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团队编制问题研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水浒传》中宋江在八百里水泊坐了头把交椅,宋江团队梁山108将个个是武艺超群,本事了得。但宋江为什么放着自由自在的草头王不当,偏偏要挖空心思,走招安这条路呢?本质来说宋江就是想为团队解决108个编制的问题。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宋江团队核心人物

  宋江出身于官府,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现在说应该是政府办公室秘书,正科级干部,一直有编制,直到怒杀阎婆惜,被迫上梁山,成了囚犯,肯定是“双开”了,为了想回到体制到,重新得到编制,一直主张梁山招安,同时也想通过招安这条路,让108个兄弟们都得到编制,进入体制,给弟兄谋个“封妻荫子”的前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的想法是真诚的,下的功夫是巨大的,结果还真实现了招安的梦想,但最终结局却并不好,尽管为朝廷东征西讨立下了赫赫战功,但终究没有被朝廷原谅,最后赐一杯毒酒了事。这次,他彻底绝了念想,说是为了在历史上不再留下个盗寇的名声,也可能还有为了子孙后代不再重蹈喋血江湖的命运,他宁可喝了毒酒,也不再造反了。

宋江官职极小,武功不高,为什么可以成为团队的CEO呢?讲一个故事就明白了。

话说宋公明率梁山泊全体好汉得到了大宋的编制,远征辽国,大获全胜之后,经过五台山,拜会鲁智深当年的师父智真长老,然后继续前行,到了双林渡。空中有一行鸿雁飞过,浪子燕青正在学箭,看得手痒,就开弓射雁,“箭箭不空”,须臾之间射下十几只鸿雁,大伙看了齐喝彩。

宋江听说,慌忙下马,走到燕青跟前,先是肯定了他的能力,然后对燕青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

宋江说,鸿雁不是一般的飞鸟,是“仁义之禽”。看见同辈被射死,它们哀鸣,这是“仁”;对爱情忠贞,“一失雌雄,死而不配”,这是“义”;在南飞途中,“依次而飞”,“递相谦让”,这是“礼”;能预先躲开猛禽,构筑美好的家园,这是“智”;严格依照季节的变换作息,“秋南冬北”,这是“信”。  对于这样“仁、义、礼、智、信”具备的鸿雁,燕青兄弟你怎么忍心射下来呢?

接下来宋江将心比心,将梁山泊兄弟比作群飞的鸿雁,说我们兄弟当中若是失去了几个,你心里不会难过吗?鸿雁失去伙伴的心情,就和我们兄弟失散的心情一样。燕青听了满脸羞愧。

宋江其实是借着燕青射鸿雁的事情,说了一番团队精神。在中国古人看来,一个成功的个人与团队,要具备“仁、义、礼、智、信”这五种优质品德。

一个团队要有仁爱精神做核心、做精神支柱,而宋江做到了,所以宋江成了这个团队的核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宋江团队成员组成

梁山108将,说是农民起义,但实际上只有一个是农民出身上梁山的,就是宋江的哥哥宋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70位好汉出身分别是:

1、员外、庄主、富户出身的(包括庄主的管家、亲随、儿女等)(10人):卢俊义、李应、史进、穆弘、燕青、扈三娘、孔明、孔亮、穆春、杜兴。

2、教师、秀才出身(2人):吴用、萧让。

3、道士出身(1人):公孙胜。

4、生意、贩子出身(6人):李俊、张顺、石秀、童威、童猛、段景住。

5、打渔、猎户出身(5人):阮小二 、阮小五、阮小七、解珍、解宝。

6、草寇、私商(抢劫)出身(26人):刘唐、张横、朱武、邓飞、燕顺、蒋敬、吕方、郭盛、王英、鲍旭、樊瑞、项充、李衮、马麟、孟康、陈达、杨春、郑天寿、陶宗旺、宋万、杜迁、周通、邹渊、邹润、朱贵、郁保四。

7、开酒店的(8人):曹正、朱富、李立、孙新、顾大嫂、张青、孙二娘、王定六。

8、医生(2人):安道全、皇甫端。

9、裁缝(1人):侯健。

10、游侠、闲汉(7人):杨林、薛永、李忠、焦挺、石勇、白胜、时迁。

11、雕刻家(1人):金大坚。

12、铁匠(1人):汤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里面私塾教师吴用只能算是民办教师,安道全、皇甫端两位医生也只能算是开诊所的,3人都没有编制,其他的自不必说。

宋江团队真正有编制的37人,这37人是官吏出身,有行政系统、公检法系统,也有军队系统:宋江、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花荣、柴进、朱仝、鲁智深、武松、董平、张清、杨志、徐宁、索超、戴宗、李逵、雷横、杨雄、黄信、孙立、宣赞、郝思文、韩滔、彭玘、单廷珪、魏定国、裴宣、欧鹏、凌振、乐和、龚旺、丁得孙、施恩、蔡福、蔡庆、李云。

这37人中,宋江是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现在说应该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正科级干部)。武松、朱仝、雷横、李云都做过都头,这个职务应该大致相当于县公安局刑警队长,都头的职能就是抓捕犯罪分子,下面还有土兵,虽然县公安局长一般是由县尉(副县长)兼任的,但县下面的局应该是正科级的,再下面的刑警队最多是个副科级。

戴宗、杨雄、蔡福,做过州两院节级(院长),这个职位相当于市监狱长,相当于正处级。

押狱蔡庆,牢子李逵、乐和,基本上就是监狱看守,似乎押狱地位要高于牢子。

裴宣当过孔目,水浒中好汉吃官司时,公诉状均由孔目提出,判词也由孔目决定,从水浒上描写的孔目来看,相当于一个检察长的角色,宋代法官的职能是由知府、知州兼的,地市一级的检察长应相当于副厅级。

80万禁军教头林冲在梁山里面排名高,所以把它作为军职中第一个来介绍,这个职务最高相当于“国防部士兵训练局中校教官  (副团级)。

殿帅府制使杨志,级别不高,也就是一个中校副团级军官,杨志最早就是担任这个职务押运花石纲,从梁中书阅兵的次序,可以看出制使低于团练使但高于统领使,所以是个中校副团级的位置。

鲁智深做过提辖,除鲁达外,索超、孙立等也做过提辖,另外,杨志到大名府同索超比武后也被提拔为提辖官,根据水浒的描述,提辖应为少校正营级,下辖四五百人马比较合理。汝宁州都统制呼延灼,这个职务不低,应该相当于“野战军驻汝宁地区少将军长”。

领兵指挥使关胜,级别也不低,基本上可以相当于军长。青州兵马总管、统制秦明。  兵马总管和统制是两个不同职位。州兵马总管掌管一州兵马等同于军分区司令。州军分区司令应该低于都统制但高于都监,而都监高于正团级的团练使。州府是地市或副省一级的行政单位,所以相应的军分区司令对应为大校正师级,应该是合理的。

梁山上韩滔、彭玘、单廷珪、魏定国上梁山前就是这个位子。水浒上的团练使,对应为上校正团。

金枪班教师徐宁,从林冲对徐宁的谈话来看,徐宁的地位应不低于林冲。而且徐宁家的排场看似也好于林冲。另外据宋史,金枪班属殿前司,相当于皇家近卫队,水浒上也说了徐宁要随侍皇帝的。所以级别不会很低。徐宁作为皇家卫队军官,又是大内高手——相当于今天中南海保镖的教官,至少应该是个上校正团的级别。

行军统领官凌振,宋史上统领在副统制之下,下面有同统领和副统领。考虑到水浒中还有都统领一职高于统领,而且根据梁中书大名府阅兵的次序团练使下面两级才到统领,所以统领是应该是个中校副团级别。凌振的炮兵营算是当时的高科技,所以炮兵营长为副团职也说得过去。

清风寨知寨花荣,清风寨为青州主要关卡,所以驻军不可能只是个百多人的连级军事单位。否则恐怕连清风山的匪徒也对付不了。从水浒上的描写来看,清风寨就是差不多五百人马左右的样子。另外花荣同刘高发生冲突是黄信(都监)来调解的。黄信为副师级军分区副司令,若花荣仅为一个小连长,焉能出动一个副师级的人来调解?应该派他的顶头上司才对。因此花荣的位置不会太过低,至少应该是个少校正营。另据水浒的描写,清风寨应该是一个比较热闹的大乡镇,那么花荣的知寨为乡镇一级也无不妥。考虑到花荣的责任主要是为了绥靖地方更接近武警的职能,所以给了个正营级少校武警大队长的级别,而文知寨刘高对应的就是镇长兼武警大队政委了。

总的来说,梁山团队108人中,有37人之前是有编制的,后来各种原因上了梁山,丢了编制。宋江想带领这个团队,向朝廷要回这37人的行政编制,再增加另外100人的行政编制。为了这个目的,打呀打,制造影像,这就是《水浒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宋江团队围绕编制的纷争

宋江是招安、要编制的“核心人物”,吴用也想要编制,但他想卖个好价钱,卢俊义也是愿意要编制的,这从他最后和燕青的话别中可以看出来。其他原本是朝廷军官,因失陷了军马被宋江裹挟上山的将领,如呼延灼、秦明、关胜、徐宁等人则无非是争个官大官小罢了。如果有可能捞个大官,他们当然愿意;但如果得到的官职比上山前还小,他们多半不愿意。因而在编制的问题上,他们有可能成为“骑墙派”。也就是当要编制的时机不成熟,对方给出的价码很低时,他们有可能投“反对票”;反之,即投“赞成票”。

事实是,当朝廷第一次派陈太尉上山说编制的问题时,恰好是这些原本体制内的军官最先料到结局。林冲道:“朝廷中贵官来时,有多少装么,中间未必是好事。”关胜道:“诏书上必然写着些唬吓的言语,来惊我们。”徐宁又道:“来的人必然是高太尉门下。”实际上朝廷在最后授职时,除了宋江、卢俊义、吴用、关胜等十二员正将勉强算是升迁外,其余偏将都只是得了个虚衔“武奕郎”,另授“诸路都统领”,大概是个“上校旅长”。

以武松、鲁智深为代表的原二龙山将领,再加上黑旋风李逵,构成了梁山上反对编制的“激进派”谱系。武、鲁二人经历大体相似,加上他们自身对朝廷的认识,使他们对要编制的路线很反感。李逵本是宋江的心腹,但他顽童式的嗜杀性格,加上天生的受不住管束,使他对编制有着近乎本能的抵触。因而每次提到编制,总是这三人站在“反对派”的最前沿。在庆祝梁山英雄排座次的“重阳节联欢晚会”上,由宋江作词、乐和演唱的《满江红》刚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武松便叫道:“今日也要编制,明日也要编制去,冷了弟兄们的心!”李逵睁圆怪眼大叫:“编制,编制!编甚鸟制!”只一脚便把桌子踢得粉碎。

鲁智深嚷道:“只今满朝文武,俱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编制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陈太尉奉旨上山讨论编制的事,又是李逵扯文件打钦差,鲁智深提着禅杖叫骂,武松掣出双戒刀,引得众人一齐发作,第一次编制的事就被搅黄了。

六位水军将领也是反对派的中坚力量。其中阮氏三雄原是晁盖旧部,只因晁天王死得早,不得已归了宋江;但在他们身上依然能看到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烈性格,尤以阮小七的顽劣最为可爱。陈太尉第一次上山时,就是他偷换了朝廷的御酒,旧瓶装假酒,使得编制事败;后来在江南的帮源洞前穿上方腊的龙衣玉带载歌载舞,亦可以看出这个人骨子里的天真烂漫。征方腊后被人诬告夺了官,他心中也暗自喜欢。

混江龙李俊和张横张顺兄弟原本是宋系人马,但长年横行江湖的放浪不羁,使他们对招安不感兴趣。后来破辽成功,朝廷不但没有升迁众将,反而禁止他们入城,正是这六位水军将领找到吴用,要他和宋公明商议:“就这里杀将起来,把东京劫掠一空,再回梁山泊去,只是落草倒好。”但宋江听说后,立刻拿出当年在江州吃屎的泼劲来,寻死觅活,他们只好垂泪而散。后来张顺在征方腊时阵亡,张横亦于途中病故,李俊假装中风,带领童威童猛到泰国开辟了一块殖民地,自为国主,快活一生。技术型干部如书法家萧让、绘画雕刻大师金大坚、歌唱家乐和、神医安道全、兽医皇甫端、职业会计蒋敬,工程师陶宗旺等,倒有可能支持要编制。原因简单:这些人靠技术吃饭,而梁山上客户太少,影响他们的生意;但无奈这类人人数太少,左右不了整个“选情”。

四、以林冲为例说说编制的危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水浒传》中最令人同情的莫过于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了。林教头原本在东京城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有房有车,有着漂亮贤惠的媳妇,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是东京城里人见人仰、人见人羡的人物。他恬退隐忍,与世无争,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将来征战沙场,建功立业,凭着自己的本领升官晋爵,博个封妻荫子。

  林冲最为珍爱和最为引以自豪地就是自己拥有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职位,他在多个场合流露出这样的情结,即使他身陷囹圄给妻子写休书时也不忘写道:“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其实林冲如此看重的教头一职严格的来说也不是什么官阶,并不在宋代的正式官员编制之列,充其量也就是个参公的岗位。而且所谓八十万禁军教头也只是拿出来唬人的虚名,禁军之中的教头其实数不胜数,《水浒传》中提到的就有王进、林冲、林冲的岳父张教头,而教头的分类也有很多种:有专教枪棒的、有专教拳法的、有专教弓箭的、有专教队列的等等,林冲只是诸多分类中属于枪棒教头中的一员,可想而知林冲的职位再普通不过了。可林冲就是为了这么个名大于实的编制弄了个家破人亡。

  林教头的美好生活只因为一个人物的出现而彻底改变了,他便是殿帅府太尉高俅的义子干儿花花太岁——高衙内。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这个“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的高衙内遇到了貌美如花的林夫人,高衙内见着了林夫人,就如同白骨精遇到了唐僧肉,垂涎三尺,欲罢不能,冒再大的风险,也非要吃到口不可。这时候就把林冲逼到了两难的境地:妥协就意味着自己从此就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这让在江湖上威名远播的豹子头情何以堪?如果不妥协,那就得放手丢掉自己辛苦拼来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的编制,因为高衙内可是自己顶头上司高俅的宠儿呀!两难之间,林教头选择了自我麻醉,寄希望高衙内能够善心大发,网开一面,放过自己一家或是别人家的妻女能成为高衙内的新目标,把高衙内的视线从自己娘子身上引开。可是明眼人都知道以高衙内以往的劣迹来看,岂能够放过口边的肥肉?以高太尉挟公济私的个性,又怎能为一个小小的林冲而让自己的爱子受伤?林冲是何等聪明之人,焉能看不出此中的关键,只是林冲为了自己得来不易的编制,自欺欺人地做着自己的黄粱美梦。相比于林冲,另一位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则显得豁然得多,他预感到高太尉要对已不利,毅然决然地放弃自己为之奋斗多年的职位,带着老母亲出逃,投奔到老种经略相公门下,一样可以建功立业,还教出了九纹龙史进这样的优秀弟子。其实放眼大宋朝,像林冲这样的英雄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以他的身手和威名,何愁英雄无立武之地,当时林冲如果能够看开点,带着自己的老婆远走他乡,又何至于弄个家破人亡?

  然而,林冲毕竟不是王进,他对工作编制的痴迷已经超过了一切,因此而产生的对权贵的隐忍退让自然也就贯穿于高太尉父子对他迫害的始终。且看林冲当听女使锦儿说有人调戏他娘子,是如何反应的: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软了。施老爷子此处用“先自软了”四字,实在是传神之极,将原本气势汹汹、准备兴师问罪的林冲在权势面前顿时气馁的形象传递的惟妙惟肖。老婆被人凌辱乃是奇耻大辱,连“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也会冲冠一怒,更何况是名扬四海的大英雄林冲了。此时的林冲别说是路见不平一声吼了,连自己的老婆被人调戏也只能忍气吞声,怎可配得上“英雄”二字?接下来再看林冲在前来助阵的鲁智深面前是如何给自己找台阶下的:“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时间无礼。林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须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  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此时的林冲毫无英雄气概可言,在权势面前,在编制面前,但求自保,只要高衙内肯放过自己就好,至于高衙内接下来还会去对谁的妻女下手,这就不是林教头关心的事了!林冲的不作为,林冲的懦弱,林冲的忍气吞声放纵着高衙内的为非作歹,殊不知这把火烧来烧去,迟早会烧到自己身上。

  林冲似乎也预料到了这点,至此之后“连日闷闷不已懒上街去”,但林冲却没有料到这把火会这么快烧到自己身上,而且烧得这么凶,这么猛。当连日闷闷的林冲被最要好的朋友陆虞候引到酒楼里吃酒时,林娘子已经着了高衙内的道,被骗在了陆虞候家中,幸亏又是女使锦儿眼疾手快,逃了出来给林冲报信,“林冲见说,吃了一惊,也不顾女使锦儿,三步做一步,跑到陆虞候家;抢到胡梯上,却关着楼门。”这时候换作常人,早已经破门而入了,想当年武大郎抓奸的时候可就是这般,更何况现在是救人如救火呀,迟上一分一秒可就生米做成熟饭,后果难以想象了。可是我们的林教头此刻却突然表现的异乎寻常的冷静,不是破门而入,而是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指林娘子)!开门!”

  老婆正在被人关起来强暴,却还要老婆自己下来开门?难道要林娘子对正在强暴自己的高衙内说:“高衙内,你先等会,我下去开一下门,好让我老公上来救我!等我打开了门,你再继续强暴我!”这是什么样的逻辑,是林冲太天真了,还是林冲太迂腐?难道林冲连一脚踢开门的武力都没有,非要林娘子下来开门吗?果然等林娘子踉踉跄跄下来开门的时候,高衙内早就逃之夭夭了。林冲上楼后只是象征性地找了找高衙内,然后就把全部精力和时间花在了把“陆虞候家打得粉碎”上,却没有继续去追捕真凶高衙内。想想以高衙内那色痨痨的病相,焉能跑得过身怀绝技的林教头。这一系列滑稽的闹剧背后,只有一个真相:林冲怕,林冲怕面对面地和高衙内撕破脸,怕丢掉自己最为珍视的教头编制。

  如果说上次调戏林娘子是因为不知道是你林冲的老婆还情有可原,那么这次就是赤裸裸地不把你林冲当回事了。当事情的性质已经从调戏升级到明目张胆的强暴之后,傻子也该知道事情已经不可避免地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若不采取措施,惨遭毒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我们可怜的林教头却还在舍不得他那八十万禁军教头的编制,仍然自欺欺人地做着高衙内善心大发放过自己的白日梦。或许在林教头看来:只要老婆一日还没有被高衙内正式强奸,就一日没有必要和高衙内翻脸的,即使这次已经达到强奸未遂的高度了。由此再往深了想,如果那天在陆虞候家里林娘子真得惨遭高衙内毒手了,林冲又会怎么办?他真得会冲冠一怒暴打一顿或者干脆杀掉高衙内吗?他真得有勇气与高太尉对簿公堂彻底翻脸吗?他有没有可能就此忍气吞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继续过着他那八十万禁军教头的“风光”生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自从陆虞候家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林冲再想麻痹自己也不容易了,接下来的林冲在“官帽”和“绿帽”之间不停地纠结着,他是即不舍得“官帽”,又不想戴上“绿帽”,林冲那时候想得最多的恐怕不是高衙内的奸恶,也不是陆虞候的卖友求荣,而是在想假如那天要是没有碰上高衙内该多好!林冲的编制情结自此也没有彻底梦醒,既然无法面对现实的纠结,林冲就只能每日与鲁智深上街吃酒,以酒精麻醉自己,聊以自慰。或许在林冲此时的内心深处,还在很傻很天真地幻想高衙内会因为自己那日的手下留情而放过自己。

  当高太尉陷害林冲的诱饵摆在林冲面前时,可笑得是林冲拿着那把高太尉故意卖给他的宝刀,还幻想联翩地说:“端的好把刀!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林冲此时的心态,比刀是假,借机修补和高太尉的关系是真。林冲为保住自己的工作编制,简直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竭尽全力地去讨好一再要强奸自己老婆的人的爹,只因为他是自己的主管上司,决定着自己职位的升迁去留,林冲被人诱骗到白虎堂,险些丢了性命也就顺理成章了。这让姚看江湖不禁想到,有许多人为了自己的职位,不惜让老婆陪领导上床,林冲和他们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主动与被动。

  林冲最终还是失去了自己最为珍视的编制,孑然一身的林冲在失去了编制的束缚之后变成了真正的英雄,成为梁山泊功勋卓著的元老和历次权力更迭时的关键人物,也成为梁山泊少有的几个真正被逼上梁山的代表人物。在梁山的岁月里,不知道我们的林教头会不会反省那段为了编制而家破人亡的岁月,如果林冲可以像王进一样毅然决然地放弃编制,那么他现在会不会和林娘子快乐幸福地生活在大宋朝的某片天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宋江团队入编后的结局

       入编后,梁山泊众好汉征讨方腊后108将只剩下:宋江、卢俊义、吴用、关胜、花荣、柴进、李应、呼延灼、朱仝、戴宗、李逵、阮小七、朱武、黄信、孙立、樊瑞、凌振、裴宣、蒋敬、杜兴、宋清、邹润、蔡庆、杨林、穆春、孙新、顾大嫂、鲁智深、武松、林冲、杨雄、时迁、李俊、童威、童猛、燕青、杨志、公孙胜等三十八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林冲、杨雄、杨志、时迁病死,武松废臂,鲁智深坐化,公孙胜出家避世,燕青隐居,李俊、童威、童猛跑到海外泰国,只剩二十七人回京。后宋江、卢俊义被害,李逵喝毒酒亦死,花荣、吴用自缢,其余人皆受排斥。

宋江团队108将最后只有32位生还。

宋江被高俅用毒酒害死

  2、卢俊义被高俅用药酒毒伤,不能骑马,乘船时失足落水而死

  3、吴用闻宋江死后,缢死在宋江墓前

  4、公孙胜在宋江受招安后回蓟州出家

  5、关胜平方腊后,被朝廷封为左将大名府正兵马总管,酒后落马而死

  6、林冲平方腊后得了中风,留在杭州六和寺养病,由武松照顾,半年后病故

  7、秦明在宋江征讨方腊时,被方腊的侄子方杰一戟刺到马下,死于非命

  8、呼延灼平方腊后,朝廷封其为御营兵马指挥使,破金时战死

  9、花荣,  宋江被毒死后,花荣到楚州看视,和吴用一起上吊死在宋江、李逵墓前

  10、柴进为免受奸臣之辱,推称风疾病患,纳还官诰,回沧州为民,无疾而终

  11、李应受招安后,李应被封为中山府郓城都统制

  12、朱仝受招安后,被封为保定府都统制

  13、鲁智深平方腊时擒得方腊大将夏侯成,并亲手抓获方腊,后焚香打座圆寂而逝

  14、武松攻打方腊时失去左臂,留在六和寺照看林冲,后出家成僧,到八十岁死去

 15、董平攻打方腊时被炮火伤了左臂,为救张清,被方腊部将张韬一刀剁成两段

  16、张清征讨方腊时攻打独松关,被厉天闰一枪刺中腹部而死

  17、杨志征讨方腊时在途中病故

  18、徐宁征讨方腊时,兵马走到杭州城东新桥时,徐宁去救郝思文被毒箭射死

  19、索超征讨方腊时,攻打杭州城,被南军元帅石宝一锤打落马下死于非命

  20、戴宗受招安后被封兖州府都统制,戴宗不接受,到泰安岳庙陪堂,了此一生

  21、刘唐征讨方腊时在攻打杭州的战斗中阵亡

  22、李逵受招安后被封为镇江润州都统制,宋江中毒后想到自己死后李逵肯定要聚众造反,怕坏了梁山泊的忠义名声,便让李逵也喝毒酒一块儿被毒死了

  23、史进受招安后随大军南攻方腊,于睦州昱岭关死于小养由基庞万春之箭下

  24、穆弘征讨方腊时在途中病死

  25、雷横征讨方腊时战亡

  26、李俊征讨方腊得胜回京途经苏州城外时假装中风,随后投奔了暹罗国

  27、阮小二征讨方腊时自刎而亡

  28、张横征讨方腊时在途中病故

  29、阮小五征讨方腊时战死

  30、张顺攻打方腊时被滚石和擂木砸死在湖底

  31、阮小七受招安后被封为盖天军都统制,因穿着龙袍戏耍被削职为民,阮小七就和老母亲回梁山泊石碣村打鱼去了

  32、杨雄在征讨方腊的途中病死

  33、石秀征讨方腊时战死

  34、解珍攻打方腊南军时被南军挠钩搭住发髻,解珍割断发髻坠崖身亡

  35、解宝征讨方腊时,哥哥解珍坠崖身亡,解宝见状,急退下山去,不料山上滚石乱箭齐下,解宝被活活砸死在乱山丛中

  36、燕青受招安后,预感跟卢俊义前去受封没有好结果,便独自离去,功成身退

  37、朱武受招安后,随宋江征讨方腊,为生还的十五员偏将之一,被封为武奕郎兼诸路都统领

  38、黄信受招安后,在征讨方腊的战斗中建功立业,后被授武奕郎

  39、孙立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

  40、宣赞征讨方腊时阵亡

  41、郝思文征讨方腊攻打杭州城时,忽被绳索套住,拖进城斩首

  42、韩滔征讨方腊攻打常州城时,不幸被南军冷箭射死

  43、彭玘  44、单廷珪  45、魏定国征讨方腊时阵亡

  46、萧让(文官)  宋江征讨方腊时,萧让未出征,留在京师

  47、裴宣受招安后被授武奕郎兼都统领

  48、欧鹏  49、邓飞  50、燕顺在征讨方腊时战死

 51、杨林  52、凌振  53、蒋敬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兼都统领

  54、吕方  55、郭盛征讨方腊时,被南军滚石砸死

  56、安道全(神医)  宋江征讨方腊时,皇帝诏安道全进宫治病未能出征,梁山好汉因未能及时救治而伤亡严重

  57、皇甫端(治马的兽医)  征讨方腊时,皇甫端被留在京城未能出征

  58、王英  59、扈三娘  60、鲍旭征讨方腊时阵亡

  61、樊瑞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兼都统领,后拜公孙胜为师,学习道法修成正果

  62、孔明征讨方腊时病死途中  63、孔亮  64、项充  65、李衮征讨方腊时阵亡

  66、金大坚(文官)在征讨方腊时被圣旨召回御前听用

  67、马麟征讨方腊时阵亡

  68、童威  69、童猛跟随宋江征讨方腊返回时,因不愿做官,同李俊一起,从太仓港乘船到日本国去了

  70、孟康  71、侯健  72、陈达  73、杨春  74、郑天寿  75、陶宗旺征讨方腊时阵亡

  76、宋清(宋江弟弟)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

  77、乐和  宋江征讨方腊正要出征,乐和被五都尉指名要走,留守京都

  78、龚旺在征讨方腊时阵亡

  79、丁得孙在征讨方腊时在山路草中,被毒蛇咬了脚,毒气入腹而死

  80、穆春  81、曹正  82、宋万  83、杜迁  84、薛永  85、施恩  86、周通  87、李忠在征讨方腊时阵亡

  88、杜兴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

  89、汤隆征讨方腊时阵亡

  90、邹润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弟弟  91、邹渊阵亡

  92、朱富征讨方腊时病死途中,弟弟  93、朱贵阵亡

  94、蔡福征讨方腊时阵亡,弟弟  95、蔡庆征方腊后返乡为民

  96、李立  97、李云  98、焦挺  99、石勇征讨方腊时阵亡

  100、孙新受招安后被封为武奕郎,孙新妻

  101、顾大嫂受招安后被封为东源县君

  102、张青  103、孙二娘征讨方腊时阵亡

  104、王定六征讨方腊时阵亡

  105、郁保四征讨方腊时阵亡

  106、白胜征讨方腊时病死途中

  107、时迁征讨方腊时病死途中

  108、段景住征讨方腊时阵亡

为了个解决编制问题,宋江团队108人,比唐僧团队惨多了,以至于《水浒传》看到最后,象我这样心软的人几乎都看不下去了,大家都是为了个编制,何必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108将中,我偏爱武松,武松在征方腊过程中被飞刀所伤,痛失左臂,最后在六和寺病逝,寿至八十,也算是寿终正寝了。每次到杭州西湖,总也要到义士武松的墓前看一下。那年清明,还看到有游客或是武氏后人在墓前敬献了鲜花、斟了两杯酒,尽管不再是景阳冈三碗不过岗的十八碗酒,但有今人能够想起这位打虎英雄,武松也算是在天有灵了。没了编制,反倒痛快。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