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17纪念馆

21字数 3100阅读 651
堆糖(我们裸熊)


吃完早饭,两人向地铁站走去,今天的天还是冷飕飕的,据说还会有下雪的迹象,莉莉打开地图查了一下路线说:“咱们先去纪念馆,得换乘地铁,一会儿跟紧我,别丢了!”

3号线卡子门站乘到大行宫换2号线到云锦路,从三号口出去向后走50米就到纪念馆。还没进纪念馆前,乔楠远远就看到一座黑色高大的雕像,像是一个人对着天空吼叫,不知怎么的看到这雕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进入纪念馆后,先看见的是空旷的广场:左边堆满的了石头;右边一个个黑色的雕像映入眼帘。

最初远远看见的雕像排在最前面,走近了看:是个女人形象,她直起上半身头向后仰,面露痛苦张着嘴好像在说些什么,她的手垂直耷拉着,腿向下弯曲着,她的脚下有块石碑,上面刻着雕像的名字—一位痛苦的母亲,下面是她的故事:大概是说她的丈夫、儿子和她的其他亲人在战争中死亡,她痛苦地哭诉。

接下来的雕像讲述着一个个悲惨的故事,如同这位母亲一般。乔楠看的心里越来越压抑,她看到雕像们在痛苦地嚎叫:“恶魔们来了!他们摧毁了我们的家园!杀死了我们的亲人!恶魔们要来抓我们了!快跑!快跑!救救我们!快救救我们!”旁边有些人在拍那些雕像,莉莉拉了拉乔楠的手轻声地说:“咱们在纪念馆这里就别拍照了吧?显得有点不尊重。”乔楠点点头拉着莉莉快速往前走,来到广场转弯处,左边是个更巨大的石碑,右边是个更巨大的石子路。中间一条小道通往纪念馆内。

乔楠对着莉莉小声说:“走这条路要小心点,别踩这些石头,我在网上看见说:这些石头代表那些逝者的遗骨。”莉莉点点头放慢脚步往那个巨大的石碑看去:石碑上用黑色的钢板刻着300000遇难者,旁边还刻了几行各个国家文字。莉莉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些文字上唯独没有日文,也是,二战时期的魔鬼怎么可能配写在这上面。

再往前就是纪念馆,一进入馆内,两人瞬间觉得眼前漆黑一片,里面没有一点灯都没有,两人只好紧紧握住彼此的手缓了好一会儿。

首先看到的是一面墙,墙上挂着一幅幅立体长方形的照片,这些照片上的人都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有些照片里打着灯,但大多数的灯已经熄灭,灯熄灭说明人已经不在世上。

接着又看到一面墙,这面墙上也是一幅幅照片,那些照片是抗战的将士,他们冲在最前沿,击退敌人保家卫国。

跟着人群继续往前,一座残破的建筑还原当时的状况:遍地都是被炸烂的断壁残垣,远处还有一个个炸弹飞下来火光冲天,人们都来不及逃跑就被炸飞......走过残破的建筑,一幅幅触目惊心的图片、视频映入眼帘,两人的心情越来越承重,莉莉小声骂了一句:“靠,小日本可真的是坏!毫无人性!”乔楠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景象让她惊呆了:密密麻麻的微光点亮着,好像黑夜中的繁星点点。

乔楠拉了拉莉莉,手指指天花板,莉莉也惊呆了。接着,两人手拉手又走到一处地方,低头一看:地板上有些地方,铺着玻璃,玻璃下是一个个深坑,似乎还能看得到一些……骨头!是眼花了吗?

“请大家跟随我的脚步看到这里,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是当时日军在南京城内所挖的坑——万人坑,在那个时候这个坑一天要埋几万人,尸堆如山……”两人身旁刚好走过一个旅游团,声音甜美的导游小姐姐正在介绍这个“景点”,两人假装旅游团成员,凑上去听了听,听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莉莉拉着乔楠轻声说:“走吧……”走了几步之后,再回头看看那几个坑,哪有什么骨头?若是有也早就风化了吧。

就是可怜了那些人,惨啊!向前走,又来到一个场馆,这个馆比刚才的馆要亮许多,终于有灯了!这个馆的名字叫做:新的希望。馆内放着许多的全家福,是那些幸存者们和他们的后辈一起照相,每个人的脸上都漾着幸福的笑。灾难过去,新的生活开始,忘记伤痛,从头再来。

向里走,有一个拍照的地方,背景是青山绿水,前面放着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许多人停下脚步,走上前坐下让其他人帮他们拍照,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他们的苦难,但是我们可以分享他们的幸福,与他们同在。

莉莉左右看看找到一个漂亮小姐姐,请她帮忙拿着手机给她们俩拍照,随后拉着乔楠走到椅子前一左一右坐下,露出自己最幸福的笑。拍完后,跟小姐姐说声谢谢,走到一旁查看照片,边看边讨论:“你这笑的这么奇怪呢?”

“你才奇怪!你看看你的脸都绿了!”

“那有?那你也绿了呀!”

“哎……别说了一会美颜一下。”

再往里走,有一个台子,台子上有很多便签纸和笔,乔楠和莉莉翻了翻前面那些人写的:希望世界和平、希望不在战争、希望中日永远友好等等这些。看来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是渴望美好的,历史成为历史,不可磨灭,但新的生活还在继续。

莉莉把便签纸翻到空白页,那起笔想了想写道:我希望世界永远不再发生战争,永远和平,中日永远友好!写完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的署名:谈莉莉。之后将笔递给乔楠,乔楠翻到后一页写:世界和平,友好万岁!

“就这样?”

“昂,难道还要写长篇大论不成?”

“走吧,看下一个地方去!”

走出馆内,前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不知通往何处,冷风夹着一点点雪花飘过,走廊静静的没有几个人。两人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一条分叉小道,小道的尽头放着一个高大的黑色花圈,上面写着大写加粗的“奠”字,花圈下方放着许许多多的菊花和蜡烛,这些都是有心人过来祭奠的。

乔楠和莉莉站在那儿看了几分钟,深深鞠了一躬,接着向前走。前方又出现一个馆,进入馆内,眼前又是一黑,这个馆也没打灯,里面有一个长长的巨大的黑色石碑,上面刻着各式各样的名字,这些人都是那场灾难的遇难者。乔楠和莉莉的心又压抑下来,她们手牵手小心翼翼地走着,这个馆除了旁边有数不清的蜡烛点在那里,没有其他东西。它是用来祭奠那些逝者的。

这些人并没有离我们而去,他们化作天上的繁星,化作地上的蜡烛永远守护在我们身边,安息吧!

这是最后一个场馆,走出这个场馆,外面的雪花还在飘着,莉莉摊开手掌接住几片,雪花在手里没几秒就化成了水。

莉莉重重叹了气,乔楠看见她这样子连忙问:“怎么了?是不是看到这些太沉重了?”

“不全是,只是我想到了一个人,我的一个远亲,我叫他舅姥爷。记得我妈跟我讲他就是那场灾难的经历者。”

乔楠有点惊讶:“真的嘛?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现在不是正说这嘛!舅老爷当时还是个娃娃,小日本闯进他们家,他妈妈赶紧把他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叮嘱他不要出来,也不许出声,然后他就听到外面一阵惨叫,随后没了声音。舅老爷害怕极了,他不敢出声只能发抖,用手捂住嘴,眼泪不停地往下流。”莉莉呼出一口气,继续说。

“他在那种黑暗的地方呆了很久,肚子都饿了也不敢出去,后来就晕了。他再醒来,在一个新的地方,看到眼前有一个人。他非常害怕,怕那个人杀他,后来才知道那个人也是难民。他当时也是饿极了逃到舅老爷家看见地上的死人,也不管那么多先找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竟然发现了饿晕的舅老爷,就把他一起带了出去。”莉莉说到这停住了。

乔楠想听后面的故事急切的问:“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带着舅老爷一路逃,一路饥一顿饱一顿的,最后竟然撑到了小日本投降的那一天。”莉莉又呼出一口气。

“之前我舅姥爷每次讲这事都很激动,他很感谢那个人,甚至在那人去世时候还为他风光送葬。他还说打死不去日本,还阻止他的儿女去,后来……”

“怎么了?”

“大型真香现场!他之前跟他儿子去日本了!还说想不到日本的发展很迅速!不过一个月前,我舅姥爷走了。”

乔楠拍拍莉莉的肩膀说:“节哀节哀。”

“都是远亲,他去的时候还是我妈跟我说的。”莉莉顿了顿看看手机说:“小楠,你饿了吗?”

“嗯?”

“快十二点了,咱们出去先吃点东西,再去逛下一个景点?”

“好,吃饭走起!”


(这章节拖了很久,因为快会计考试,之前加上春节放假都没什么时间,现在稍微挤点时间出来把这章写完,接下来进入到备考阶段,可能要在5月中旬才能放松,不过我也会挤出一点时间来写的,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节

下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两个小时后,高铁到达南京南站。 南京的天气和魔都差不多,一样的冷。冷风直往脖子里灌。乔楠紧了紧衣服提着挎包拉着行李...
  • 第二天是星期六,乔楠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醒来,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乔楠伸了个懒腰刚想起来,觉得身边好像空...
  • 上班时,乔楠一直走神中,一直在想到底是谁把我购物车清空了?无心工作导致账一直做错。中午时分,她被经理叫去办公室喝茶...
  • 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圣经·创世纪》9:11 (引子) 我叫安德鲁·刘...
  • 2019年1月10日 星期四 一学期的战斗结束了。 娃的求学战斗暂时告一段落。不用天天上学了,不用为了作业奋笔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