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心

96
医生时光
2017.08.29 23:08* 字数 1541
图片发自医生时光

下午小孩军训闭营式,因为老师担心变天,要求家长送衣服,小孩她爹美其名曰不得以到了学校。

用她爹的话说闭营式一结束,那就乱成一锅粥了。家长孩子们抱成一团,思念的,激动的,泪水翻飞。好不容易人堆里看到小孩,那是一脸呲牙咧嘴的笑。

他总结说没良心的小孩。哈哈,是的是的,谁叫你不是夸张的天天放飞,就是没事放飞啊。单飞的时候都不少。

我说这就和提前打了预防针一样,开学前我提前给接种了水痘,这三年就可以安心。

如果不是她爹和我说起这个,我也想有时间说说我的同事,还有一年就退休的“小叔”。我是这么叫他的。

小叔的女儿属虎,去美国整整八年,之所以我记得,也是因为8.25那天和小叔一起吃饭,小叔在酒桌上说:孩子走了八年了,就在八年前的今天。为了这句话我们好一顿纠正他,怎么听着这话别扭呢。

昨晚的百岁宴,我是和小叔紧挨着坐的。平时也少有这样的距离。看着别人家的女儿结婚生女,小叔感慨万千,趁着酒意,不停的和我吐露秘密。

小叔的女儿在潍坊医学院学的护理专业,毕业实习那年,女儿说她想考托福,小叔说好呀。考完托福后,女儿和小叔说:爸爸我想去美国。小叔傻了。

小叔问女儿: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你学的护理,爷爷奶奶身体都不好,有你在,打针吃药都不用愁。女儿这样回答了小叔:爸爸,自私的是你。你和妈妈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为什么要我来照顾,那是你们的责任,不能推给我。等你们老了,我自然会回来。

“等你们老了,我自然会回来。”我相信这些话一定在小叔的脑海里盘旋了八年,不然他一定会忘记。

小叔找出女儿的微信朋友圈,给我看了女儿的照片,圈里晒的美国绿卡。幸运的是,女儿在三十岁时交了北京的男朋友,而不是老美。

小叔是个帅男人,我真的不忽悠。看到我这篇文字的同事一定知道我不夸张的说谁呢。

可是,这个帅男人老了,已经五十九岁了。他有九十岁的爹和八十六岁的娘,照顾父母的小叔整晚的睡不好觉。可是,在失眠的原因里,有没有来自对女儿的挂念呢。

“喝了这杯酒,我也知道她回来照顾我们的承诺就像吹散的泡泡。”

透过玻璃酒杯,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无奈面对现实的日渐苍老的父亲。干了这杯酒,思念依旧,心疼依旧。

我说这是父母该承受的部分,谁叫她曾经满足过你们想要完美成绩孩子的虚荣了。

我也要承认曾有过这种虚荣,谢天谢地我早些发现了它的不切实际,可以悬崖勒马,得以母女、全家太平。

前日坐地铁上班,跑上来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后面跟着漂亮的妈妈。女孩看到有一个空座,三步就窜了过去,小屁股坐上高兴的甩着小腿,喊着“妈妈”。妈妈愉悦的回以微笑:“好,你坐好。”其实这是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场景了。看着小女孩,我就莫名想起了我的小孩这么大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的小孩是什么样子。她的性格到现在都是如此的胆小。每每在公交车上看到空座,她都是小心翼翼过去,看看别人,再确定可不可以坐,然后转回小身子找我:“妈妈,有座,你坐。”或是“妈妈来,抱抱。”我也总是走过去,说好,一一满足她。

现在,虽然她依然不会主动去找座,但她学会了一把拽着我坐下,还念念有词:“老妈,坐吧,你老了就承认没我不行吧,我眼神好使,用处多了。”

很显然,这样的细节很多人都司空见惯,但我的确从今天我的小孩身上看到了当时的我无意识做的:不事事以自己为中心,心里永远都要有别人,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只是微笑让孩子坐的妈妈很有爱,但我想认真说起来,或许缺的就是这个。

老师说,每一个人的成长,都不可避免的带着原生家庭的影子,我在不断的重复,自纠。因为自身起点不高,更是要不断自律,反省,这个道理我懂。

今天不哭还嘻哈的小孩,在美国取得绿卡的小叔的女儿,和威胁我们好好照顾老韩的在美国求学的外甥女。

我想说,我们没有选择家庭的权利,但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利。这权利只属于你,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带着感恩的心,好好用它。

时光散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