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健回家2

/隙均

阿健回忆家乡中秋

      记得以前物质匮乏的时候,刚刚拜完月亮,几个小孩马上抢着,让大人把供品给分了,就在这一晚上给吃完,然后幸福的入睡。

        前几年还有回家过中秋或在家的时候,这一晚吃完晚饭,约几个好友,便带着自家的番薯上山,捡柴火,在黑暗中,点起一把篝火,烤起番薯来;然后,爬上最高、最平的戏棚石,等着月亮从东方的远山,慢慢爬上来,等着月光朗照整个村子,整个被小山环绕着的小平原地带,和傍山坐落的一个个小村庄和城镇;一边吃着喷香的烤番薯,望着远山上的一束束烟花,天空和远山时不时被照亮,月亮也越来越明析,家家户户都在楼顶上拜月赏月。


阿离

        阿离急匆匆地从学校寝室,飞奔下楼,“舍管阿姨,请问是有人打电话给我吗?”,说这话时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阿姨什么也没说,只是朝阿离不耐烦的使了个眼色,便直接把电话塞到阿离手里;阿离马上拿起电话放在右耳边,听着另一头传来的气息声,她猜得到对方是她所期待的那个人,阿离很紧张,抑制着心里的颤动,她咬着嘴唇,但是还没等阿离问一句“你好吗?我是阿离”,另一头却传来了记忆中熟悉的声音,说“我们都在记忆中等了太久。”,后来只剩下嘟,嘟,嘟…


阿乌

      阿乌突然在田垅上蹲下来,猛地站起来,哭着抡起锄头,抽疯似的接连几下,把好好的辣椒苗给毁了。

      阿乌突然在床上醒来,圆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抽疯似的接连几下,把好好的床板给毁了。

        阿乌突然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放慢脚步,从衣服内侧的口袋掏出一把自制木刀,抽疯似的接连几下,把好好的一个人给毁了。

      阿乌突然在楼顶围栏边站起来,嘴里似乎念叨着什么,举起双手然后抱起自己,抽疯似的接连几下,把好好的柏油路给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