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8天山之恋(9)

第九章 你是一个汉娃子吗

阿瓦罕和帕丽扎提住在自治区林业厅的一座机关干部宿舍楼里。这座机关干部宿舍楼位于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准噶尔路,距离乌鲁木齐火车站不太远。但是,她们不能乘坐火车前往巩乃斯林场,只能乘坐长途汽车前往巩乃斯林场。因为,巩乃斯林场不通火车只通长途汽车。前往巩乃斯林场的长途汽车站名叫碾子沟长途汽车站。碾子沟长途汽车站位于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黑龙江路,距离乌鲁木齐火车站比较远。但是,乌鲁木齐火车站与碾子沟长途汽车站之间有一条公交线路。行驶在这条公交线路上的公交车叫做七路公交车。因此,她们要想从自己的住处到达碾子沟长途汽车站,就必须先去乌鲁木齐火车站乘坐七路公交车。所以,第二天天没亮,她们就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步行前往乌鲁木齐火车站。

在正常情况下,从她们的住处步行前往乌鲁木齐火车站只需要十几分钟。但是,她们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走到乌鲁木齐火车站。因为,她们随身携带的行李又多又重,走不了几步就要坐下来歇一会儿。就在她们跌跌撞撞艰难前行之际,李继先已经背着背包走出了乌鲁木齐火车站,正在迈步向七路公交车的候车站台走去。部队出发那天,他在丰台火车站看到部队乘坐的军用列车飞驰而去之后,就立刻转身赶赴北京火车站购买了一张火车票,坐上一趟前往乌鲁木齐的客运列车。

李继先来到七路公交车的候车站台,只见一辆早班车已经打开车门等待乘客上车。他刚刚登上那辆早班车,还没有来得及放下背包,就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有两个维吾尔族妇女,已经被随身携带的行李压得走不动路了,便从车上跳下来快步跑了过去,用维吾尔语对她们说:

“你们去什么地方?我来送送你们吧!”

说着,他就把她们手中的重行李都拿在自己手中,只给她们留下了一些轻行李。

“谢谢你,解放军同志!我们去乘坐七路公交车的早班车。”

帕丽扎提用维吾尔语对他说。

于是,李继先就帮助她们把行李拿到那辆早班车上,然后就顺便坐在了她们的座位旁边。她们坐在一张双人椅上,李继先坐在一张单人椅上。由于阿瓦罕坐在靠近车窗的位置上,所以帕丽扎提和李继先的座位只隔着一条狭窄的过道。

看见李继先坐在自己身边不走了,帕丽扎提就扭过头来用维吾尔语问他:

“解放军同志,你去什么地方呀?”

听到她的问话,李继先就扭过头来用维吾尔语回答:

“去碾子沟长途汽车站。”

帕丽扎提这才发现,这个会说维吾尔语的解放军同志,竟然不是一个维吾尔族人而是一个汉族人。

“你是一个汉娃子吗?”

帕丽扎提又用汉语问李继先。

“什么是汉娃子?”

李继先用汉语反问她。

“汉娃子就是在西域长大的汉族人。这些汉族人一般都会说几句维吾尔语。我们维吾尔族人把这些汉族人叫做汉娃子。”

帕丽扎提耐心地向他解释。

听到这样的解释,李继先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不是汉娃子!我是北京爷们!”

他边笑边说。

“什么是北京爷们?”

帕丽扎提头一次听到这个汉语名词。

“北京爷们就是在北京长大的男子汉!”

李继先翘起一个大拇指指着自己对她说。

听到这样的解释,帕丽扎提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么说,你是一个北京人了?”

她边笑边说。

“那是!”

李继先模仿了一下北京爷们儿经常流露出来的得意表情。

“可是,我看你不像一个北京爷们!”

帕丽扎提用两手捂着笑得合不拢的嘴小声说。

“那你看我像什么?”

李继先不服气地问她。

“你像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北京男孩!”

帕丽扎提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到这话,李继先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他动了动嘴,好像想说什么话,但是没有说出声来。

“对不起!我和你开玩笑呢!你可别生气呀!”

见此情景,帕丽扎提连忙向他道歉。

“你是去碾子沟长途汽车站乘坐长途汽车吗?”

看到说话的气氛有些尴尬,帕丽扎提就换了一个话题。

“是的!”

李继先尽量摆出一副笑脸,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不满情绪。

“那你打算去什么地方呢?”

帕丽扎提问他。

“去那拉提!”

李继先回答。

“太好了!”

帕丽扎提高兴地叫了起来。

“咱们可以走一路了!我们去巩乃斯林场。巩乃斯林场离那拉提不远。从巩乃斯林场往前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到达那拉提了。那拉提是一个有山有水辽阔无际的大草原。春天遍地鲜花,夏天撒满牛羊,秋天芳草萋萋绕毡房,冬天白雪皑皑映霞光,一年四季的风光都非常美丽,是我见过的一个最美丽的大草原。我经常骑着马到那里去玩。”

听到这话,李继先顿时兴奋起来,刚才的不满情绪也随之一扫而空。

 “没想到,你对那里的情况这么熟悉!”

他用羡慕的口气对帕丽扎提说。

“我头一次去那里,不太了解那里的情况。一路上,你正好可以给我多讲讲那里的情况。”

到达碾子沟长途汽车站之后,李继先帮助她们把行李拿下那辆早班车,又帮助她们把行李搬上一辆长途汽车,再带着她们在这辆长途汽车上找了一个与刚才相同的座位,就和她们一起乘坐这辆长途汽车启程了。

启程之后,帕丽扎提心里感到十分高兴。这几年,除了爸爸妈妈,她认识的所有人都不愿意和自己说话。就是那些最要好的朋友,也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才敢和自己偷偷地说几句话,好像当着别人的面和自己说话就会犯下弥天大罪似地。这种情况不仅使她感觉孤独而且使她感觉自卑。她总算遇到一个愿意和自己随随便便说话的人了!她总算遇到一个能够与自己相互尊重平等相处的人了!这辆长途汽车从乌鲁木齐开到巩乃斯林场需要两天时间。这两天时间将会使她不再感觉孤独和自卑!她将会得到一个充满快乐的旅程!想到这里,她就对阿瓦罕小声说:

“妈妈,你能坐到他的座位上吗?”

听到这话,阿瓦罕便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李继先的座位旁边,和颜悦色地对他说:

“我看你们两人喜欢一起说话。隔着过道说话不方便,你就和她坐在一起说吧!”

听到这话,李继先显得有些犹豫不决。因为,他不知道帕丽扎提同意不同意这样做。

见此情景,帕丽扎提便坐到阿瓦罕坐过的座位上,用手拍了拍自己做过的座位,笑容满面地对他说:

“坐过来吧!北京爷们!”

于是,李继先就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阿瓦罕,走过去和帕丽扎提坐在了一起。

“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李继先刚刚坐下,帕丽扎提就小声问他:

“我叫李继先!”

李继先小声回答。

“李继先?”

帕丽扎提一边在嘴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一边在心里悄悄地想着这个名字的含义。

“继是继承的继,先是先烈的先。”

见此情景,李继先立刻说出了这个名字的含义。

“继承先烈!好英雄的名字呀!”

帕丽扎提用钦佩的目光望着李继先。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李继先小声问帕丽扎提。

“我叫帕丽扎提。”

帕丽扎提小声回答。

“帕丽扎提?”

李继先一边在嘴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一边在心里悄悄地想着这个名字的含义。

“在我们维吾尔语中,帕丽扎提就是你们汉语说的天使。”

见此情景,帕丽扎提立刻说出了这个名字的含义。

“天使!好美丽的名字呀!”

李继先用赞赏的目光望着帕丽扎提。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初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