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咋生孩子,还是自己做主吧!

看了榆林绝望的产妇跳楼的消息,真的特别难过!特别心痛!

女人生孩子真的是过鬼门关。

那种痛,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剧痛,是真的想去死。网上曾说,分娩的痛属于十级疼痛,相当于20根骨头同时骨折(也可能是有些夸张),一个个准妈妈在死去活来中沉浮……虽然剖腹产没有太多感觉,但是后期也是痛苦不堪......

每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回想起来都依然会冒冷汗,腿打战,现在单位组织女同志体检,做妇科检查时,姐妹们看到那张产床,都还是战战兢兢,心有余悸!

那种痛苦的阴影挥之不去……

然后联想起自己生孩子的情形,当时自己也是历经风险,特别不容易。

当时我的确是打算顺产的,因为身体检查各项指标还比较正常。

那时我142斤,由于预产期算错了,所以提前在家多休了一个月,每天想着生孩子 的种种可能,还担心过期妊娠,所以每天非常焦虑.....臃肿的身子,躺下就起不来,上厕所非常不方便,但是后期由于胎儿入骨盆压迫膀胱,所以还去的特别勤。胃也不舒服,不吃一会就饿,吃下去就胀的难受,因为胎儿顶着呢。

幸运的是整个孕期反应不太大,也不怎么挑食,婆婆家远,她几乎没来过,她不会做饭,来了的话还得挺着肚子给她做饭,所以也没让她来照顾我,平时都是老公和爸爸妈妈照顾的多些,而老公只会做家常便饭,总是问我想吃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吃什么,我说你别问我,做好了也就吃点,真让说吃什么真不知道。

得亏妈妈家离得近,总会变着花样做些排骨,鱼汤叫我去吃,身体上有些什么反应也是及时和妈妈汇报和交流,坚持每天上班直到快生,心情总体还是不错。

最后几天,因为老公工作有夜班,我一个人在家怕万一有情况忙不过来,所以就把婆婆给接来了,因为一直检查说孩子不大,我的身体完全可以顺产的,所以我也是做好了思想准备的,平时自己都是拖着笨拙的身子加强锻炼,如走路,上下楼梯。

那一天,正好老公上夜班。白天我走的有些远,又专门上下楼梯几趟,可能是累住了。

后半夜,我躺在床上时,突然感觉下身象小便一般,流了很多水,我意识到是羊水破了!连忙喊婆婆起来,然后赶紧给老公打电话,可是,电话 打!  不 !通!打了好多遍就是没人接,你们可想我那时有多么着急和气愤!

没办法,赶紧又打电话给爸爸妈妈,(本来不想这么晚让他们来的)让爸爸赶紧在路上叫上出租车来接我们去医院。妈妈在电话里连声交代,先在床上躺下,多垫些纸,等车到了,再活动......

在等的过程中,我一直给老公打电话,还是打不通。这人心真大呀! 

后来婆婆带上原来准备好的小包袱,我们便急急忙忙中去医院住院,临走时带上闺蜜给准备好的一盒巧克力,她说生孩子需要很多能量,可以多吃点。

到那医生给安排了一个床位,自己便躺在那儿待产,羊水一直在往外流,阵痛开始了,很有规律,妈妈就在我身边,疼的时候我就紧紧攥紧她的手,医生给做了内诊,真疼呀!也不敢大声喊,她说如果阵痛一直持续,宫口开的快的话,当天晚上可能会生,如果宫口开的慢,那就得明天了。

本来我还精神挺好,准备一股作气,自己顺产生下孩子。可是,漫长的时间过去了,身上流的汗湿透了衣服,妈妈的手被我掐出来一个个的指甲痕迹,但阵痛的时间间隔确越来越长,我的意志在一点点涣散,体力和精神越来越差......医生又做内诊说,宫口才开一个,太慢了!

本来如果多走走,可能会开的快一点,但是由于羊水先破,我又不能起来去锻炼,所以就只能等,等待的过程是痛苦而又无望的......

后来老公来了,我的宫口开的还是不好,比我晚来的几个较年轻的孕妇,都陆续地去产房顺利生了,而只有我除了疼几乎没有什么进展,头晕、干呕,全身虚脱。躺在待产室里,听着隔壁产房里的惨绝人寰的叫声还有哭声,伴着“我不生了,求你了医生我不生了!的求饶声,真的让我非常害怕和焦虑.....

后来我先让爸妈、婆婆走了,因为确实一时半会也帮不了忙。就这样,一夜都在疼,更疼中晕晕沉沉中度过,老公在我身边,也是不知所措。天亮了,我什么都吃不下去,全身酸疼,没有一丝力气,医生又检查了一次,只开了3指,得开7个以上才可以上产床。我绝望地喊了一声,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经过一晚上的折腾,我面无血色,疲惫异常,只想睡觉。

医生说不能睡,再坚持坚持,于是我又忍着剧痛坚持到中午,可是宫口开的还是异常地慢,医生说可能是个人体质不同,本来可以考虑打催产素,但是你这状态,上了产床也不一定能生下来,太虚弱了,羊水也不太多了。

妈妈她们已经来了,婆婆和爸爸都在外面等着,我哭着和妈妈说,我没力气了,还是剖了吧!妈妈说其实我生你的时候也是折腾一天才生下来的,你要是想剖和婆家人说说吧。于是我便把老公叫进来商量,他和婆婆态度并不十分积极,因为原来计划要顺产,也听说剖妇产种种不好,还有就是要多花钱,当初托医院的熟人就是要顺产的。所以他们有些犹豫,但我态度很坚决,马上剖,不等 了,再等也生不下来,也没有力气了。

妈妈在旁边心疼的不得了,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和婆婆解释,孩子实在受不了,她身体不好,羊水都快没了……

后来老公不是太高兴地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医生在做着手术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我忍着剧痛,祈祷着赶快上手术台,赶快把孩子拿出来。

手术台上,麻醉师在按照我的体重配药,老粗的麻醉针管打在脊椎上也没有感觉,因为之前的疼已经涵盖了所有。然后医生不时用刀片在我的肚子上划拉着,有感觉吗?还有感觉吗?到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才开始手术,说实话,因为半麻所有的感觉都不太清晰了,只记得他们在掏孩子的时候,费了半天劲,整个五脏六腑都是难受的,可能是扯的了,医生说,哎呀,这孩子藏的好深呀!头也不小,幸亏你选择了剖腹产,你这标准的难产,让你生你也生不下来!

我还惭愧地说,我以为是自己不够坚强呢,别人都生下来了,自己还受了两次罪。

医生安慰我说,你这多好,生孩子的两种滋味都体验了,再说你也努力了,再晚一些,这孩子就危险了,羊水都没有了。

后来,他们在给我缝刀口的时候,旁边的助产士在忙着称体重,量身高,并且大声报着:女孩,55厘米,7斤8两!

什么?这么重,不对吧?我很惊讶,因为在临生前做的检查,医生还判断说孩子小,顶多6斤左右。

医生还不高兴,说这手术室就你一个产妇,还能错吗?再说你子宫后位,有时B超拍不全,分析的可能有误。

最后他们给包好了,送到我眼前看了一眼,说是个小美女,大高个。我没带近视镜,只看到一团粉紫色的圆脸闭着眼,头发黑呦呦的。

孩子交给门外的亲属后,然后我就被风驰电掣般地拉回了病房,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和车在过道里摩擦的哗啦啦噪音,感觉走了好多层,比去时感觉时间长。当时我上身没有盖好,肩膀特别冷(事实上,我因为受凉后来得了产后风湿关节炎)。

家人和朋友都在病房等着我,我特别疲惫,没说几句话就睡着了。

然后便是刀口愈合的一周,各种不适,麻醉过后的疼,晚上睡不着,又上一支镇痛棒。

住的6个人的大病房,旁边的床上是一个妊妊高血压,大出血,医生来来回回抢救,房间里弥漫着血腥味,还有其他病床上喂奶的腥味,陪床家属的脚臭味等......所以根本睡不着。

白天也是各种疼,伤口紧绷的干疼;医生每天定时过来按压子宫排恶露,那也是一种钝痛,还不能喊;喂孩子初乳的疼(因为伤口的原因不能俯身,所以更困难),疼的一身一身的冷汗,还有上厕所特别费劲难受,蹲或坐伤口都疼!还有就是几乎不能走路,腿酸软的像是别人的,不听使唤!也可能是麻药的后遗症。

这时婆婆在旁边看笑话似的看着我扶着床练习慢走,也因为生的是女孩,她并没有表示出特别高兴,抖着腿坐在别人的病床上聊着闲天。也可能是在心里说,要你剖,有你受的。

饭也不会做,都是我爸妈和老公一趟趟地送汤送菜。

出院后,老公要上班,要做饭,包括洗尿片,确实很辛苦,有时我爸妈也亲自来帮忙,而婆婆确口口声声说不会照顾小孩,不会做饭,也不知道她三个孩子是咋生的?这么多年咋活过来的?

她把大女儿给请过来帮忙照顾了几天,最可气的是当着我的面三番五次地说,儿子辛苦啦,心疼儿子!真的应了那句老话,谁的孩子谁疼!

是的!老公是辛苦,表现也还不错!可是我刚动过手术,还在坐月子,你自己不帮忙,还说这样的话给我听,真是无语!难道让我起来去做饭洗衣服吗?

满月后我被请去娘家住,婆婆便迫不及待地回老家了。

后来我便再也没麻烦过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女儿健康活泼,她对孩子也很好,一直鼓励我们生二胎,但我确不想生,自己年龄也不小了,身体也不好,特别是妈妈去年过世后,我更没有依靠、也更没有想法了......

如今婆婆年纪大了,中风后遗症,还要我们天天照顾,作为后辈,当然也是义不容辞。

只是我希望她能明白,她也曾经是媳妇!她也是经历过生孩子的痛苦的女人。

只是看到产妇惨死的新闻才想起当时的自己,气愤的同时,我想起许许多多的无助的姐妹们,当我们在生死关头的时候,一定要自己拿主意,坚持自己的意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