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宝杯

作为一个八字喜用水的人,咳咳,就是好喝水,只要不出门儿就手不离杯子的人,对杯具还是极为关注的。

喜欢透明度高的水晶玻璃杯,茶水的汤色能得到最真实的展现,就连白开水倒进去也自带高级感,那么透明纯净,看着就想喝。也喜欢各种瓷杯,传统的汝官哥钧定、现代的中国白,都有独特的魅力。要说最称茶之汤色,茶圣陆羽早在《茶经》中说过:越州瓷、丘瓷皆青,青则益茶,茶作红白之色。所以,从一个有专业茶艺师证书的业余茶艺师角度来看,越窑青瓷茶杯必须来一个。

最近偶得四只粉引金钟杯,新宠入手,每日端详,真是越看越欢喜。这粉引质地朴实温润,杯形更显雅致从容。据了解,粉引又称“粉吹”或“白化妆”,是指在褐色或黑色陶土表面覆盖厚厚一层铁份含量少的白泥釉后烧制。有人形容,粉引陶器看上去就像风吹起粉末一样。不同于光滑釉面的器物,粉引器物有着略微粗糙的触感,但器物本身却沉静素雅,让人产生亲近感。白色粉引,钟形设计,杯身斜出几支白梅,“香随风而远度”,有种优雅淡然的器物表情。拿在手中有安心感,象知世故而不世故的老友,传递出温暖和温柔。

还有旅行必备的保温杯,是我喜欢的珍珠白色。车载办公杯,是硬朗的花梨木外壳紫砂内胆,参加会议或放在车里,感觉平添些英气。

林林总总十几二十几个杯子,陪伴的时间久了,每一个都能带来不同的心情。每日摩挲把玩,深感最美好的东西,不过是经得住岁月磨砺的平凡物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