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

夜深,手机震动.打开原来是夜不寐心事重重的好友发来的微信.这么年的不容易不用她说我自是明白的,每次她倾诉着我聆听着,劝慰着鼓励着,不曾有半丝的埋怨也不会不耐烦,直至她破涕为笑或是吐着脏字笑了,临了依然还是那句话“我心里这会儿痛快了”然后各自帮自己的.有时她也会问我“你烦不烦我呢?””为什么要烦呢?”我笑着顺手把茶给她倒上.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对方的话都不想聆听也就不能称之为朋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