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上辈子是一道数学题的人

李佳琪说,今年他听到最感动的话是一个姑娘说的,她回到家习惯性的打开李佳琪直播间,听他卖东西,这边自己复习考研资料,很喜欢这种陪伴。很多人到他的直播间并不是要买东西,只是需要一种声音的陪伴,而他恰巧以这样的一个人方式在陪伴着大家,这让他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

人的精神世界太丰富多彩,细腻,重要了。前阵子看过科普古代的水滴刑,据说非常残酷,没有特别血腥,就是用一个滴漏的陶罐置于人头顶,然后将人固定住,没日没夜的用水滴下,滴的过程中,那种煎熬也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另外,为了防止人皮腐烂,估计要加上一些防腐的药剂。漫长的疼痛下,人的意志就开始崩溃了,这种刑法就是一种深层次的心里折磨。国外做过类似的实验,没过多久,被试验的女性开始精神崩溃,她意识里,像水滴石穿一样,下一滴水就要刺穿她的额头,毁于绝望里的恐惧。

绝望、恐惧,都是摧毁一个人精神世界的利器。我们潜意识里,对精神世界的渴望诠释了幸福感。

我们可以为精神世界选择,或者放弃一个人,一段关系。我们选择“不正常的”行为轨迹,90后小花已经嫁入豪门,三年二胎,可是83年的王冠还在寻找中。

尼格买提问王冠,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理想伴侣。

王冠说,太难了,我就是对精神世界要求特别高的人,需要一个时时刻刻都能说上话的人,就是想聊天的时候,他就能陪她一起聊天。

撒贝宁戏谑说,你想要的这个人上辈子一定是道数学题,因为太难了。

我真的想抱住王冠说,我懂你,我真的懂你。

我相信王冠也曾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只有见过爱情的人,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它是存在的。

人的精神世界里,陪伴分很多种,声音就是其中一种。就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回去习惯性的先打开电视,或者pad放点综艺,让耳边有点声音,然后再去干点什么,让这个房子里充满热闹的人气声,就很有安全感。

听众说,其实你的声音比内容更治愈,打开来听,内容不那么重要了,而是你熟悉的声音,不变的开场白。

多少年之后,依然有人给我留言说,那一年过得如此艰难,还好有你的声音陪伴,或许后来很少听节目,也记不清当初节目内容,但是依稀记得那时你带给我的温暖,陪伴。

有一阵子,我甚至下载了各年各卫视的春晚,配着火锅,吃着饺子,天天跟过年一样。

我会下载《我爱我家》《武林外传》《87版红楼梦》,循环播放。我甚至能判断出哪一句台词说完,该有哈哈哈的音效,不管时隔多少年,我还是记得,小时候在姥姥家的沙发上,剥着橘子看《我爱我家》,大学宿舍里,寒冬腊月躲在被子里,热热闹闹的人气声带给我的安慰。

我很享受这种生活,哪怕就是一个人,但是有着内心对精神世界的渴望,就是会相信有那么一个人存在,你愿意和他说话,你和他也有话说。

我不想因为某一个毫无感觉,或者还凑合,能将就的人在一起打破我的现在的生活规律,我的自由。他会剥夺你对精神世界的幻想,让你真正的绝望。

自由,和一个人两个人无关,但是三观不合的两人在一起,就是一种束缚,你们的思想,行为都在背道而驰,因为不够喜欢而觉得很累,你能将就一段感情,但是你不愿意将就这个人。

两人在一起的基础是喜欢,是爱,是相看两不厌。

喜欢一个人是包容,不喜欢一个人就是将就。

只是一个人久了,突然在某一个时刻,就觉得发空,那中空就像身上的某一处痒痒,但是你却抓不到痒的地方,也不是说现在日子过得不好,而是好渴望分享啊!

想找一个人在一起的很大原因就是想要分享,你的情绪,你的心情,你的经历,看到的,听到的 ,感受到的,甚至自己的小秘密,你想要找一个树洞,一个理解者,一个嗅味相同的人,一个同类。

白天忙碌,晚上回到家,吃点美食,看会综艺追会剧,翻一翻书,刷刷手机,冲个澡就到了睡觉的时间,根本没空自怨自艾,这么充实,哪有时间感觉孤独啊!

只是这一天过完了,躺在床上的那一刻,好像缺了一句温柔的晚安,好像还有些话来不及说出,却找不到可以讲的人,那一瞬间,只好开着台灯,定时四十分钟关闭,在米黄色的昏暗中抱着被子入睡。

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一个聊得来的朋友,你们秉烛夜谈,从凌晨聊天后半夜,嘻嘻哈哈的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的到了清晨。挂电话的时候,把灯关了,并没有一丝的害怕,调整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早晨起床虽然痛苦,可是一天都如同充满电一样,那种聊得来的畅快,是心灵的spa,那种感觉,大概就是王冠的渴望。

很多时候,我们渴望的不是一种关系,这个人可以是亲人,是朋友,也可以是你的心上人。

哪怕,他上辈子是一道数学题,这辈子也要解出来。

平安喜乐,勿忘心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