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14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奕不妨东华这一声“岳父大人”,有些惊着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刚才喊我什么?”

凤九也有些惊着了,毕竟她爹是东华的臣子,帝君又是一向威严逼人,她心里只巴望着东华能略微对他爹软语低头一下,倒实在未料到他会喊出这么一声“岳父大人”,这会儿眼珠子跟定在他身上似的动也不动。

东华的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难得有些狼狈答道:“本君与凤九成亲后,你自然是本君的岳父大人,如此称呼倒也没错。”

白奕看东华那副镇定样,便道:“帝君此言折煞我了……白奕何德何能可以做帝君你的岳父?”

东华却道:“人情伦理本该如此,岳父大人又何必说什么何德何能,无德无能可做成的事也多了去。”

这东华本意是要劝解白奕不要讲究什么“折煞”的说法,只可惜说出口的话却不甚好听,也自然没有博得白奕的好感。

白奕听了这话气笑了一下,就东华这张嘴,也合该他孤独至今。倒不知自己女儿是着了哪门子的魔,非他不可。白奕心里着实气愤,可不愿东华不痛不痒的服这么一个小软就放过他,因此道:“我便是无德无能,可也有选婿的自由。再者,有心也不在这个称呼,帝君你突然改口倒成了我强逼于你。”

东华闻言唇含笑意,说出口得话却将一身的气势尽数绽放:“天下间从来没有任何人可以强逼本君做任何事。”又道:“本君确实诚心诚意想娶凤九,倒不知岳父大人还要如何才肯将凤九嫁给我?”

这第一声的“岳父大人”都叫出口了,第二声第三声便没有那么难了。

凤九自觉东华已是尽量的周全了,还能要他如何呢?他能做到这个地步,凤九已是相当感叹,因此便也帮着道:“爹,你就同意了我与帝君的婚事吧。帝君他真的很好,对女儿也很好,爹你就同意了吧。”凤九不知该如何说服他爹,便只知道说东华很好很好,希望他爹能改变主意。

“不行,你懂什么?黄毛丫头一个,就被人骗大了肚子,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又冲东华道:“帝君你请回,我管教女儿你也不便在场!”

凤九瞧着他爹犯倔的模样着实伤心,一时间开始放声大哭。

东华一把将搂凤九入怀中,低声哄道:“别哭了,当心伤到孩子。不答应便不答应吧,但我们总是要在一处的,也不会因为他不答应我便将你们母子抛弃。”

凤九心里有些感动,可这感动旋即被担忧代替,他爹是绝不会允许的,自己也不可能彻底忤逆他爹,那样也太不孝了,可若让自己放弃东华,根本做不到。凤九便只泪水涟涟的,也不知该说什么。

白奕却道:“帝君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吗?”

东华只是望着怀中的凤九:“本君总不能抛妻弃子,既然岳父大人你冥顽不灵,本君也和你无益多说。”

白奕正要发怒,却见凤九却从东华的怀抱里探出脑袋,阻道:“你不许说我爹……是我不孝……”

白奕闻言便止住了讥讽的念头,见女儿还卫护着自己,有些不忍,便不再说话。

正在这时,又听东华安慰道:“你别哭了,不然我怎么放心?你先好生在这里住着,我过几日再来接你。”

凤九泣道:“你要去何处?要是我再也见不到你怎么办?我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

白奕听不下去:“啰啰嗦嗦的说什么?凤九你好歹是个女君,能不能有点出息?”

三人正僵持间,却听得外面迷谷来报:“上神,有个自称是西海蚌王座下的天括仙君有事求见。”

天括?白奕踟蹰,这人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巧挑这时候来?便道:“可说了有何事?”

迷谷回道:“他只说蚌王病重,现下只有帝君或者小殿下才能救蚌王,是以特地来青丘撞撞运气,找一找这二位。”

白奕不耐烦被打断,道:“找帝君就该去九重天上找去,他跟青丘有何关系,这人也真是可笑!”

听到蚌王突然病重,东华也不知是何缘故,又听说天括要见自己,便提高音量道:“本君随你去见上一见,”接着又冲着凤九道:“你怀着身子就别去了。”

凤九乖乖点头:“那你见完天括快些回来。”又怕东华不听,接着道:“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东华无奈道:“你哪儿也不许去,去了只惹我担心,好生等着我。”接着看了白奕一眼,叮嘱道:“好些照顾她。”

听东华以主人的姿态吩咐自己,白奕可不领情,道:“我的女儿我自有主张,不牢你费心。”

东华也不争辩缓缓朝外走去。

狐狸洞外,天括一脸焦灼的候着。见帝君姗姗来迟,天括似是看见了救星,行礼道:“拜见帝君。”

“何事?”东华也颇不快这天括来搅自己的好事,蚌王病重不去找太医,找他来作甚?

天括解释道:“帝君,不知为何,昨日这文昌帝君来找蚌王的晦气,两人打斗时,倒不知那林亥是如何被偷放出来。幸好他也因震云瓶之故身受重伤,倒并未得了什么好处去。只一点,蚌王他突然中毒了,也不知是谁下的毒,太医对此毫无办法。小仙想着,过去你曾将身上所中之毒全数解除,因此这回蚌王中的毒您或许也有办法,是以小仙冒昧的来求帝君施以援手。”

东华听完思忖道:“蚌王也中毒了,且同林亥、登泯有关?这就怪了。”

天括也应道:“是啊,此事着实透着古里古怪,因此小仙不敢耽搁,急忙来寻帝君,瞧瞧该怎么办。”

天括正等着洗耳恭听帝君能提出何良策,殊不料东华话题一转,道:“你找本君帮忙是自然,倒不知你为何要找凤九?”

天括支吾了一下方道:“因着蚌王好歹是为救凤九殿下受伤,而凤九殿下也曾说过若是蚌王有难,她定当赴汤蹈火……小仙也是没办法了,想着多一个人多一个力量,才想着也请凤九殿下相助。”实在是自凤九失踪后,蚌王一直茶饭不思,连带着身上的伤也是时好时坏,再加上昨天的一闹,知道东华已找到了凤九,更是郁结于心,所以天括想着若凤九能来,蚌王心下必定会大感快慰,那么人也会恢复得快一些。当然,这一些替蚌王着想的小心思,就不便对着帝君透露了。

这天括一天到晚的在承吞跟前撺掇怂恿,以前自己与凤九的事未定,也管不了这许多,如今可不同了,因此东华冷声道:“凤九已怀了本君的孩子,你要她去赴什么汤蹈什么火?你是存心要陷本君于妻离子散吧?”

天括吓的一噤,冷汗直冒,连忙回说道:“小仙岂敢?是小仙失言了,还请帝君切勿怪罪。”

东华斜了一眼,道:“做好你的本分才是,否则休怪本君无情。”

天括声调都有些颤巍了,重复道:“小仙知罪……小仙知罪……”

东华也不看他,进了狐狸洞又安抚凤九一番后,方才与天括同去连荒。

·················---------------------

都不想写东华凤九了,啰啰嗦嗦的怎么还没完!摔!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