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你十年,未曾改变(八)

  前情回顾:恋你十年,未曾改变(七)

  正当我恍神间,坤儿从浴室里走出来,擦着半干的头发,精壮的上身裸露着,他的身体好像是起伏的丘陵一样,线条分明,随着从浴室里带出的雾气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清香。身上还挂着一些没有擦干的水珠,它们似乎极不情愿地从坤儿光滑的肌肤上流下来,我甚至在想,原来连水滴也是留恋肉体的家伙。

  "  啪!"

  坤儿在我面前打了一个响指,好像是唤醒被催眠的精神病患者一样。

  "看够了吗?大叔!"他似乎看出我略有呆滞的神情,随手顺过我手中的香烟,自顾自地抽起来。

  "张月,少抽点,对身体不好,可能的话,戒了吧!"他一边说一边吞云吐雾,缭绕的青烟让我看不清他的身体,他的脸,他的眼神……

  一时间,我竟然以为时间又回到了那些年,这句再也普通不过的关怀从坤儿嘴里说出来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坤儿似乎还是那个白衣少年,依然喜欢在路灯下面等我,依然会帮我掖被角,依然会在我迷茫无助的时候给我一颗水果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鼻子有点酸。

  侧过脸,抹去眼里噙着的泪水,抬起头迎着我的是坤儿同样泪眼婆娑的眼神。

  "坤儿,我问你件事儿。"

  "嗯,说吧!我们之间应该有很多事儿需要解释吧!"

  "嗯,你这些年……过得……好吗?"我尽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我的嘴唇颤抖着,碰出了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挺好的,就是,少了……少了你。"

  "那你!那年在咖啡馆为什么要打我?为什么一走了之?为什么在国外离得那么近都不来见我一次?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过得好不好?为什么不跟我说说话?为什么让我那段时间那么痛苦?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来,过了那么久才回国看我!”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知道这一刻我等了太久,自从知道坤要回来省亲,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曾经的我们,那些一点一滴的小故事,只要是在放空的时候就会被记忆填满,因为我们已经离彼此太久太远了。

  我嘶吼着,我的脸憋的通红,眼泪不住地从眼眶里面涌出来,我甚至能感受到我脖子上的青筋都绷了出来,我的眼睛似乎都要龇出血来。这大概是我在他面前流露出来的最疯狂也是最无助的样子了吧,我一边嘶吼一边用手推他,他被我一推差点撞到客厅的落地灯。

  “我操!”

  坤似乎用尽全力的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我脸上,我先是一愣,用手摸了一下麻木的嘴角,抬起头看着头发纷乱的坤儿,他挑衅似的眼神让我一股莫名的怒火冲上头来,我攥紧了拳头,朝着坤儿挥了过去……互殴的整个过程是曼妙的,那种男性肉体之间的博弈应该是一副美好又残酷的画面吧!我们似乎将分开这些年对彼此的怨恨和疼爱都化成凶狠的拳头,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又是一拳过去,收拳回来发现手上有血,我知道自己下手重了,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个刑警,身手都是训练过的,就算坤再怎么打还是讨不到便宜的。想到这,我立马收手,一个踉跄过去双手捧住坤的脸,用力地捧着。

  “疼吗?我打疼你了吗?看着我坤儿!疼吗?坤儿,坤儿,坤儿!”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我轻轻地用手抹去他嘴角的血迹,他看着我,忽然眉头一皱,瘫软了下去,头埋在我的胸前大声地哭了出来……我轻轻地抚摸着他背,看着他的身体剧烈地起伏着、抽搐着,我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疼地只能把他抱在怀里,再也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哭累了,平静了,胳膊却紧紧地抱着我,没有松开。

  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他起身,两只眼睛红红肿肿的,我打横了把他抱起,放在卧室的床上,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药箱,一点一点地给他上药。坤儿时不时的发出“嘶嘶”的声音,但我知道相对于心里的疼痛,这些并不算什么。

  夜深了,我刚要转身离开卧室,坤儿一声叫住我:“张月,陪,陪我睡,好吗?”

  我点点头,回到床上,躺在他旁边……(未完待续)

  下一章:恋你十年,未曾改变(九)  《恋你十年,未曾改变》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敏感的后果是别人一个无意的眼神能让你苦恼一天
    小圆酱拌饭阅读 25评论 0 0
  • 初涉红楼梦的读者,总不免将目光聚焦于几个主要人物,例如宝黛钗的爱情纠葛,王熙凤的泼辣爽利,抑或大观园诸美的吟风弄月...
    繁露阅读 252评论 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