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恋-溺水

我偶尔会想起那些在遇见你以前的日子是怎样的。日子这么漫长,漫长得让人发慌,让人想要犯错,想要制造冒险。日子就像秋叶跌落一样,枯燥无趣失去生气。我渴望生气动人的能量。我渴望至生至死的情感。

于是,你在我准备犯错的那个时空里出现了。

踩着刚好的时间地点,出现了。你把刀递给我说:“如果你爱上了我,怎么办”。我灵光闪现冒失地说:“爱情最迷人的姿态不就是在“如果我爱上了你”的假设之下的狩猎吗?”

俗话暧昧。

于我狩猎。

我在暧昧里不上不下的提心吊胆,你在狩猎里欲擒故纵的把玩。

我以为,爱情,不可屈服,又为之全部。

自从那天你把刀递给我,我就从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变成了半个人,只有同你狩猎的时候才是完整的我,我才看清自己。或许,那时候的我才是真品。没有你存在的时空,我都是我的赝品。

猎物就是白晃晃的阳光在皮肤上跳动,我枕着你的臂膀酣睡,如同在草原狂奔之后在河边小憩的小兽。我听着你的心跳,就像听到自己的心跳,因此我的生命也超越了我自己的极限,借由你,衍生至生命的讳莫如深的道路。我是什么,我想要什么,我能做到什么。

我极其自私地要占有你,我不允许除了我之外的人看到你。我把你藏起来,我嫉妒曾经每一个看到你的人,我知道你会恨我。恨我金屋藏娇,恨我限制了你的自由。

当我是赝品的时候我大方、无私、善良。当我是真品的时候,遇见你的时候,我就迷路了,我自私、残忍、狠毒,那所谓讳莫如深的道路好像是歧途。

我拿起那把刀,砍向自己,放你离开。多少平和的恋爱,只是一方的妥协而已。

你头也不会逃跑,对你的付出全部对折成了对自己的伤害。歇斯底里地挣扎之后我极为平静。所有的难受像火烧尽之后的灰,没有付出就没有破碎的希望。经历过堕入黑暗的绝望,才知道平凡是一种至深的浪漫。

我仿佛看到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身体,又像是在做梦。窒息又恍惚的感觉,又像是溺水。在海里,我看到蓝鲸呼吸时喷出的白色水柱,看到海鸥在水里飞翔,看见兽的尸骨,看见你枕着我睡觉时的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