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之:酒梦(奇思妙想20)

你的名字/戈小浅

1.   初遇

2016年的冬天,大地开始沉睡,北方的城市大雪纷飞,街上人烟稀少,人们大多在有暖气的屋子里活动。

安华是A市最大一间国际超级市场,里面的物品应有尽有,没有你找不到,只有你买不起的。冬天逛街,安华是很多客人最佳的选择。超市里播放着轻松愉快的音乐,你可以在里面购物,也可以逛书店,或者跟朋友喝咖啡聊天。

在酒水区的几排货架上,陈列着来自国外著名酒庄的红酒,有罗曼尼·康帝、奥比昂酒庄的白葡萄酒、还有拉菲酒庄的波尔多红酒……

一只修长的手伸向货架上一支红酒,似乎这瓶酒散发出一种魔力,让人喜欢。手的主人是个有着英俊潇洒面容的男子,身穿一件卡其色风衣。男子拿起酒看了看,嘴角微抿,又将酒放回原处。男子看了几瓶其他的酒后,也只是点头或者摇头,最后转身离开,并没有带走任何一支。

他走出超市大门,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若有所思,然后叹了一口气。直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男子面前,他才低下头来。正当他准备准备走向车子的时候,一个身影从他与车子间穿过,恰如其分地与他撞个正着。

“咣当”——撞着他的是一个女孩儿,女孩手里的红酒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紫红色的酒瞬间晕染了洁白的雪地,在地面开出一朵美丽的花。

双方刚弄清楚状况,女孩焦急地准备去捡地上的酒瓶碎片,被男子一下子拉住。

“我来吧!”男子拉起女孩,说着便蹲下身子去捡酒瓶碎片。“这些东西对女孩来说很危险。”

车里的司机看到这情况,立即下车,给男子递过来一个塑料袋,神情很紧张。

“谢谢。”女孩温柔地回答。

男子抬头看看女孩,只是微笑。

“诶,可惜了我的酒。”女孩皱着眉自言自语地说。

“咝~”男子哼了一声,好像是被碎片割到手了。

女孩很抱歉地说:“诶呀,你受伤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这不算什么,一会儿就没事了。”

待收拾好地上的碎片,男子起身,对女孩说,“真抱歉,把你这么好的一瓶酒打碎了。”

“啊,这也不是你的错,怪我自己没走好。”女孩羞涩地回答,“还害你的手被割伤了。”

“你~你住哪儿?”男子忽然开口问,又觉得有些唐突失礼,解释道,“我是想说,我会重新买一瓶送到你家去。”

“我叫简梦”,说完,女孩内心暗自后悔,接着推辞道,“我家住很远,酒就算了。”

“呃?”

女孩转身准备离开,又被男子叫住。

男子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女孩,说:“这是我的名片,如有需要,我随时都可以赔给你。”

女孩收下便急忙离开。只见名片上写着:安华集团A市市场总经理:安晨


2. 你的名字

两人相背而行,离开了超市,只留下那块在白色雪地上的红色印记。

不过一瞬间,印记忽然消失了。是雪地又被新的雪花覆盖了?还是红酒慢慢浸入地下?总之,这里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人们还是途径这里进出超市,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第二天,安晨忙完公司的事情,走出大街。此时已经华灯初上,整个世界安静了,人们的心却好像更孤独了。

安晨一个人住在城市西郊,他平常更多是跟工作呆在一起,要么一下班就回家,几乎没有朋友。有时一个人呆在酒窖里研究新酒,有时一个人品酒。尽管这样,他也没能赶走孤独。

今天忽然想仔细看看这座城市,他在大街上随意走走。冬天里寒风肆虐,稀稀疏疏的雪花落在他挺立的肩膀上,他就这样漫步于冰天雪地里,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他正站在天桥上欣赏夜的城市时,一个女孩从身后走来,空气里散发出某种香气。感觉有点熟悉,安晨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女孩披着一头长发,大波浪卷随着她的步伐上下动弹,一袭红裙,红色高跟鞋。她也正向安晨这边看,并且正朝着安晨走过来。在离他一尺的距离停下来。

“请问,我们认识吗?”安晨绅士地先开了口。

“我们昨天才见过呀!”女孩微笑着回答。

“昨天?”安晨想了想,才忽然记起来,“哦~是你!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吧。”女孩说。

“你叫~”安晨停顿了一下,“简梦。”

“不,我叫酒梦。”女孩轻浅一笑。

酒梦?昨天撞到他的女孩不是叫简梦吗?难道他昨天听错了?安晨还是很疑惑,这么冷的天,眼前这女孩居然只穿一条裙子,还一个人出现在大街上。只是也不好问,只能将这些疑问先埋在心里。

“有姓‘酒’的吗?”安晨疑惑地问。

“这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因为我很喜欢酒。”

“呵呵。”安晨想起来,昨天才把她的红酒撞碎了,很抱歉地笑了笑,“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晨想,这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吗?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眼前这个女孩跟昨天那个有点不太像。还是因为夜里灯光不够亮,看不清眼前这个女孩究竟是不是昨天那个女孩,不过她应该没有必要骗他的吧。安晨心想。

“我来找你呀!”


3.  夜微凉

开玩笑!就算是开玩笑,女孩的话还是让安晨有些错乱。

这真的是昨天那个女孩吗?昨天那个女孩很羞涩,而今天眼前这个女孩,无论从穿着上还是谈吐上看,都透露出十足的奔放。

“我说我是寻着孤独来的,你相信吗?”女孩的话更加令安晨摸不着头脑。可是无论安晨回不回答,女孩都表现得很笃定。“夜幕降临,这座城市上空就飘满了孤独,我看得见这孤独,我只是来寻找孤独,可是最终却找到了你。我看见你很孤独。”

安晨被女孩的话吓住了。无论她是不是昨天那个女孩,现在,他的的确确被她一眼看穿,而且一览无遗。

“怎么会呢!”安晨冷哼一声,坚定地说,“我不觉得孤独。”

“你不喜欢跟人交流,除了工作。”女孩慢慢剖析道,她就像是一名心理学家,可以瞬间看透眼前的人。“你的内心其实十分寂寞,你不知道如何排解,所以我来了。我~可是寂寞的解药。”

酒梦妩媚地看着安晨,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缭绕着安晨的心。

安晨低下头,不得不承认,酒梦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他很孤单,也很寂寞。如今在这个世界上,他已没有亲人,甚至朋友都寥寥无几。安晨沉默许久后忽然开口。

“那你要如何解救我?”

酒梦见安晨开始相信自己,调侃地说:“这里似乎不适合解救,或者被解救吧,晨少。”

“噢,我忘了~”安晨这才忽然想起来,他们正站在雪夜里。

安晨的车子穿过城市最繁华的地带,又从那里移开。酒梦坐在副驾驶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灯火阑珊,不管安晨带她去哪里,她都无怨无悔。

不过她知道,安晨一定会带着她去那个地方。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驶进西郊最有名的别墅区里。最后两人下了车,安晨走在前面带路。酒梦跟在身后,她并没有问安晨这是哪儿?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带她来这个地方?

他们大概都认为这时候应有成年人该有的沉默。

身后的酒梦并不感到讶异,她对这里并不陌生,不久前,她曾从这里经过。

两人走过前厅,安晨直接往地下室走去。酒梦心里忽然开始不安,有些事情,该来的总要来。


4.  最后一夜

安晨像往常一样,一个人走向酒窖的最里面,挑出一瓶喜欢的酒,熟练地打开来,把酒倒进醒酒瓶。他没有忘记身后这个女孩,他走过来示意她随意坐,然后自己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

“这里还是一样舒服。”酒梦自言自语地说。

“嗯?”安晨听到十分诧异,“难道你来过这里?,你别告诉我说,你懂得读心术,不仅看得到人是否寂寞,还能看得到他家里的样子?”酒梦的话忽然令安晨有些不安。

确实,一个陌生人把你看得透透彻彻,你在他面前就像透明人似的,想想都有些害怕。但此时,安晨只觉得既嘲讽,又难过。

“说了你也不信。”酒梦说。

“你不说,我怎么信?”

“时间到了,自然会告诉你。”

酒梦起身,在酒窖里四处张望,这里一如前往,连安晨的坐姿,以及脸上寂寥的神情,都一模一样。

安晨的目光随着酒梦的身影移动,这个女孩在她心里埋下了一个迷,他开始好奇,甚至有些着迷,他真想弄明白,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去倒酒。”安晨起身,向吧台走去。

安晨拿出两个高脚杯,将酒缓缓倒入杯中。他轻轻端起酒杯走向酒梦,递到她手里。

酒梦接过酒杯,微笑示意,“谢谢”。

安晨不知道为什么,平时都是他一个人,孤单寂寞冷。现在他跟这个只见两面的女孩在这个不大的酒窖里,却还是感觉很自在,很舒服。

酒梦啜了一口杯中的酒,抿着嘴点点头,然后侧过脸欣赏墙上罗列的各种红酒。虽然她表面上表现得很平静,内心早已经汹涌澎湃,想想自己也曾是这里的一员,没想到没多久就成了别人的口中餐。

安晨打开音乐,轻柔缓慢的英文歌曲缓缓荡出,穿进耳朵里,使人全身放松。

酒梦放下酒杯,走到安晨面前,先提出跟他跳一支舞的邀请。

她的主动又一次出乎安晨的意料。安晨越来越迷惑,面前这个看似简单的女孩,究竟是什么人?她似乎很了解他,却又没有直接表现出来与他认识。

安晨赶紧放下酒杯,伸出手向酒梦发出邀请。

俩人在音乐声中摇摆起舞步。一二三,一二三……前后……左右……

借着酒性,酒梦把头慢慢靠在安晨的胸前,闭上双眼,呼吸着她的味道。她多想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这个距离,一辈子。只可惜……

音乐声停止,安晨把忘我的酒梦推开,竟看见她脸上挂着两行泪。

“怎么哭了?”安晨被这一幕吓住了,惊愕问道,“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酒梦赶紧擦掉眼泪,“没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他们又走回吧台上,继续喝酒。

喝着喝着,酒梦微微有些醉了,她从未喝过酒。她只见过他喝酒。

安晨想问,却又无从问起。酒梦却先开口了。

“其实我,我很想跟你说说自己……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如果难以启齿,你可以选择不说。”安晨又饮了一口酒。


“安晨。”

夜已经很深了,安晨也有些醉了,眼神开始迷离、恍惚。酒梦想,借着他昏昏沉沉的时候,把事情告诉他吧。可是叫了一声,安晨也没有答应。

“安晨,你醉了?”酒梦推了推安晨的手臂。

安晨晃晃脑袋,用手揉搓太阳穴,好使自己清醒起来。

酒梦把头向安晨靠过来,眼看着她的唇就要贴着他的脸时,忽然止住前进。他们离得很近很近,安晨忽然清醒过了,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些。

“你想知道我是谁吗?”

酒梦的话让安晨更加清醒。

“我~”酒梦欲言又止,然后给了安晨提示,“我曾经住在这里……而且,是你给了我灵魂。”

“你……我不懂你的意思。”安晨越听越迷糊了。

“还记得隔壁的那间屋子吗?”

两人同时看向隔壁那扇门,那是安晨研发新酒的研究室,半年前他在那里研制出新酒。可是,她是如何知道的呢?安晨疑惑不解,只听酒梦慢慢叙述。

“还有你研发出的新品红酒,你把它叫作‘梦系列’,还记得吧?”酒梦继续说。

“嗯。”安晨越来越清新,他已经彻底被酒梦的话吓醒了。

“你研发出第一瓶梦系列红酒的时候,激动不已,然后在这儿,”酒梦看了看沙发,继续说道,“抱着那瓶酒整整坐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放下离开。”


5.  真相

酒梦说得就好像她当时就在旁边一样。可安晨记得清清楚楚,是他一个人在这里,研发出的第一瓶梦系列的酒啊!可是这个女孩,为什么如此清楚地知道他的一切?

他站起来,把酒梦逼近墙角,手臂抵住墙,围住她问:“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听他语气明显有点儿发怒了,因为她的话使他很不安。

酒梦直直地盯着安晨的眼睛,然后眼角的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其实我就是……”酒梦吞吞吐吐地说,“我就是你抱在怀里的那瓶酒。”

“呵呵,”安晨松开手,冷笑一声,鬼才相信她的话!

看见安晨的不信任,酒梦开始有些着急了。她极其认真地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那瓶酒。是你亲手创造出来的。”

安晨还是不相信。

“否则我怎会清楚那天的事情呢。”酒梦解释着,“因为你的用心,我感受到了,所以我便有了灵气。”

安晨似信非信地勉强接受酒梦的理由,可他心里还有很多疑问。

“我们作为酒品被制作出来,最终都是要被送出去销售的。可是我在你的怀里,听到你的心跳,我很舍不得离开你,但我却无能为力。”酒梦把事情的原本娓娓道来。

“直到昨天,你在市场里又把我拿起来,我又一次感受到你的心跳,然后又苏醒了。虽然,最后你还是把我放下了。”

“那~你不是昨天那个女孩吗?”安晨终于开口问。

“对了,你离开之后,是那个女孩——简梦,是她把我买下来。可是,她却跟你撞了满怀。我被你们这一撞,瓶子支离破碎,我的身体慢慢流逝。”酒梦有些难过,就这么被迫洒在雪地里。可这也使她欣喜若狂,因为安晨把酒瓶的碎片捡起来。

“你的手不小心被玻璃割伤,你的血液与我融为一体,于是,我才有了真正的生命。”

安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他简直不敢相信,而她看起来也似乎没有欺骗他的理由。

“是你给了我生命。”酒梦有些激动地看着安晨,“是你,让我流逝又再次重生。”

“那,你想怎样?”安晨冷静后,严肃地问酒梦。

“我没想怎样,就是想回来看看你。”说这话时,酒梦的眼神显得特别温柔,就像对待一个情人,或者知己。

酒梦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她转过身,倒了一点酒,与安晨碰了杯,玻璃杯的撞击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是否好听。酒梦不管安晨愣在那儿,自己将酒一饮而尽。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酒梦只有一天的时间,她向掌管异灵的神祈求一天的时间,回到人间看看她的主人,一天之后她就会消失,完全人间蒸发。

但是她没有将这一切全部告诉安晨,她希望他可以继续研发新酒。能认识他,并与他共度一夜,酒梦已经心满意足。

第二天清晨,安晨醒来,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恍惚间,他想起昨晚的事,似乎很真实,却又像一场梦。

不管是真是假,安晨起身准备离开酒窖,瞥一眼看见吧台上摆着两只高脚杯,其中一只杯子上印着口红印。(完)



人物:

酒梦,简书贵州专题编辑,一位可爱的才女,故事人物名字原型。灵感来自某天胡思乱想,灵光一闪,就产生了这个故事了。希望大家喜欢。


我是戈小浅,欢迎关注我的文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