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佳慧(一等奖)朱熠阳(三等奖)

0.74字数 1722阅读 256

梦之遥(何佳慧)

我所思兮在远方。我的所思是那茫茫荒漠,期盼着它有朝一日太阳不再那么炽烈,无言不再只是一堆黄沙,会在希望的浇灌下生出那点点绿意。我的所思在水乡人家,点点溪水承载着文墨的悠扬,满载柔情似水的温柔。我的所思在意大利的罗马竞技场,回溯时光体会人浪的欢腾,怒吼的奋勇……

茫茫荒漠中,我隔了千年的时间,遥遥相望,于我是一眼惊鸿于你,似指尖轻风,无数才华横溢的学者,曾为你耗尽一生,中国多少的光辉和耻辱都由你来吞吐。在日落星辰间,在花开花落间,在天地万物间显现出你的风采,但也在一步一步间隐藏着你的深沉,终是如那星空让人捉摸不透。

别处的文化遗迹,埃及的金字塔,柬埔寨的吴哥窟,它们都只修于一时,兴于一世,然后便以遗迹立身于世。然而莫高窟却独树一帜。它代代相传,代代拓宽,吸收着时代的变化,吐纳百代的独特秉赋。我想在茫茫沙壁间守护着莫高窟,因为它并只是莫高窟,那个拥有飞天壁画、无数佛像的文化胜地。眺望中华万里,它更是那些没落文化的代表,一呼一叹间尽是历史的深沉。回溯它的历史,总是道不尽许多愁的愁肠叠叠。

在某个落日的黄昏,在某陵园风吹起沙的瞬间,某个道士迎着夕阳走去,我多么庆幸莫高窟终于有了守护的人,却不知这份赛扬从头到尾就是错的,使它辗转流离,王道士用他求道的执着深深伤害着莫高窟,将壁画的繁荣隐藏于白漆之后。也因着他的无知,虽开了藏经阁却也任由斯坦因等人的贪婪,使得那悠久的历史流传于遥遥海外,使中华民族的历史在文化的传承上变得残缺不全,似一道血红的烙印,刻在民族的身后。再窥见莫高窟的巍峨景物,佛偈在石壁上从容伫立,面容慈祥,神态自然,时而侧卧,时而正襟危坐。而脸上的微微笑意,背有后则透露出对文化遗产流失的心痛与苦楚。那笑意似乎在笑百年前的王道士对文化遗产不屑一顾的嘲笑,也不知配合西方人将自己国家的遗迹文化毫无顾忌地用最微小的代价使外国人轻而易举运出国门,当时自己的内心是怎样的想法。是否在看到那惊鸿一笑时内心有过一丝惊慌,而不是理所当然地将它们献到外国人的面前。

我想尽自己的所能保护它,我愿与这遥遥莫高窟共享天边美景,看落霞孤鹜、夕阳欲颓。那便是我的梦之遥,静候着时光穿梭,足矣!


走在梦想的路上(朱熠阳)

梦想是一种信念,支撑着我们勇敢向前;梦想是一种陪伴,伴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梦想是一种鼓励,激励着我们迈得更远。梦想在我们的成长路上如影随形一步一步跟随着我们的脚步,不离不弃,和我们一起长大成人。

一个人如果没有梦想,那么他的人生就是一片寸草不生,昏天黑地的沙漠,而他则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病人。梦想从小就有,幼时,我酷爱积木拼装,我和它,像鱼离不开水,像植物离不开阳光。我与它初次相遇之际,便结下深厚的情谊,所谓“伊人”,在我之手。看着我亲手拼搭出来的一个个有模有样的“小建筑物”,我的心里便滋生出了以后要成为一名建筑工程师的念头。

此后,我便遨游在“建筑”的海洋,我经常“望洋兴叹”:拼装的海洋如此浩瀚,它里面藏着的,可是一个被缩小的奇妙王国啊。越是不会,便越要努力,连癞蛤蟆都有想吃天鹅肉的梦想,何况我们人呢。

少年有梦,不应止于心动,更要付诸行动。此后,我一有空余的时间便在“建筑”方面钻研,我细细地阅读着那些复杂难懂的说明一点一点地向更高处进军。古有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现在留下的每一滴汗水,将来都会浇出芳香四溢的花朵。

春叶葳蕤,月华皎洁。时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习任务的艰巨,我已经很难抽出时间在我的“建筑”海洋里遨游。即使这样,我依旧不会放弃我的梦想,它是我一生最宝贵的无价的财富。曹操虽“烈士暮年”,但仍“壮心不已”,我正值青春年少时,站在人生的塔尖上,就更应该为梦想而奋斗。

2018年底,港珠澳大桥建成,看着那长长的大桥似一条巨龙,无声息地横卧在零丁洋上,我仿佛成了释迦摩尼,在苦苦思索后得出真理:少年的梦想要和社会,和国家有机结合在一起。细想来,国家富强总少不了少年梦的力量。

寻寻觅觅,觅觅寻寻。多年过去了,曾经的幼稚小孩长成了活力少年,曾经的那份顽皮捣蛋,也被现在的成熟稳重所替代。唯一亘古不变的,是我最初的梦想。梦想,伴我成长;梦想,指点迷津。我走在梦想的康庄大道上,一步一步,愈行愈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