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隐蔽的太阳——叶浟心理咨询师系列(二)

欢迎关注听到Charlie

我叫叶浟,男,32岁,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有这样一句话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每个人都是为自己活着的”。不管我们有什么理由,去为别人做些什么,其实我们做的那些,都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罢了。

很多时候,我们会用自己为别人做了什么,来对这个人进行情感上的捆绑,通常这种形式以爱情和亲情居多。可是好像,这真的没有什么道理……

6月27号,周一,本来作为这一周开始工作的第一天,平时我都是蛮开心的,不过,这次却不一样,我的心情有点沉重。

周日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助理小敏告诉我周一的上午会有一个13岁的男孩苏白过来咨询,他的妈妈认为自己没有办法和孩子交流,觉得孩子总是不听话,自己明明是为他好,但是他却不领情,而且反过来会对母亲恶言相向。妈妈很焦虑,强制性地要带他过来咨询。

我不太确定这个妈妈是怎么和孩子说的咨询的这件事情,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是一种和平的方式。在助理的描述中我都能闻到一股火药味,那么,真实的情况想来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早上我到了公司,苏白母子已经在咨询室等待了。看来这个妈妈真的是非常焦虑,因为她比我们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个多小时。

“叶老师,来访者已经来了。您看,要不要提前一点开始?”助理小敏看到我来了,走过来问我。

“让他们等一下吧,等到我们约定的时间再开始。”我不太确定我的感觉是不是准确,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中,我总是有一种被控制的感觉。为了不让我的这种反移情影响咨询的效果,我选择了坚持之前设置好的时间。

“那好吧。”小敏看起来有一点为难,不过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这一点其实很重要,助理和咨询师配合得好,才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咨询效果。

“你的来访者来啦?”辛澜今天破天荒的早早就到了,我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你今天来好早啊。”

“是啊,小敏昨天跟我说了这个来访者,但是我觉得对待这类问题不太擅长,所以这不是分给你了嘛。今天小女子特意过来学习学习,顺便听听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如水一般的女子撒起娇来也是一点都不含糊。

“我说今天怎么感觉不对劲,原来是你在作祟。”跟辛澜插科打诨一下,我的情绪也得到了缓解。看起来今天状态不错,应该会有好的结果的。

我走进咨询室,看到苏白和妈妈相对而坐,颇有一种对峙的架势。

看到我进来,妈妈面色焦虑地看着我,但是没有动。我看到妈妈对面的男孩脸色有点不自然,有些抗拒,还有一些愤怒。

“我和孩子单独聊聊,可以吗?”听到我这么说,妈妈好像有点不太愿意,不过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出了咨询室。

“我知道你是我妈妈派来的,我不想和你说话。”我刚刚坐下,还没有开口,苏白就表达了自己的抗拒和不满。

“我能够感到你现在还不是很信任我,或许当我们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安静地坐一会儿。”我没有接他的招,如果和他辩驳我是不是他妈妈派来的人,也就落了下乘,没有办法继续进行下去了。所以,我只是复述了他的想法,并且说明不管他说不说话,我都会在这里。

“真无聊,还不如在家睡觉呢。”

我望着他,没有说话。

他看我没有对此做出反应,继续说道:“我也不怎么喜欢睡觉,睡觉也没意思,太浪费时间了。不过在这更浪费时间,还不如在家睡觉呢。”

“恩,在家睡觉也比在这里有意思,可是好像我们已经在这了。”我简单重复着他的话。

“对啊,没意思。”他继续说着,“对了,你玩游戏吗?”

“玩啊。”看起来好像有了突破口,这个时候我内心紧绷的一根弦可是稍微放松了一点。

“没想到你这么老了也玩游戏啊,哈哈。”苏白这个时候开始大笑起来。

我不是很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不过这个笑的背后,似乎有一些别样的意味。“好像我们觉得一个人‘老了’的话就不能玩游戏了,是这样吗?”

“对啊,我爸妈就经常跟我说,那些游戏啊,都是小孩子玩的,成熟的人才不玩呢。”虽然苏白嘴上说的挺坚定的,不过我分明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屑。

“我不是很确定,不过好像我们并不怎么认可父母的这个观点。游戏是用来玩的,而且好像玩这件事情和年龄的大小没什么关系。”

“哈,是吧。”

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又开始沉默。我放低身子静静地等他开口。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说:“我也不是非要跟他们对着干,就是他们都不听我说,我也就懒得听他们说了。”

“爸妈不听我说话,不理解我们,所以我们也不想听他们说话。”

“对。他们都不听我说,我凭什么听他们的。”苏白有点激动,随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生活中自己受到的来自爸爸妈妈的委屈。

我听着他不断地说,时不时地赞同一下他的观点。确实是这样,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孩子,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想要我们去尊重别人,那么我们首先要得到别人的尊重。这和孝顺不孝顺无关,只是我们作为一个人的最基本的需求。

咨询的时间慢慢地接近了尾声,苏白说了很多,说完之后他好像松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平时我都不跟别人说这些的。”我能够感受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没有了一开始的抗拒和防御。

“我相信这些都是我们内心最想要说,但是平时却说不出来的话。其实爸爸妈妈也许也想要听听我们的表达,只是他们不知道怎么来告诉我们,你觉得呢?”

“可能吧。”

走出咨询室的时候,苏白身体已经不像刚刚来的时候那样的紧绷,放松了许多,脸上不满和抗拒的表情,也不再那么明显。我看到他走向妈妈,脚步很坚定。

“叶老师,你们聊得怎么样?”妈妈依旧很焦急,可能等待的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让妈妈心理非常的忐忑。

“我想苏白是想要告诉你一些事情的,也许我们只是安静地听听他的话,我们的关系就能够有所好转呢。”

“妈,回家啦!”妈妈看起来还想要说什么,不过被苏白拖着,走向了电梯口。

我不知道这一次咨询是否会让这对母子的关系有什么改善,不过至少我看到,苏白是有些打开自己的内心了。

“怎么样啊,叶老师?有什么感想吗?”我刚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辛澜就凑了过来。

“感想的话,来访者说什么,我们听什么就好了。”

“就这样啊?”辛澜嘟着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哈哈,对啊,就是这样。具体的内容,督导的时候再说。”

“好吧,害我白白好奇了这么久。”辛澜见我不愿意多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我坐到座位上,脑海里回想着刚刚的过程,良久。

正当我发着呆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点刺眼,于是我从发呆的状态回过了神来。原来,窗外那被云遮蔽了一半的太阳,从云的背后探出了头来,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是啊,连那么有能量的太阳,被薄薄的一片云挡住,都散发不出所有光芒,更何况是处在青春期中的孩子呢?也许没有了内心的遮蔽,苏白也能够迸发出蓬勃的能量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