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一直在寻找你——镜子前的自己

图片来自百度图库

                                (二 )                                    有些苦难是为了让你和身边的人变得更加强大

我停在边上望着,那是一座早些年由村里的老一辈一起出钱建造的小学,村里从这个小学走出去的估计也有三代人了,学校里一砖一瓦都透露着古朴和自强不息。

校门口两边种着两棵貌似不一样的棕榈,一棵挺拔修长,一棵其貌不扬,那时年幼的我一直想着给那两棵树取名字,却总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多年后暂且称呼它们阿修和阿不吧!

缓慢走进学校,一如往常的风景和教室,还是顽童的时候我就常常耍到这里,只是这个时刻我的脚步和动作并不是那么自然,对我来说,那是昨天的我永远不可能体会到的,一个新的身份和一条心中开出的路。

坐进了教室,将近半米高一米长的桌子绽放着它安黄色的余光,椅子也是长条形的,但颜色却看起来是新的,陆续也有其他小孩子走了进来,按照顺序慢慢的坐在了座位上,农村的小孩或许真的很爱调皮撒野,但似乎在这教室里就如刚出生的婴儿般,宁静而又饱含朝气。

老师也走进了教室,不算年轻但打扮很得体,微笑着看着我们这群孩童问了好,拿着花名册逐个认识我们,而我此时看着其他桌,再看看自己这一桌,似乎我应该有个同桌,但是旁边确实空的,突然耳边有人呼唤我的名字,是老师走到了我旁边,眯笑着摸了我的头说道:“你旁边的是谢一蒙,似乎家里有什么事,过两天就能来上学了。”

谢一蒙,我的第一个同桌吗?会是怎样的呢?我那时对他或许有着很大的好奇,母亲出门和我说过,要我和同学们好好相处,特别是同桌,指不定一坐就是六年呢,时光造就的友谊可是堪比血缘。

两天后,我见到了谢一蒙,比我高一个头,皮肤黝黑,但似乎不爱笑,犹如一座黑色的冰山坐我旁边,我向他问了好,他随口嗯了一声,我不知道怎么继续对话,结果是大家的沉默,就这样上了几节课,他听课很认真,眼神像黑洞,仿佛在吸取着一切。后面的几周,我们就这样,每天对话不多,但大家都学的很不错,或许这是唯一相同点。

这几周,我也开始熟悉了上学的生活,我和同学们相处的很好,大家都乐意同我一起,我的年纪比较小,大部分同学都比我大一两岁,也许他们都把我当作邻家小弟弟一样,谢一蒙比我大两岁,似乎就没那么多人和他一起玩,这段日子我也是一直见他一个人,偶尔也只有我和他说几句话,大部分对话是作业问题什么的。

十月份到了,刚结束完第一单元考试,试卷也发下来,我考的也不错,语文数学都在90以上,而谢一蒙就更厉害了,全班第一。他上去拿卷子的时候,同学们的眼睛里都充满着羡慕和佩服,那一刻好像我觉的那座冰山似乎在发光,而谢一蒙一如既往的平静,回来还是那个黑洞般的眼神。

这天也刚好是我和谢一蒙打扫卫生,不得不说,在打扫配合方面,我们有着反常的默契,没有任何对话,没有浪费多一丝体力,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区域,结束之后我锁了门,我家里比较近所以我拿着钥匙明天开门。

走出教室,谢一蒙走在前头,脚步没有平时的快,到了校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看着左边的棕榈,我觉得有一丝好奇,也停了下来,就这样,我看着他,他看着棕榈,突然他翻身越过了树前面的围栏,跳到了树前面,我以为他可能是要采棕榈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农村的孩子摘摘花草很正常。

但是令我感到古怪的是,谢一蒙只是站在树前面,抚摸着棕榈表面的那些坑坑洼洼,那是一道道割痕,估计是以前小孩用刀割的,日积月累,树木生长,就行成了长长凹凹的坑道,我被那些坑道吸引,认真的看起来这课其貌不扬的棕榈,虽然它没有另一棵那么修长好看,而且满身疤痕,但是它枝叶繁茂、葱葱郁郁。

突然谢一蒙,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喜欢读书?

我诧异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作业以外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也让我愣了一下,我为什么读书?我没有去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一开始是母亲希望我读书,但是现在,我内心好像有点不一样,却又没有答案。

我告诉谢一蒙,我也不清楚,但是内心并不排斥,他点了点头,我又反问了他,你呢?

“我讨厌读书,可是我必须要读好书!”

这是他的回答,我当时不明白,我望向他带着疑惑,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神不再像黑洞一般,湿润了,仿佛六月小雨绵绵的农田。他把他家里的事告诉了我,他原来有个哥哥,叫做谢一鸿,比他大了八岁,谢一鸿从小就非常聪明,六岁就开始读一年级,读书成绩一直很好,而且十分会照顾弟弟,周末或者有空的时候就带着谢一蒙来学校,本来是想着让谢一蒙也爱上读书的,可是谢一蒙每次来学校就都是在那里玩,经常磕磕碰碰,弄得浑身是伤。

每次一受伤了,谢一鸿就用小刀割下棕榈的一小部分树肉,涂在谢一蒙的伤口上,这是村里老人教的土方法,说是可以加速结疤、治疗伤口。难怪他刚刚一直摸着棕榈,可能是想起哥哥了,我心思一转,劝他早点回家就可以见到他老哥了。

“不在了,哥哥去广州打工了,为了我读书,所以…”,他说完就走了,我没有听清楚他最后一句话,应该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吧!

我信步回了家,晚上的时候又想起了今天谢一蒙问我的问题,我知道了他的答案,可是却不了解自己的答案,我一直在想,却始终不明白自己。深夜的时候,我仿佛做了个梦,梦到了阿修和阿不,阿修在感谢阿不的守护,让他从来没有受到伤害,阿不说没有比替人受伤更了不起的坚强,感谢你让我为你受所有的伤,让我学会坚强,不要害怕,你看我现在长得多茂盛,虽然不好看,但是有你替我好看就够了!

梦醒了,我起来喝了杯水,望向学校的方向,想着要给未来一个好看的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