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我就是个背锅的

(隔了这么久,我的作者终于想出接下来的剧情了。)

真的被段非说中了,第二天孟一便交给了我一件替他“挡枪”的事。

“什么?邀请体育学院参加咱们学院的法术大会?”竹阳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说是为了庆祝法术学院成立30周年。”

“果不其然,一定是院长派下来的任务。孟一解决不了,才让你来解决。”段非推测说。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由文艺部解决吗?你一个怎么可能解决?”夏雪问。

“对,他让我去联系文艺部,与文艺部合作。文艺部负责节目策划,我负责邀请体育学院。”

“孟一这一手棋下得好哇。你干的好了,那是他的功劳,你干砸了,那就是你的失责。”段非摇摇头已经表示我凉凉了。

“不就邀请吗?有那么难吗?”我觉得他们是不信任我。

竹阳慢慢地说:“体育学院已经有近10年没参加过我们学院的任何活动了。”

。。。

“这就得说到一个传闻了。”段非在一旁解释说。

“我们华北法术大学大概已经有90年历史了吧。”

“94年。”夏雪说。

“嗯嗯那。那么体育学院就有94年历史。体育学院为国家输送将领人才,在后来的战争中为国争光。而其他学院像北疆族被收后,他们的毒成了医学纳入了我们学校成立医学院。南江的外使后来也部分纳入我们学校成立外国语学院。相似的还有东北帮成立的钢铁学院等等。然而法术学院是年龄最小的,却是上位最快的。看看我们的校名就知道了。”

“毕竟如今和以前相比,法术是第一生产力。不论是国防还是各行各业,都离不开法术。”夏雪说。

“本来倒没什么,时间一久,体育学院的存在感越来越弱,甚至成为了如果考不上大学就考个体育生的学院。于是,这种风气下,两个学院关系越来越差。终于在十年前,体育学院与法术学院彻底崩盘,两个学院的人甚至大打出手,最终决裂。”

“。。。都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记仇?”

“但一种观念思想传递后,是很难被改变的。那件事情后,更多的人认为体育学院是输不起。”夏雪说。

“唉,而且,目前体育学院文艺部的老大,也就是部长,叫尧娜。她可是个大姐大。她四年前大一时,帮助体育学院拿到过全国健美操比赛一等奖。这本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她本想用这件事来改变大家的偏见,但却被当时法术学院的新法术抢去了风头。所以,别说邀请她,她不来闹事已经很好了。”

听了段非说的这些历史,我渐渐明白这个任务的艰难程度了。

“我只能帮你联系法术学院文艺部的人。剩下的,祝你好运!”段非说。

竹阳看着我,摊了摊手,说:“我一直被体育学院视为敌人,没办法。”

而夏雪也开始发愁,说:“本想带你去我们安保部的,这叫什么事儿。”

“没事,我先把这边的解决了。等我打入内部,再去安保部不迟~”

虽然我嘴上这么说,但真的脑壳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