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然有约,去踏一次清秋

第一辑:

  时光在秩序里呈现美。初冬的汉中,没有霜冷和寒风,只一派暖阳,让灵秀的秦巴山水,呈现出更丰富更立体的斑澜之美,当无数远方的人眼中只有“霾"的时候,汉中人可以不经意间欣赏到“树树皆秋色"之景,漫山的榉树、橡树,用深深浅浅的红或黄,书写出层林尽染,山山皆秋意。那么,这无边的秋色可曾明媚了孩子们的眼和心。于是有了这个“和自然有约,去踏一次清秋“的小练笔。


巴山红了一——蔡伶柯摄

蔡伶柯:  冬,在不知不觉中,已悄悄潜入我们的生活。但那抹深秋却还未远去,于是我便踏上了寻秋的旅途 。

    深秋是一幅枯黄的图画。山,光秃秃的。路边,那黄色的小花就是生命的体现。那些花儿笑呵呵的,她们十分娇羞,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山坡下,一座平静的水库,它十分安静,就那么静静地躺着。我仿佛看见了秋、冬交融的景象,看见了它们的宁静、平和、端庄,没有一丝过错,她们平静如水,与世无争。我也愿做一泉河水,默默地、静静地在角落里尽自己的一份力,也许这样的生活是更高远的一种追求吧。

  对面的山隙间,一束阳光穿透而来,直射在我的身上,我的心也暖和了许多。远处的山坡上好像一幅水彩画,红的枫树,金黄的银杏树,绿色的松树,红黄绿相融,汇成了秋的气息。一阵风吹过,时不时会有阵阵枯叶飘落,终究落叶归根与土地融为一体。但这并不是死亡的象征,而是一种期盼与希望,等到明年春天,它们一定会披上绿衣,在枝头笑得更加灿烂。

  我继续朝前走,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片银杏树林。这时候,选择一条幽径踏入,满眼的金黄,这是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童话世界,我仿佛置身于美妙和奇幻之中。带上一部相机,走在金黄的树叶上面,闭上双眼,用心去聆听沙沙的脚步声。秋仿佛沐浴沧桑,古老而又平和。拾起一片银杏叶,捧在手中,留做我人生旅途的痕迹 。我就这么在小径中漫步,不远处,一排竹子高耸而挺拔,直立在风中,他们依旧面不改色,毫不动摇。此情此景,我不知不觉吟诵起了“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崖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他们不仅仅是竹子,是战士、更是勇者。我留住了心中的那抹秋。原来,秋就在我们心中,更在我们身边。它,从未远去 。    

秋色老梧桐——胡晴摄

胡晴:  “一叶知深秋。”落叶飘飘,成为秋天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一片落叶都意味着一个生命的凋零,也意味着下一个生命的开始。至此,喜欢秋天,它带着灿烂的黄,明亮的橙,深沉的褐,不雍容华贵,不矫揉造作。以美丽的落叶做为使者向人们招手问候。黄昏的夕阳,斜射在这片树林。树影婆娑,遥相呼应,洒在落叶铺成的地毯上,制成一幅有规律的画,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层次分明,美到了极致。再往上看深褐色的树干带着些慵懒的美感立在着里,宛若蒙面少女般婀娜多姿,深深浅浅中绽放独特的美,那深浅不一的褐色为这幅画又添上几分神秘与娇媚。而枝头,摇曳在秋风中的叶子,有的稀稀疏疏,有的密密交织,半掩着后面的山水,不由得生出几分朦胧之意,构成一幅别致的美丽画面,令人浮想联翩。

城郊的田野——李岩摄

李岩:眨眼间,秋的痕迹在枯树枝上溜走,在迷迷茫茫的雾中消失;在渐渐寒冷的空气中离去.本以为她要消声灭迹了,但她最后的踪迹还是别我定格在这张照片中.照片中,是一片田野和几座房屋.天空上的太阳散发着微弱却不失温暖的阳光,给大地撒上一层暖意.房屋在远处伫立着,仿佛已和天空融为一体.房屋旁的银杏树,如同少年笔直站立的样子一般.中间的田野种着一排排树,歪着身姿的,站的笔直的,奇形怪状的……各种形态,应有尽有.我知道,秋姑娘曾在它们的枝头停歇过.树下绿油油的一行,像是一层地毯铺在地上,仔细瞧去,哦!原来是一棵棵鲜嫩的白菜.走在中间的那条白色小路上,低头看去,路两边的野草丝毫不见冬天来临时的枯黄,反而是生机勃勃的,还不时与柔弱的阳光挑逗着.旁边,几株蒲公英静静地等待着盼望着风儿迷人的秋景是令人神往的,它拥有着独特的风姿和韵味。它不似春夏冬,它是成熟的,它是和平而又安静的,秋天的乡村,则更是拥有这一份与众不同的美。

乡村即景——曾钰函摄

曾钰函:清晨,一大片雾向我们袭来,它笼住了整片大地。在这苍茫中,田野显得更加唯美,好像散发着魔力,吸引着我们的双腿不断向前走着,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田野的肌肤。田野里,一片暗黄一片深绿,不停的交织着,给这块沃土穿上了花花绿绿的棉衣。田埂上,几朵不知名的小花盛开着,淡黄的花瓣,深黄色的花蕊,在深绿的叶子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明媚动人。一阵寒洌的秋风吹过,不经抖了三抖,却依然傲立着,为田野增加了几丝生机。小草精神抖擞的与寒风对抗着,它坚贞不屈,誓死抗“敌”。几棵树稀稀疏疏的立在路旁,成为了那些小花小草的避风港。有银杏、枫树、柏树,还有一棵欹斜的柳树。树叶子五彩缤纷,绿黄呼应,红绿交织着,一浪一浪的,层次分明。那阵寒风吹过,一片又一片的树叶随风动。看着那一片一片的落叶,我不禁想起了著名诗人龚自珍的一句话“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一片片落叶,不同意是那片花瓣吗?如果在芬芳的泥土中,去报答大树。

深秋,是美丽的,是富有哲理的,它永远都是那样的美!

秦岭露营——图文:唐培淇

吴雨航:秋日里, 在温暖的阳光和柔和的秋风的陪伴下,我来到了离县城不远的“鸟山”。

“鸟山”并不高,也不见飞鸟的影子,甚至没听到一声鸟鸣声,可能是因为这已是秋日了吧。进了山,我瞬间被绿色和黄色所包围。一部分树木及树下的花草远望过去是绿莹莹的,但仔细一瞧,绿色,不是春日那种柔和的绿,也不是夏日那种繁茂的绿。这种绿,经过春日的初生与夏日的成长,变得更加成熟优雅。黄色,没有水果那高贵清新的黄,也不是春花的黄。它接近垂暮,却仍生命顽强,即使马上要走向生命的尽头,也不失那种平静与端庄。

落叶之美——吴雨航摄

入了林,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枯黄的叶子从树妈妈身上飘落下来,如同一只只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最后,轻悄悄地落在树妈妈的脚下,要用自己的身躯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层层叠叠的落叶铺满小路,脚踩上去,软绵绵的,舒服极了。抬头望去,掉光了叶子的树枝纵横交错,映着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偶尔间,山也会让你看见更美的它的肌肤,为这幅画增添了一份古朴。几声犬吠打破了秋日的寂静,寻声望去,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桔园花海——姚欣鹏摄

姚欣鹏:刚刚踏入这片圣地,便仿佛飞入了花的海洋,一阵又一阵的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这花的海洋之中拥有着无数的花仙子--有红的、紫的、白的、黄的......不计其数。他们一个个都探出了自己的小脑袋,好奇而又兴奋地望着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忽然一阵微风拂过,花儿们都摇摆着身子,跳起了他们那婀娜多姿的舞蹈,令人驻足痴望。再看看花儿们身后的那一颗颗小树苗,虽说是小树苗,但却宛如一个个挺拔的侍卫一般,守护着花儿——履行着他们一生的任务。他们那种精神着实让人钦佩不已......花儿是美丽的、是纯洁的、是婀娜的,而树苗是坚强的、是勇敢的、是忠心的——他们二者在一起便组成了一个无与伦比,一个美丽至及、一个令人无法形容的人间仙境!

梁烜睿:今天,是周日,太阳姗姗来迟,终于露出了笑脸,我们来到郊外,想拽住秋天的尾巴。

巴山小径——梁烜睿摄

十几分钟便到达目的地—秦家坝。向四周望去,这是个农家乐,在一座山峰上。现在正值阳光明媚,让苍老的山活跃多了。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古老的石梯上,两边的银杏树簇拥过来,摆动着它们金黄的扇子,似乎说着:“这阳光真刺眼,让我来为你遮遮吧!”排成竖队的石阶延伸向远方,等候着人们的光临。小路铺满了金黄的银杏叶,踩上去咯吱作响,两边的树木,花草五彩缤纷,有火红的枫叶,金黄的银杏叶,嫩黄的野菊花,还有半绿半黄的松树…好美啊!简直可以做手机壁纸了!

五门堰风光——梁烜睿摄

观完富有深秋韵味的秦家坝,再踏入五门堰、桔园仔细品味。路上,树们都十分豪放,脱下外衣。光杆子挺立在河边。看!那正有个渔农在等候收网呢!或许,那远方静卧在山中间的那些村庄就是他的家吧!

不到一时,便至五门堰,河水终于忍不住了,争先恐后地要看远方的美景,都从大坝上冲了下去。夕阳普照大地,白鹭有的展翅飞翔,有两只立在水中饮着水,河水泛起金光,树木精神多了,这时,我们便拿起相机拍下了这美丽的瞬间。

光雾山秋色——赵花艺摄

赵花艺: 车子在山间弯弯曲曲的小道上行驶,山,被浓浓的雾包裹着----仙境也不过如此罢了!有的路段,突然间会明朗起来:远处的山满身披雪,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镶嵌在蓝天上,远远看去,仿佛是穿着水纹花衣的妇人,宁静端庄,让人想近一点再近一点,好仔细领略她的美……

 真正让人惊艳的是光雾山的叶,红色、褐色、黄色、紫色、橙色……渲染在一起,像大师用水彩颜料的随性泼洒成画,又像跳跃的火焰热情奔放,还像一位红衣舞者尽情的在风中舞蹈……我跟母亲不由得用手机播放起了钢琴曲《秋日私语》,音乐在山谷的画卷里回荡,在微凉的风中飘摇。总有红叶时不时会被调皮的风卷起来在空中飞舞,像极了一只只可爱快活的蝴蝶……

 在这样的境界里,总是让我忽略了现实,总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那舞蹈的红叶?还是飘摇的蝴蝶?亦或是那洁白无瑕的女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