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等到你

文|零琋

也许这般不浓郁,不激烈的平和,才是这世间大多数返璞归真的爱情的真相。

浸透了墨色的狼毫,被无情地狠狠甩在了宣纸上,洇出一大片深沉的暗色。

天色突变,往日里高远寥廓的天空阴阴地压下来,仿佛顷刻间就能将这天地间的一切碾压成血肉之微毫。

雷声嘶吼着,从远方赶来,闪电肆意地贯过整片天空,黑色的雨滴疾疾地落下,带着毁灭性的物质,将这方天地的万物生灵尽数吞噬。

九辛赤足席地而坐,默然望着落地窗外的雨色,耳机里静静流淌过孙燕姿的《遇见》。

那个下雨天

那次的遇见

你是否也还心念

那是一个同样的下雨天,九辛第一次遇见了容叙。

路上的行人都急匆匆地,雨势也渐渐大了,九辛没有带伞,于是就在便利店的屋檐下躲雨。

听见玻璃门被推开的声音,她回头一看,他穿着灰红色的员工制服,正打开门。

学妹,进来避雨。

容叙认识她,准确地说是认识带她做实验的那个研究生学长,是他舍友,就顺带着见过她一次,之后还侧面打听过好多有关她的消息。

不过,就九辛这种脸盲程度,坚决是记不住他的。

九辛愣了一下,随即道了声谢。

谢谢。

他带她进了门,让她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热水,也坐了下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凝滞得都有了些许尴尬,只有外面的雨声依然。

容叙踌躇了很久,还是决定打开话题。

你,还记得我吗?

九辛还在望着窗户外的雨幕,很久很久,回过神来。

唔,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就是,我们见过一次的,在实验室里。你,还记得我吗?

容叙忐忑中又带着几分期待,小心翼翼地问道。

只见她手指敲着桌子,思考了很久的样子,最后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抱歉,我……还是不太能记住人。

容叙有些失望,不过他到底要化解目前这种愈发尴尬的局势。

容叙,E大研究生,算得上是你的学长了。孟洄,是我舍友。

哦,之前实验室里见过,名字我记得。莫九辛,E大大二学生,算得上是你的学妹了。孟洄,是带我做实验的学长。

九辛模仿他的句式,介绍了一下自己。

容叙忍不住笑了,九辛唇角微翘,气氛顿时轻松活跃了许多。

两个人并没有过多地交谈,外面的雨也渐渐停歇了,只是天依然压得低低地,仿佛还在酝酿着另一场风暴。

容叙,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学校了。今天……谢谢你的热水。还有,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九辛拉开椅子,起身就要离开。

九辛学妹。

听到他唤她,她停下脚步,转过身,挑了挑眉。

学妹你……还是带着这把伞吧,万一再下雨了呢。

容叙犹豫了一下,说着便递出了手中的伞。

九辛接了过来,伞上还有他手心残留的些许温度。

谢谢,再见。

说完九辛就走了出去。

容叙的目光穿过透明的玻璃墙落在她裙摆飞扬的身影上,直到她彻彻底底消失在了街角,他才收回了目光。

月淡星稀 路黯灯昏

叶影寞寞 行人寥寥

前方有谁在等

九辛刚刚从自习室出来,戴着耳机,有些摇摇晃晃地,沿着那条常走的路慢慢地走着。

蓦地,有人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还没等那人收回手,她一把拉住,一个过肩摔。

九辛学妹,你一直……这么暴力吗?

她一听声音,定睛看去。

容叙,是你啊。抱歉,本能反应。

容叙忍不住脸部抽搐了一下,赶紧跳过了这个话题。

九辛学妹,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去吗?

也不是,快考试了,比较忙。

九辛回答得异常平淡,不见丝毫热络。

一个人走这路挺危险的。

容叙奋力把话题拉到了他想要的程度。

嗯。

反正每天我也要在实验室待到这个点,刚好也顺路,这段时间就一起走吧。

容叙其实是想说“我送你”的,但怕表意太明显了,再吓到九辛,就没有道明。

嗯,谢谢啊。

九辛又“嗯”了一声,不过这次倒不是一个字的回答了。

九辛今天心情不好吗,怎么感觉这么失落。

容叙见九辛一直都挺沉默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哎,今天有个问题困扰了我晚上,最后也没探究出来。就是那个……

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有过,最后还是导师给我讲解了才清楚的,你进度挺快的啊。我跟你讲,就是这样……

容叙谈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充满了认真和自信,开启了滔滔不绝模式。

谢谢你啊,容叙。

我们认识以来,你都说了多少谢谢了,不用谢,这是学长应尽的义务。宿舍大门就要关了,你快进去吧。

路灯下的那个女同学,赶紧进来,快别和你的男朋友卿卿我我了,有什么舍不得的。

宿管阿姨正准备关门,看见九辛还没进来,冲着她说。

容叙不禁脸红了一红,却无法看见低着头的九辛的任何神色。只是在她转身的刹那,不小心发现其实她的耳朵红红的。

明天见。

九辛没有抬头,低声说。

好,明天见,九辛。

容叙等她的身躯完全没入了宿舍大门,又在路灯下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而九辛则在窗前站了许久,看着他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夜色中,方把撩起的窗帘放下。

晚安,好梦。明晚自习室门口我等你。

手机屏幕亮了一亮,是容叙的消息。

你也是,晚安,好梦。

九辛嘴角微微上扬,回了消息。

遇见意外如你

当赋深情予你

翌日晚上,九辛一出自习室,就看到了坐在门外椅子上的容叙,远看过去他正在认真地看书,走近了才感觉到他的漫不经心,始终望着一页出神发呆。

九辛一股坏心思骚动起来,悄悄走到了他身边,一把抽走了他手中的书。

唔……九辛,你出来了。

看他如大梦初醒的样子,九辛叹了一口气。

哎,你来了就早发信息给我啊,等无聊了吧。

没事,我这不是,看看书嘛……

就你这状态,还看书,书都快认识你了,你还是那一页。还是快些回去看你的床吧。

九辛拉起还在椅子上的容叙。

九辛,你,你对男朋友的标准是什么啊?

两人走在路上,容叙突然开口问她。

呃,怎么说呢,首先要聊得来,然后看得过去,体贴一点,以及其他的等等吧。

虽然觉得突兀,但九辛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你……现在有找男朋友的打算吗?

容叙紧接着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男朋友?随缘吧。该来的时候终究会来的。

九辛的回答很是洒脱,但如若仔细分析的话,还是能听得出带着几分紧张和期待的颤音。

之后容叙就沉默了许久,两个人都走得异常的慢,一幅要走到人生尽头的模样。

直到快到九辛宿舍楼的时候,容叙终于开口了,声音还带着一丝丝的不确定。

那,我可以追你吗?

九辛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道别之前才回应了忐忑不安的他。

嗯,晚安,明天见。

她说完就转过身走进了宿舍大门,剩下容叙一个人呆愣在原地,反应了好一会。

等容叙终于消化吸收了这个消息,狂喜了一阵,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头,使自己渐渐平和下来。

在他日以继夜的努力之下,他终于在一个月后,九辛考试结束之后,追到了她,成功晋级。

两个人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平时一个人走的路变成了两个人, 多了一个说话的人。九辛偶尔的热情也让容叙很是惊喜,九辛亦很是欢喜容叙时不时的小浪漫。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容叙研究生毕业,九辛大四结束。

不知会错过 我只等遇见

我不管这路选得如何

我不管错过还是相遇

容叙要去深造,而九辛却想要到处走走。

容叙离开的时候,倒是没有下雨,只是黯黯的阴霾。

九辛说不会去送他。

所有准备说出的都是借口。别说话,离开就离开,我不送你。

她很是认真地跟他讲。

容叙深谙她的性子,只是紧了紧抱住她的手臂,什么都没说。

其实他是想让她等他回来的,可又觉得这样极为不负责任。所以这话在他唇舌间徘徊了几个回合,还是又尽数被吞咽了下去。

然而事实上那天她还是去了,在某个他看不到她的角落。

看着他一直回头寻找她,从有些期待,到渐渐失望,失魂,终于在广播上一遍又一遍呼唤他名字的时候转过身,佝偻着身子,拉着行李箱离开了。

她也只是看着,脸上的表情稍显落寞,其实心里早已是衰柳枯树,天塌地陷。

那天晚上又下起了很大的雨,当时九辛还在外面吃饭。

她吃了很久,直到店里的人都已寥寥无几。

临走的时候,店老板说,姑娘,外面还下着雨呢,带着这把伞吧。说着顺手把伞递了过来。

九辛的眼底氤氲起一阵潮湿,指尖颤抖着,接过了那把伞。

谢谢,再见。

她控制住不让泪水落下,对老板道了声谢,就转身推开了店门。

不知天下有情人何如

而我

刚好等到你

还好没错过

手机屏幕闪了几闪,他的名字在上面跳动着,映出一片黑暗里的莹莹水华。

我回来了。

如果你我过的都不好,就回到我身边吧,我去你身边也可以。

总之,我们重新开始吧。

四年后,容叙终于又一次联系了她,在他回来之后。

我一直觉得等着实现一份近乎无理取闹的期待,是件很傻的事情。

但我终究还是做了那个傻子,还是刚好等到你。

九辛环住膝盖,把头放在上面,发了一会呆,还是回了他的消息。

谢谢,还好没错过。

容叙秒回了她的消息。

在二人一起生活了许久之后。

九辛某一日翻到了自己很久之前的一个邮箱,打开一看,有特别多的未读消息,都是容许深造的那几年的消息。

九辛,酒醇且辛,想你了。

2005.5.20 来自容叙

九辛,今天我……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很想你。

2005.6.20 来自容叙

……

九辛,等我回来。

2008.5.20 来自容叙

九辛一边落泪一边翻看着以前的未读邮件,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很容易就可以哭出来了。

九辛,你怎么了?

容叙看她低着头抽噎,坐过来问她。

无碍,一些陈年旧事罢了。就是我们再一次相遇的那时候。

刚好等到你,还好没错过。容叙喃喃道。

妈妈,别哭了,有什么委屈我来替你揍他。

家里的小小男子汉容辛玥看着妈妈哭了心疼了。

爸,你干的好事是不是?

容辛玥挑眉的动作像极了九辛。

嗯。

鉴于父子一场,爸你自行了断吧。

容叙看着他板着面孔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说着不合时宜的话的样子,忍不住乐了。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子相争的九辛也笑得够呛。

客厅里的笑声远远地传出去,遮盖住了外面的雨声,雷声。

任它大雨滂沱,何时淋漓尽。

我自岁月静好,执手一人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对不起,亲爱的你。我们之间的联系终于在吵吵闹闹中渐行渐远了,对不起,我爱你。我终于为自己的任性、肆意妄为付出了自己...
    苦哈哈的小子阅读 110评论 0 2
  • 我来自农村,家里有个哥哥,别人眼里,我家是美满的,儿女双全,我想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小时候,爸爸很疼我,总是给我...
    难免任性8899阅读 212评论 0 0
  • 1、受慧同学启发,把昨天的小确幸文章分享到朋友圈,有意外的收获。今年真的特别感恩有小确幸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开启了...
    玉露君阅读 200评论 0 1
  • banner由哪些部分组成? (1)、背景 背景由哪些部分组成? 创意:大背景里面套小背景 1、颜色 纯色、渐变、...
    youyeath阅读 9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