付我一个,不至于来这么多吧?你们真看的起我,再说我一个人也不够你们吃啊。”冷峰坐在岩石顶部,环视着四周跃跃欲试的杀虫。

恒星的光芒越来越强烈,由于剧烈运动,冷峰感觉咽干口渴,防护服携带的纯净水只剩不到1L,鬼知道会被这些家伙困多久,冷峰强忍干渴,抿了抿嘴唇。

如此僵持了2个星际时,恒星的光芒越加耀眼,防护服中的温度急剧升高,冷峰的情绪有些烦躁不安,好几次想直接冲出去,但是看见窜动的沙虫脑袋,又把脚伸了回来,如此密度的沙虫数量,离开岩石就是死路一条。

饥渴和疲惫困扰着冷峰,冷峰瘫倒,将脑袋贴在岩石上,氧气含量显示40%,冷峰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焦急的感觉,他静静地注视着视网膜上显示的氧气含量,38%,37%,34%,30%,26%。

“完蛋了。”冷峰无比绝望,梦想即将破灭,原以为来到荒原成为猎人就可以开始崭新的生活,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竟然要死在虫子嘴下,他有气无力地注视着面前张牙舞爪的沙虫,恨不得将它们碎尸万短。

“氧气到15%奋力一搏,横竖是个死,拼了,妈,我对不起你。”冷峰绝望的眼神中流转着泪花,冷峰决定当氧气含量到15%时直接冲过去,因为15%是返回曙光号的最低需求,加上剧烈的运动,耗氧量必然增加。

25%

“轰轰轰”

耳边响起了数声巨响,岩石周围尘土飞扬,沙虫的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撕成碎片,残肢四处飞散,有些落到了冷峰的头上,冷峰爬伏在岩石,双手抱头,不久爆炸声平息。

“哈哈,你们看啊,这小子被吓的半死,这种怂包竟然也学人出来当猎人。”

“哈哈,你们看他像不像一只臭虫。”

“不是臭虫,是缩头乌龟,哈哈。”

“安东尼,别废话,快点收拾猎物,你等着暴风到来吃土吗?不要看现在天空晴朗,在荒原暴风随时就来,你们这些菜鸟,动作利索点,安东尼,哦,你这个蠢货,这些虫子的脑袋非常值钱,该死的,你看你把它们都炸成了肉酱,哦,我的天,我怎么会带你们这几个蠢货狩猎,这趟又白干了。”一个粗壮的声音咆哮着。

“老爹,肉还可以吃,大嘴的手艺没商量。”一个精瘦的高个男子笑着说,他就是安东尼。

“吃,吃,你他妈就知道吃,你们这帮饭桶,谁叫你用高爆手雷,你看看这满地的稀肉,这些烂肉除了你们这些菜鸟会吃,我才不会吃,刘大嘴,动作利索点,带上这几个完好的快走。”

老爹看着满地的烂肉,不断摇头,他身材魁梧,穿着一套黑色的防护服,防护服已经破旧不堪,有些地方贴着塑胶,防护面罩上有数道裂痕,面罩里一张长满胡子的脸庞,蔚蓝色的眼睛透着阴狠和睿智,手里端着一把经过多次改造的奇特武器。

老爹名叫约瑟书,年轻时隶属阿尔法驻军,因军事事故被迫退役,退役后加入矿区狩猎队,随着各地矿区狩猎热潮的结束,老爹随即失去工作,于是组建了自己的狩猎团队,阿尔法行星半数的野兽供给都来自老爹的团队,老爹同七区贸易区有着深层合作,由于他的脾气暴躁古怪,商人们并不是非常愿意和他合作,但是老爹出众的狩猎能力,令商人们对他又恨又爱。

老爹身边正在懒散搬运虫肉的人就是刘大嘴,他有着较为肥胖的体型,他的唯一爱好就是吃,吃是他加入老爹团队的重要原因,刘大嘴的烹饪技术在团队实属一流,如果不是这门烹饪手艺令老爹欲罢不能,老爹早就将他踢出了团队,刘大嘴通自创了各种烹饪野兽的方法,他的梦想是编撰一本关于阿尔法野兽烹饪的书籍。

安东尼和大嘴关系最好,人比较机灵,最会讨老爹高兴,但是除了讨人喜欢的本事,安东尼在狩猎方面一无是处,因此经常受老爹痛骂,有时安东尼不在,老爹反倒会觉得不自在,或许这就是恨之切爱之更切。

冷峰缓缓抬起头,望着正在搬运猎物的几人。

“嘿,这小子没死呀,喂,起来吧,虫子被我们杀死了。”安东尼用蔑视的目光瞥了眼冷峰,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冷峰站起身,老爹目带凶光慢慢走来:“臭小子,这里是爷爷的狩猎场,今天算你命大,以后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老爹刚说完,安东尼趁机飞起一脚,直接跺在冷峰的腰部,冷峰几个踉跄摔倒在地:“你看你这副怂货样,看见你我就生气,一个窝囊废竟然赶到我们的猎场偷猎,下次再让我看见,一枪打爆你的脑袋。”丹东尼骂骂咧咧,用枪指了指冷峰的脑袋。

冷峰忍无可忍,翻身起立,用枪托砸向安东尼的面罩。

“砰”安东尼没来及反应,被冷峰迎面一枪托砸倒在地。

“哒哒哒”

老爹举起武器射向冷峰,冷峰脚下激起数道尘土,冷峰停止攻击,心里有些懊悔,以前都可以忍,为什么今天就忍不了,不禁暗自责备太鲁莽,冷峰喘着粗气,收起武器,低头不语。

“吆,脾气不小!敢跟我老爹的人动手。”

“砰”老爹飞起一脚将冷峰踹倒在地。

这次冷峰没有还手,只是恶狠狠地瞪着老爹,安东尼翻身起立,跳上前将冷峰一顿踢踏,冷峰只是抱头躲避,他为先前的鲁莽感到自责,现在他必须忍受,因为如果自己出了事,母亲一个人在野外根本无法生存,他的命并不重要,然而母亲……冷峰忍受着屈辱和殴打,始终没有还手。

“妈的,你个怂货,尽然打爷爷,劳资打死你。”安东尼发疯似地踢踏冷峰的脑袋,老爹冷冷注视着被打的四处乱窜的冷峰。

“安东尼,住手,别把他的防护服打坏了,我们走。”老爹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安东尼,算了,你看他多可怜,他还是个孩子,算了吧。”大嘴一把拦住安东尼,拍拍安东尼的肩膀。

“算你走运,最好保佑你下次不要遇见我,敢打劳资,呸。”安东尼骂骂咧咧走出几步,然后转身抢走了冷峰的D72自动步枪。

“哼,这么好的武器留给你这个怂货也是浪费。”

“还我武器”

安东尼抬脚在冷峰的脑袋又是狠狠一脚,将冷峰的头踏进沙地里,

冷峰只觉天旋地转,良久微微抬头,看见不远处一架中型运输机拖着烟尘快速离去。

“我错了吗?我错在哪里?我想带着母亲寻求一个自由的生活方式,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我,这么大的荒原,这么大的荒原,难道就没有我和母亲的容身之地吗?”冷峰的内心在痛苦呐喊,怀揣已久的梦想似乎就此破灭。

“你们等着吧,今天的屈辱我一定让你们加倍偿还。”

“砰”

冷峰用手狠狠锤击沙地,眼睛中布满血丝,怒火已经充满他的胸膛,一颗仇恨的种子正在慢慢萌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