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

有时会怀疑自己是否有产后抑郁。

因为脑海里有时会想伤害自己,想伤害别人。

想一起拜拜。

实际上,我只伤害过喜欢的小枕头。

那瞬间,只想把自己闷四在那里。

停止呼吸。


也许我还是爱你的吧。

只是恨你讨厌你时犯病而已。

我是希望那样想的。


有时和叉烧说,妳没有mama也会活得很好的吧。那么多人疼的我也不担心了。


这样的自己,即使有J,也是在祂面前站立不住。也许在脑海里已经结束过生命好多次,这样的罪在祂面前也成立的。那时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永远逝去了。

与其看着永远的伤。

受不了这样的感情,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结束。

或许有时一句不经意的难听的话,也许是一个厌恶厌弃带着恶气的语气。就会轻易结束。

犯病时的伤害真是难以控制。

如果打字可以发泄出来,我也会选择这样。

而不是想闷死自己。


回不去开朗明媚却黑暗的自己。

我想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