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

字数 1393阅读 24

锣鼓喧天,苏州河畔,全都摆上了宴席。酒醉十里,肉香十街。

孙员外家的喜宴依旧热闹非凡,人数一次比一次人多,贩夫走卒,达官贵人全都赴宴。孙员外是苏州有名的大户,有人说他富可敌国。但是他非常低调,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他生性节俭,衣食住行,悉如平常人。

孙员外原是河南人,是随父母讨饭到苏州。孙员外原名孙安邦,家里排行最小。小时候异常瘦弱,经常生病,家人都说这孩子活不大,所以也不对他要求太高。他一直到十八岁时,都不曾出过力气活。整天在家读点闲书,尤其喜欢研究周易。

孙安邦的父母死去后,他的哥哥嫂嫂就把他撵出家。他没办法,就给人卸货维持生计。但是没卸几袋,就累得气喘吁吁。累了一天,他疲倦地走在苏州河边,望着水里的水波,陷入了沉思。第二天,他就在河边摆起了算卦摊,靠给人算命赚钱了。

孙安邦算命也是看人收钱,有钱人他就多收点,没钱的人他就少收点。

有一天,孙安邦依然坐在桥边给人算命。天气温暖和旭。刚送走一个算命的客人,他正端着茶杯喝水,一个妙龄少女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算命摊上。这个少女大概十七八岁,带着黑色面纱,一双眼睛如一汪清泉,让人遐想万千。她刚一坐下,孙安邦就闻到了一抹体香,让人想起了盛开的栀子花。

少女看着算命先生失神地看着自己,娇羞地低下了头。孙安邦发现自己出了丑,立即将眼光收回,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句,关切地问:姑娘打算什么啊?那妙龄少女有些着急地说:家兄前月去江北做木材生意,按照惯例早就应该回来了,可是这次却迟迟没来,所以想向先生问一下家兄的吉凶。说着说着她要落下泪来。

孙安邦听着少女说出他兄长的生辰八字,然后就认真地算起来。不一会儿,他说:“令兄,会平安回来的,你且放宽心吧。”“那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呢?”“这个说不准”,安邦捏顺着自己的胡须说。听了算命先生也说不准,更担心了,说自己要亲自去一趟江北。孙安邦也是怜香惜玉,就灵机一动,说自己也要去江北会个朋友,不妨结伴而行。姑娘也巴不得有人作伴,路上好有个照应。

二人乘舟顺流而下,路上有了照应,姑娘也是轻松了许多,就和安邦不时地说说笑笑。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没几天他们就到了江北的南畿。孙安邦哪舍得与姑娘分别啊,于是拿出英雄救美的豪气,主动要求先帮助妙龄少女寻找他的兄长。

四处打听,才发现他的兄长前三天带着收购来的降龙木回苏州去了。姑娘听完又觉得可惜又觉得高兴。惋惜没有和兄长碰个正着,高兴兄长能平安地回家。安邦索性就把慌撒到底,说自己先去朋友,两天后约定地点一起回苏州。孙安邦这几天去哪会朋友啊,不过也采购了些降龙木去苏州卖罢了。

 回来的路上,姑娘给安邦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她的爹娘死得早,兄妹俩相依为命。她哥哥做木材生意,家境还算富裕。

 孙安邦回来后,卖掉木材,小赚了一笔钱。他觉得这可比给人算命挣钱强太多。

就这样,孙安邦知道了做生意要善于抓住商机。于是他就经常地摆宴席。什么人都可以来喝酒吃饭,乞丐来吃也非常热情地招待。他会在宴席最前边放个箱子,来参加宴席的客人用一个红纸袋包着贺钱来参加宴席。让人奇怪的是,箱子前根本无人看守。

   宴席然后大概也要到晚上九点钟,王员外就会在自己的屋子里打开白天放置在宴席前的箱子,里面有的放了贺钱,有的写着哪里可以发财的消息。孙员外就把这些信息一一记好。过几天就会去做这些生意。奇怪的是这些生意盈利得多,赔本的少。

   孙员外依旧大摆宴席,金银财宝依旧滚滚而来。

无戒写作训练营三期第五天,学号18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