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知道Mybit吗?这个平台没有问题吧?

  白小纯这才收回目光,入官`网【mbt6路径cc】对于北岸的神奇,很是好奇,他的身旁是四个鬼牙峰的弟子,此刻正目光带着阴冷,盯着白小纯。

    那目中有厌恶,更有愤愤,显然对于白小纯的到来,极不欢迎。

    白小纯打了个哈气,揉了揉眼睛后,察觉这四个鬼牙峰的弟子这么盯着自己已经好久,于是好心的开口。

    “那个,四位师侄,你们这么看着我,眼睛都不眨,我会不好意思的。”白小纯干咳一声,想要缓和一下气氛,心想自己毕竟以后要在北岸居住一段时间。

    可他话语说完,这四个守护在大殿外的鬼牙峰弟子,目中的光芒更为凌厉,如同四把飞剑,唰唰唰的无形刺向白小纯。

    “呃……大家都是同门,你们这样多不好啊,来来来,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从前……”白小纯有些尴尬,可他觉得自己是长辈,于是哈哈一笑,又继续开口,可话语还没说完,他发现这四个鬼牙峰的弟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更吓人了。

    白小纯觉得自己已经用了最大的努力去缓和关系,可对方却还是这么瞪着自己,心中不由得心虚起来。

    时间流逝,很快的鬼牙峰的弟子都听说了北岸公敌白小纯的到来,于是很多人都飞奔临近这里,看到白小纯后,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立刻就向着白小纯怒喝。


    “白小纯,你敢来北岸,这一次让你知道得罪我们北岸的代价!”

    “该死的,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了北寒烈师兄的凄惨!”

    “打倒白小纯!”众人怒喝时,白小纯赶紧退后,他觉得这些人仗着人多势众,太过分了,自己势单力薄,正迟疑时,忽然的大殿内传出一声冷哼。

    “都在吵什么!”

    “白小纯,你进来。”

    随着话语的回荡,众人纷纷停下怒斥,可一个个目中的冰寒,看的白小纯心底发毛,可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被压制下来,于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众人,摆出一副傲然的样子,赶紧快步踏入大殿内。

    大殿中,掌门郑远东坐在首位,身边北岸四峰的掌座都在,一个个神色都古怪,尤其是郑远东更是心底长叹,对于白小纯,他是真的服气了,这才来了多久啊……居然都差点引起外面的弟子暴乱。

    “白小纯,老夫与北岸四位掌座商议,安排你去百兽院,作为执事,在那里看管百兽的同时,也去观摩一番,争取早日凝聚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

    “百兽院不在任何一峰,而是在后山的古兽深渊旁,你在这里不可继续顽劣,要勤加修行,珍惜这一次的机会!”掌门语重心长的望了白小纯一眼,看向身边四位北岸掌座。

    “我这师弟顽劣,若有什么得罪之处,四位道友只管教训就是。”

    北岸四个掌座纷纷含笑,与掌门客套一番后,掌门郑远东这才离开了北岸,回了种道山,大殿内,只剩下了白小纯与这四峰掌座。

    这四个掌座都打量了白小纯一番,鸢尾峰老妪目中露出凌厉。

    “白小纯,北岸与南岸不同,规矩,是北岸的原则,对于破坏规矩之人,将会严惩!比如万蛇谷的事情,若是换了北岸,你如今已被吊在种道山下,通天河上,责罚你十年,都算是轻的。”说完,扔给白小纯一枚玉佩,里面记录了北岸的门规。

    白小纯心底紧张,赶紧露出乖巧的样子,连连点头。

    四个掌座相互看了看,也就不再理会,安排鬼牙峰的一个内门弟子带白小纯去百兽院,彼此散了。

    带白小纯去百兽院的鬼牙峰内门弟子,是一个长脸青年,脸上还有一些麻子,看起来很是瘆人,他冷冷的看了白小纯一眼,一语不发走在前方。

    白小纯眨了眨眼,跟在后面,二人一路走在北岸,途中不少人都目光凝聚在白小纯这里,很是不善,甚至就连外门弟子看向白小纯时,也都带着敌意。

    那种仿佛自己成为了异类的感觉,再加上大殿内老妪的话语,让白小纯心惊,无限的想念在南岸的日子,也就是半柱香的时间,在那长脸弟子的疾驰下,二人到了北岸的后山,一处山谷旁。

    此地有一大片区域被阵法封印,放眼看去,丛林茂盛,隐隐有凶兽的嘶吼传出,更为惊人的,是在这丛林的深处,仿佛藏着一个深渊,有阵阵波动回荡,似可扭曲虚无。

    白小纯遥望一眼,双目微微收缩了一下,收回目光时,看到不远处一座阁楼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前方有一座石碑,此刻正有一个干瘦的内门弟子站在石碑下,等待交接。

    长脸青年从始至终没有与白小纯说一句话,到了这里,与阁楼前站着的弟子简单的开口交代了白小纯来此交接职务之事,这干瘦的内门弟子扫了白小纯一眼,目中露出不悦,很是不愿的扔出一枚玉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