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错十年的青梅竹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花是被吓醒的。

虽然醒了,可她还是没敢睁眼。因为那双手还在不紧不慢的拍着她的被子:“喂,别装了,你都吓尿了。”

能不吓尿吗!!深更半夜被人闯了闺房,还不停扯着你的被子,你不尿?!

小花颤巍巍的眼皮掀开一条缝,站在她床边上的是个约莫30岁的女人,衣着样式老旧,中分短头发有点憔悴,惊奇的是这女人和自己竟有八分相似。

“我是十二年后的你,”女人解释,又很嫌弃的瞅她一眼,“我小时候有这么胆小么?”

小花:“……”

“我来呢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告诉你赶紧在七天内跟大白告个白,不然你就得单身一辈子。”

“你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我报警了。”

“你挖鼻屎从来都是蹭裤子上;喜欢抱着一个叫噗噗的毛绒兔子对她说一堆废话,上厕所从来不洗手……”

“——我靠你真是十二年后的我啊?”

女人依然拿鼻孔看她,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翘起了二郎腿。

“一周内。不然会有另一个女生跟他告白,你就没机会了。”

01

大白一个早上都觉得有个犀利的眼神在暗处悄悄观察他,浑身的汗毛警觉的竖起来,尤其是当他接到隔壁班同学送来的饮料时,背后顿时感觉到有千军万马的芒针嗖嗖的朝他的脊梁骨戳来,伸出的接饮料的手在半路中一个抖动,砰地一声瓶子掉在了地上。

“该死。”大白心下咒骂了一声,却在起身瞬间恢复常态,朝着给他送来饮料的同学说了一声谢谢。

这已经是小花第5次在课间看见有人给大白送东西了。

“哼,这家伙还挺受欢迎的嘛,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怎么就没觉得呢?”笔被夹在鼻子和嘴巴中间,她噘着嘴反手托腮,继续看着他,丝毫不介意大白诧异的眼神。

“我就说今天一早上被谁一直盯着,原来是你。”

“我说你还挺受欢迎的嘛,明明小时候是个好哭鬼,鼻涕虫。”

“总比你挖鼻屎到处蹭的好。”

“你怎么知道的?”小花面露惊恐之色。

“你小时候睡觉挖了鼻屎直接就蹭在了我裤子上……”

“打住!这个不算!别拿小时候说事。”

“那你也别说我是好哭鬼。”

“……”

第一天小花才算是真正意义上仔细观察了大白一番,论长相算是出众,怎么以前就没有感觉到呢?

不过自己真的从没考虑过会喜欢他,小花掐着自己的胳膊想把今天早上的事情当成是一个梦,直到两个胳膊都被她掐到发紫,她才放弃挣扎。

反正目前小花对大白是没有丝毫所谓喜欢的感觉。

然而第二天小花就彻底陷入了不安中,学校的体育课上的奇葩,通常都是好几个班由一个老师教,为了图方便就让班里的学生混合起来自己活动,那么这问题就来了,以前小花一遇到体育课就会和一帮子男生打篮球,从来不注意大白在干什么,可是现在她情不自禁的就会观察他的动向,这一观就察出问题了。

小花和大白认识十几年,今天才算是知道大白会打乒乓球,而且打的还非常好,周围都站满了女生,尤其是离他最近的女同学,小花认识她,是校花。

大白不知道和校花在说着什么,小花看见他在笑,是从未在她面前表现过的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悄悄戳刺了一下,这一刺戳的极快,几乎是点到为止,但是心,还是疼了一下。这心不舒服,就分了神,一不留神就被旁边正在打排球的男生撞个满怀。倒地瞬间,委屈像是血管破裂后脱落的血栓,肆无忌惮的随着血液流向心脏,到达心脏的瞬间,骤停。

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02

“现在谁才是好哭鬼?”大白坐在她的床尾,板着脸,她想起白天他对着校花的笑脸,再看着他现在一副嫌弃的样子坐在自己对面,又想起昨天早上该死的12年后的小花,一个没忍住又瘪了嘴。

“你混蛋!”

“是是是,一个混蛋把你驮去医务室,又把你驮回家,要不你再重新来一遍?我保证不当混蛋。”

“你……”

赶走了大白,小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她怎么也没有办法理解,她与大白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在过去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都感觉不到对他有异样的感情,每天除了一起放学回家之外,她对他的关注也不过寥寥数眼,怎么才经过几天,这家伙的身影就无时无刻不出现在她脑海里,简直像脚底板上粘了一坨臭狗屎,怎么蹭都蹭不掉,并且出现一次,心口就像盒子里的冰淇淋一样被勺子挖掉一块,不同的是,冰淇淋是甜的,而她只感觉到满嘴的苦涩。

顶着黑眼圈小花迷迷糊糊的挨过了一个上午,午饭也是吃的浑浑噩噩。

“你怎么了?这几天怎么总是没精打采的?以前可从来没见你这样。”同桌诧异的看着她。

“只是没有睡好而已。”勉强挤出个微笑,一勺子塞进嘴里的饭味同嚼蜡,就在同时她被后颈一股噬心的凉意吓得噌的一下跳起来,勺子自手上脱落,碰到桌角又紧接着用一个优美的弧线做着自由落体运动,勺落人起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

“你作甚?”

“给你醒醒脑,一上午就看你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

大白将冰镇蜜桃汁放在小花的面前,捡起地上的勺子,安静地将勺子放在小花的手上,并嘱咐她:“把勺子洗了再用,白痴。”

这如果放在以前,小花肯定会跳起来怒怼回去,可如今,她只觉得眼前的那罐冰镇蜜桃汁看着着实讽刺,鼻子顿时一阵的酸楚,蜜桃汁是她的最爱,而且一定要冰镇,这么一想好像以前他给她的蜜桃汁都是冰镇过的,只是她从来不曾注意过。

想着这种习惯了十多年的福利四天后就要被收回,眼眶周围就渐渐蔓延出微红的光晕,她突然拨开一旁的大白,径自冲向女厕所,找到最里面的一间,她不想哭,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一滴一滴落在掌心上。

放学时,顺利敷衍了中午的事情后,小花装作若无其事的旁敲侧击大白关于对校花的看法。

“很漂亮,很温柔。”他双手插进校服裤子的口袋里,卷至肘关节的衬衫袖子上有一个黑黑的墨水点。

小花听着他的回答,又看着他胳膊上那个自己曾经的杰作,沉默了一路,而大白那双插进口袋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拿出来。

晚上,12年后的小花出现了。

她出现时,小花正蹲在马桶上,被她吓得一个机灵,脚底一滑屁股撞在了马桶上,疼的她顿时眼角磕出了眼泪。

“我说你就不能选个正常的时间出现么?屎都被你吓回去了!”

“完了完了!”

03

她在听了12年后的小花所谓“完了”的解释后,努力抑制住想要掐死她的冲动,嘴里几乎是咬牙发出来声音:“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是何时发现自己喜欢他的。”

几乎是同时,12年后的小花却陷入沉默中,嘴上说着“什么突然发现,什么一个星期后发现”其实都是敷衍,她永远都忘不了12年前那个夏日的正午,阳光毒辣的炙烤着这片土地上的每一寸肌肤,夏婵鸣叫的肆无忌惮,似乎在以这样的方式做着对太阳的抗议,就在这样煎熬的炎热中,在学校里那棵百年榕树下,她看见。

05

经过一晚上讨论,小花和12年后的小花决定兵分两路,一个去围堵大白,强行告白,另一个去恐吓校花,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如果告白不成功怎么办?”

“那我就彻底死心了,安心做一辈子老处女。”

第三天晚上,两个小花手拉着手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第四天一大早,12年后的小花偷偷摸摸从后门溜进学校,想要在午休期截胡大白,小花准备在体育课时约见校花。

谁知世事难料,偏偏那天小花姨妈附体,疼的死去活来,直接被抬进了医务室,错过了体育课,而12年后的小花却一无所知的等待午休的来临。

小花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迷迷糊糊,自睫毛的缝隙处闪过一片的白,这片白中夹杂了一道格格不入的黑,朦胧间感觉到黑在逐渐变大,一阵熟悉的皂味从鼻尖轻轻拂过,双颊逐渐感应到温热的气息慢慢靠近,微干的唇瓣触碰到一抹云朵般的轻柔,皂味渐渐变浓,又由浓变淡。

靠近大门的白色身影还未消失,小花的视线便已经模糊至完全变黑。

话说在打了第十只咬在自己胳膊上蚊子后,12年后的小花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来,她没有和小花商量午间休息时让小花不在教室里带着,这样一来大白离开教室前里看见小花,结果在外面又看见小花这很不合常理,司前想后她决定装扮成校花的样子,以校花的名义约大白出来,好在校花和她身材才不多,反正穿着校服,只要把头发散开,以背面世人,还是可以浑水摸鱼的。

她在食堂随便拉了一个人把纸条塞给他叫他把此条交给某某班的某白,事后还给了他100块。在成功看见他从教学楼由远至近慢慢走来时,12年后的小花躲在榕树巨大的树荫下,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拳头握的很紧,心脏砰砰直跳,几乎要蹦出嗓子眼。

只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挣扎,后背的冷汗像狗尾巴草轻轻滑过一般悄然滴落至裙子的腰缝处,一阵酥痒,一阵冰凉。

08

休息了一上午的小花,颓废的从医务室的病床上坐起来,扶着腹部一步一步弓着腰朝教室走去,教学楼与医务室之间有一颗百年大榕树,枝繁叶茂到正午毒辣阳光只能可怜的从中间挤出一丁点缝隙穿透进来,就在那颗大榕树下白衬衫上一颗墨迹晕开的黑点刺眼的穿射进她的瞳孔,收缩的瞬间,眼泪自眼角缓缓溢出,之后逐渐演变成决堤的河流,她一手捂着嘴,一手扶着腹,在夏日正午灼目到让人晕眩的阳光下默默地在心里放声大哭。

时光就算重新来过又怎样,也只不过是提前让自己看清现实而已。

——妈的,为什么偏偏要这个时候姨妈附体啊!

巨大的树干下,12年后的小花还有没有从被亲吻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便被来人一把攥住了手腕径自撞进了宽厚的胸膛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

“嘘,别说了。”

“可是……”

“难道?”

“嗯。”

小花耷拉着脑袋,进入教室,大白不在。

果然,榕树下,真的是他。

“你站在门口是要做门神么?”一个声音冷冷的从她背后发出。

小花回头,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心里一阵酸楚,嘴上却还是不争气的回嘴:“不要你管!”

“很快的,等我搬家了,你就眼不见为净了。”

“你要搬家?”眼角的泪渍残留在微红的眼眶中,小花又一次如临五雷轰顶。

“走就走吧,走了我还清静些。”小花这辈子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可她从来不在意,只有这一次,她几乎是刚说完就想割掉自己的舌头,为了不让他看见自己又一次红了的眼眶,她低着头死死的咬住嘴唇,眼睛紧紧闭着不想要眼泪掉出来,也是她闭的越紧,眼泪蔓延的程度就猛烈。

“我报考的大学要我提前去上预科,你,要跟我一起么?”

“不要……什么?”

“你确定不要?”

“不是,你等等。”

“不要算了。”

“哎呀,你等等喂!给我捋捋啊!”

“我觉得你应该才是好哭鬼,这才几天,你哭了几次了?”

“我没哭!”

“我刚才还在榕树下看见你哭。”

“……若然是你,你是想看我笑话吗?”

“我保证那不是现在的我,我从校长室回来,路过长廊时看见你扶着肚子,捂着嘴巴,哭的可丑了。”

“你骗人!我明明看见……”话音自视线停留处戛然而止,包裹着健硕臂膀的衬衫袖子撞进满眼的白,小花不得不说这是她看见的最干净的白,白到像是漆黑舞台上忽然打开的射灯。

明媚,舒爽。

“真不是你?”

大白没有说话,一把将小花拉出教室,在楼梯处的一角坏坏的一笑。

“你,喜欢我吧?”

“……”

“哦,错了,我需要跟改一下词语的顺序。”

“不是你喜欢我吧,而是我吧,喜欢你。”

看着小花的脸红到漂亮的玫瑰色,他嘴角轻轻一扬顺势将面前的娇小扯进自己怀里,心里却在盘算如何报复榕树下的另一个人。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因为看见她被人吻,从而彼此错过了12年,即使那个人是12年后的我也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旧铁皮往北开,驶过夜色暮霭 当新鲜感已不在,只剩孤寂陪伴 心绪在烟头辗转 烈日下的人们,也还算可爱 将过去的历史碾...
    亼仚阅读 125评论 2 2
  • 人生一条线, 春去又春来; 七年一置换, 新芽旧窗台。
    雪中凝阅读 76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