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春日宴二)

 黄昏时的树林别走一番风味,落花飘落在清澈小溪上,小溪在夕阳的照射下金光闪闪的,偶尔有几条小鱼欢快的游着,听到声响结群成队的游走了。

 “林殊哥哥,我……”少女一双柔荑拉着少年略带薄茧的大手摇晃着,漂亮的眼睛里充满着希冀。“好了,小凰儿,真是怕了你啦,上来吧。”少年满是无奈,但唇角微微勾起,乖乖的蹲下身子,背着少女下山。

 许久过后。“小凰儿给我唱首歌吧,就是下午那些采茶女唱过的。”在少年的调笑下少女满脸通红,小脑袋往少年脖颈间龚了龚。软软的,毛茸茸的,少年正享受着这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岂料脖颈间传来浅浅的刺痛感。“呲,凰儿你怎么咬我?”少年心知肚明,但还是想看少女娇羞的模样。“咬你,就咬你,咬的就是你。”少女咬着牙狠狠回答。“春日宴,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最终少女还是唱出来了。在少女甜美的歌声中,少年一步步背着少女回家,时光仿佛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林府

 “小殊,你去哪儿了,我等了你一下午。”送少女回家刚回府少年耳边便传来急哄哄的声音,不是靖王又是谁。“我……”“啊,小殊你,你怎么……你居然不听皇长兄的话怎么能去花楼那种地方。”少年的话未落,靖王一脸惊讶的望着少年的脖颈,口不择言的说道。少年的嘴角抽了抽,额上的青筋隐现,忍住挥拳的冲动。半响,“萧景琰,你见过有白天开门营业的花楼么?”阴沉沉的话语自少年的口中吐出。“没见过,那你这……你不是在花楼难道有了情人?小殊,下次别这样了,要是霓凰知道你就完了。”靖王愣是没有看出少年隐忍的神情。“萧景琰,你要是再说一句你就完了。”少年被发小气昏了,不搭理靖王了,留下一脸无辜的靖王在院外凌乱。

 “死水牛,臭水牛,不知变通的呆水牛”少年气极在房里生着闷气。脑海中闪过白天的一幕,玉佩?凰儿的玉佩。“对呀,我可以自己雕刻一块玉佩送给霓凰”少年喃喃自语。少年构思了一下图案和玉佩的材质,第二天便入宫请教雕刻师傅。

  少年利用休息时间在营帐中利用木头练着雕刻,手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戳痕。十多天过去了,少年的手法越来越娴熟,雕刻的图案越来越逼真。雕刻师傅认同后,便寻来一块质地优良的昆仑玉开始雕刻。当一块璞玉在他的手上变成一块精美的玉佩时,少年觉得整个天空都亮了,这么多天的辛苦是值得的。

 将玉佩轻轻放在上好的檀香盒中,揣在怀里,往郊外凉亭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是一个艳阳天,金色的阳光普照着生机勃勃的大地。路边叫卖的商贩,行色匆匆的行人,一对对甜蜜幸福的小情侣拉着小手儿挑...
    珍缡阅读 67,121评论 0 2
  • “我不要他活在我心中,我要他活在这世间”。这句话在剧中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出自霓凰郡主之口,是霓凰知道梅长...
    梅子梅子阅读 2,379评论 0 9
  • 8 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无论有人欢喜还是有人悲痛,时间都能湮没这一切。而...
    獸魔神阅读 236评论 0 1
  • 世界怎么了,瓶瓶与它格格不入。 彭中半年,早已不是第一次吼学生了,但今天哭着吼人,撕心裂肺的呐喊和摔门而去的阵势是...
    就爱红烧肉阅读 308评论 0 0
  • 王宫里传来了可怕的消息,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消息一出,举国哗然,听闻值班的士兵吓得连滚带爬,跪在国王面前请罪。国王...
    茶米之言阅读 4,030评论 6 6
  • 2016年上映的《鬼乡》有人评价为“慰安妇题材拍出来就已经成功一半了”,但15年以独幕剧播放、17年剪辑成电影上映...
    百毛巾阅读 2,784评论 1 2
  • 台阶走三千, 三千皆是泪。 泪汗皆啼笑, 登顶非愕然。 回顾当时雨, 雨歇皆银丝。 少壮登此山, 下山隐喻多。
    阿迷笑笑生阅读 7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