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欠我一次分手|邂逅那少年

深圳今天下特别大的雨,尹先生打电话来,问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我没回复,等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人性或许不能轻易考验,但是任性可以。也因为这样,尹先生身边的朋友对我都很看不惯,我身边的姐妹团们,找男朋友的标准,都悄悄地参照尹先生。比如,你见过一个女生特意穿着大一码的鞋子去和男友约会,等着男友细心地发现吗?我的好姐妹做过这件事。

大概是初二的时候,我和尹先生还没有分到一个班。我妈是典型的职业女性---初中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她对女儿的养育规则只有一个---放养。所以我的衣服、鞋子都是自己去买的,在合理的规范价格范围内,我买什么,我妈都不会说我。

所以我初中在手臂上刻下男生名字,半只手臂都发炎的时候,我买了件长袖衬衫,在零上38度的东北穿了一整个夏天,我妈都没发现。

鞋子事件,是这么回事。我喜欢的款式恰好只有大一码的了。我对喜欢的东西又有点矫情,总觉得不买回家就会抓心挠肝的,所以就买下来了。那天下午临时要操场集合,我穿那双鞋怎么也跑不快。还不定时的有人踩我一脚。那时候和尹先生互相不认识,他在后面提醒了我一句,你把鞋带绑紧一点就会好一些。等我绑好鞋带,已经看不到这个人了。

别误会,没爱上他的声音,压根就没太听出音色音调。

真正的交集,是在暑假后。我妈当时是尹先生班的班主任,收暑假作业的时候气疯了,为了少写几页,大家都悄悄地撕掉其中的几页,反正暑假作业嘛,你写一个月,老师写一个阅,也不用太用心。

本来这事也没啥,可是当时三班四班都是我妈教数学,三班的暑假作业比四班的,矮了整整一大截。在数学老师眼里,厘米毫米都很精确的好吗。三班鸦雀无声,大家都等着暴风雨的来临。

我妈那天恰好没吃早饭,没什么力气骂人,而且法不责众,她就想着教育大家一下就算了。于是就从四班的作业簿里翻出我的,拿着我的暑假作业,跟大家说,你们看看,我女儿,资质很一般,数学很优秀,为什么呢,因为我严加管教啊。你们也要听老师的话,小小年纪就投机取巧,怎么行呢?

下面淅淅沥沥的笑声,我妈一看,我的作业,对,她引以为傲的女儿的作业,撕掉了大概三分之一。。。。。。

这是后来尹先生告诉我的,大家笑完以后,都纷纷想去四班认识我一下,然后剪刀石头布,尹先生输了,所以要跑去四班门口喊我的名字,等我站起来问干嘛的时候,他在说一句,没事儿,我喊错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他输了,他要来找我。

那是个午后,我的左眼跳得很厉害。俗话说左眼跳财对不对,果不其然。我妈气的完全不想在家里见到我,她怕控制不住打我,就到我班级,给我10块钱,让我中午不要回家吃饭了。我当然开心的接过来,还送我吗出教室,表扬一下她的母爱。

我:妈,哦,不对,张老师,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我妈:(不说话,不看我,不回应)

我:妈,张老师,你放心我肯定不吃方便面,你放心就好了,您女儿多听话……哎,谁特么拽我?

我妈已经黑着脸走去办公室了,我看到她挺直的背,我知道这是发怒的前兆。拽我的人,一脸邀功的看着我,对我比了个手势。

尹先生:嘘,别招她,她今天在我班上课,气惨了,哈哈哈,别招她,容易被骂。

我:(努力克制住八卦的语气)咋地了,今天上课咋地了。

尹先生:(努力克制住幸灾乐祸的语气)哈哈,给我们炫耀她女儿,结果她女儿的暑假作业,撕的就差首尾的封面了,哈哈,当时老张脸都绿了,哈哈哈,你自己体会。对了,帮我叫一下你班李幽。

我:(站在原地,脑海里已经想到了晚上挨揍的场景,男女混合双打……)我大声地对尹先生说,李幽不在,被她妈打死了。

留下石化的尹先生,走廊中凌乱!

这,就是我们相识的全部经过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