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日晚

我没有准备好。

那天晚上,我隐约觉得老妈的病情不太乐观。从早上开始她就开始发烧,烧了一整天,我去医院前给她带了一包小柴胡,2种价格,我挑了量少更优惠的那种,当时我心里其实是不太乐意去买的,只是老妈要求了,我就买了。她当天就喝了4包,晚上下班了吃完晚饭去医院,她跟我开玩笑说我买的小柴胡是假的,我觉得很好笑。她躺在床上喘着气,指标160多,我心想比早上好点。医生找我们谈话,叫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我眼泪流了下来,问医生,有办法让我老妈舒服一点吗?医生摇头。我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说,别逗了,上次你们也这么说,我老妈不是回来了?当晚医生就开始安排检查,大型机器被搬到病床前,检查胸片。我被隔离了,因为是孕妇,不能太近。走廊里,妹妹哭的很伤心地打电话,跟亲戚说妈妈快不行了。我安静地听着,心情平静。我想老妈怎么可能快不行了?回到病房,老妈说她好冷,盖上了厚被子,那晚天特别热,她说冷,手脚也是凉的。我想这是发烧的正常现象吧!老妈还是喘,喘得特别厉害!这时我心里挂念女儿,想回家,肚子也疼,就跟老公说,你送我回家吧,老公说他要呆在医院里,我还是要求他送我回家。我肚子饿了,觉得好久没有吃上一顿好饭了,就和老公去下了馆子。老公说老妈今天回光返照了,我说怎么可能呢?我明天还准备去医院呢!他不说话了。到家给女儿洗簌完毕,自己也洗簌完了之后,给在医院的大哥打了个电话,问老妈还怕冷吗?他说不会了,有时候觉得热呢,大哥叫我放心,我的心确实有些放下来了,安心的睡了。

第二天,送女儿去学校后,心想,干脆把这个月的报表出出来了,下午再去医院吧,反正医院那么多人。10点左右,小妹电话打来,哭着叫我去快递站点拿营养液,说他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我心想,老妈就是身体差了点,干嘛这么哭。放下电话后,我已无法静心工作,嚎啕大哭,心想老妈不会不行了吧?小妹的短信来了,说老妈快不行了。我不愿相信,虽然我哭着,我就是不相信!我直接请假回了家,准备接女儿回来,然后回老家,回去看看老妈。老公也回来了,说,你妈已经走了。我淡淡应了句,哦。

路上,我心理一直问自己,老妈怎么可能走了?走了是什么意思?她还是在我身边不是?她们说我属虎,不能进老妈房间看她,我等时辰过了后,揭下老妈的白纱,她安静的睡着了,脸色有点黄,有点肿,一边眼睛微睁,就像以前她睡我旁边一样,特别安静。我知道,她走了,真的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失声大哭,我只知道我很难过。

那天晚上是我和老妈最后的相处。离开医院时,老爸似乎有话对我说,可是我却当作没有看到,毅然离开了医院。我想老爸是怪我的,老妈走的时候是多么不甘心?她走了,留下了不甘,留下了内疚给我,我也无法原谅自己。

相片里的老妈笑得特别平静,就像她从未生病过,就像她疼爱我们时的模样。她留下这张相片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不甘与内疚给我们!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准备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首先找到应用程序中的xcode 右键显示包内容 /Applications/Xcode.app/Content...
    远飞阅读 166评论 1 0
  • 春色青青柳滿懷,鳥入閒庭鷰徘徊。莫等留白納於豔,早有芬芳入夢來。
    虚度老太婆阅读 38评论 0 0
  • 你好,陌生人。 我一直在想, 我要去哪? 可我始终找不见方向。 或许, 等到某天的回眸会发现, 家才是最好的归宿。
    人间事世阅读 62评论 0 1
  • transition过渡属性 自己实现了个W3C鼠标移上去变化的demo Internet Explorer 10...
    _陈慧敏阅读 5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