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副驾驶,我不坐了。

我还是回来了,不是探亲而是被迫回来。

和爸妈去农家乐吃饭,上车的时候我很自然的坐在了副驾驶,我爸先是愣一下,然后笑了笑,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女儿回来了。妈妈还没有下来,爸爸就已经打开了空调让车内的温度降下来,他笑着说,你们娘俩阿,就是怕热。

我似乎坐错了位置,那又怎样?我才是他上辈子的小情人。于是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小憩一会。

上车从来都是秒睡的我,这回却没有像以往一样。

耳边传来的是父母的窃窃私语,关于我的,关于他的,以及JAY的新歌。我还是坐在副驾驶,但开车的人却换了,紧闭双眼的我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关于和他的画面。

“你是猪吗!怎么上车就睡!”

“宝贝,你听这是我新买的专辑,JAY的哦~”

“你睡吧,睡醒就到地方了,我会牵着你睡的,乖啦。”

他总是单手开车,说自己不会双手开,我以前觉得右手开车,左手撑在车窗倒车的男人简直性感爆棚,后来我才知道,左手开车,右手握着我的手的他,才是我最爱的那一个。

我不会开车,所以每次一起去某个地方的时候只能在副驾驶座悄悄盯着他的侧脸看,被他发现后赶紧转移视线,嘴里还念着:“这张碟听了好多遍了。”他最多笑笑,或者点根烟,跟着一起唱他最喜欢的周杰伦。

我们经常去看零点场的电影,半夜吹着北京的凉风开车回家,每次到楼下的时候我都特别想在车里坐坐,而他总是催着我上楼。

我也不知道副驾驶座有什么魔力,让我爱到希望时间在那一刻静止。或许我是希望他能凑过来亲亲我,或许还可以小小车震一次,毕竟光脚热裤小细腿,上身镂空大号T恤,在他眼里还算是诱人。车里的空间不大,但也足够两个人做很多事了。

作为一个极其闷骚的人,很吝啬表达自己的爱意,吝啬到他跟我提了分手之后,我才第一次发自内心主动地跟他说“我爱你”,更别说主动跟他提在车里做些什么。但是每次做一些高强度运动的时候,我会不由自说的说出三个字,或许是神志涣散,或许也是发自内心的吧。

WHO KNOWS,WHO CARE.

我只知道,没能在夏天的深夜中,吹着凉爽的风,在车里,在那个我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和他,做一场你情我愿,放飞自我的爱情运动是多么后悔的一件事。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释放自己的天性,在车里强X他!

最后一次坐他的副驾驶上,是送我去帝都机场,我的猫在后座一直不停的叫,似乎在控诉我把它关在笼子里。音响里没有了JAY的歌,取而代之的是路况消息;他没有再握着我的手,而是一手开车一手撑着车窗;我把玩着左手中指上他送我的戒指,希望他不要收走,这上面刻着他的名字,另一只刻着我名字的那枚已经早已不见踪影。

一路上他点了两次烟,我也很想点上一根缓解压抑的心情,又一想到他说不喜欢女孩子抽烟,我就忍住了冲动,你不喜欢的我都记得。

这一段不算远的路程我难过到了极点。我想他能再挽留我,我想他和我说别走,我想继续坐在副驾驶。车终于停了下来,我拿着行李决绝的走向安检,头也没回,一句话没说。我知道那些都是我想的,他不会再留我。

回重庆之后,坐了无数次车,但从没再坐过副驾驶,因为我怕,怕已念他成病态的我,再次坐上那个给我无限安全感的位置,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找他,忍不住凑过去告诉他“我爱你”,而我给他发出的微信厚,回复我的也只会是“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end

我是有病,这篇文章是一个小姐姐的投稿。

她让我称她迷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