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2

夜晚,雷婷从自家练功房出来,就听到手机在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却不依不饶地响着。雷婷接起,喂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话孔里,传来的是悠扬的钢琴曲。是那个旋律!雷婷明白了这是小熊悄悄打给她让她听到的,按下录音键,又扯过纸笔开始草草地记谱。

但是曲子只继续了一小段就停了。

“小雨,你继续弹,不用管我们。”是王亚瑟的声音。

“对啊,小雨爸爸,你继续弹嘛。”小熊的声音有点急切。

“不弹了。”丁小雨的声音由远及近,又是一阵摩擦震荡,仿佛是他走过来把小熊抱在了膝上。“小熊,最近有练琴吗?”

“有……”小女孩的声音瞬间蔫了:“练一点点……”

几道笑声传来。

“现在青阳的工作都交接了,亚瑟终于有空陪小熊去玩了。”小雨的声音带上一丝笑意:“大东,炎阳现在接手,你又在终极一班,还好吗?”

“也还好啦。”汪大东的声音传来:“你就别担心了。”

“终极一班呢?禁药的事情怎么样了?”小雨继续问道。

沉默了片刻才传来汪大东的声音:“前两天班上转来三根北香蕉,其中一个跟那个姓雷的小妹妹一样是KO3,一转进来就要下战帖争终极一班老大的位置。”

“她答应了?”亚瑟问道。

“嗯。定了三天后在剩死门决斗,姓雷的小妹妹真的很带种,不愧是终极一班老大。”

“他们三个,有什么问题吗?”丁小雨的声音有些低沉。

“我跟断肠人讨论过,战力指数同样都是9000点,那孤单戈怎么能确定他会赢?所以我怀疑他可能会吃大力丸。我让炎阳查过了,他们的背景历史都没有问题,决斗的时候我也会去,如果有情况我会立刻告诉你们。”

“自大狂,十年前我转学进终极一班,不也跟你挑战了?后来是因为小雨的琴声才化干戈为玉帛。你觉得这次又是两个KO3PK,谁会赢?”亚瑟说起过去,带着笑意。

“如果没有禁药,孤单戈一心要赢,雷婷又绝对不会输,所以结果不知道,要到时候看吧。”汪大东的语调平常,“那个阿武小朋友,还很喜欢一直讲圣经,亚瑟,跟你当年一样。”

“爸爸以前和大东爸爸打架?”小熊终于插上了话。

“差一点。”亚瑟的声音传来:“如果不是小雨弹的琴,可能就打起来了。”

“我要听小雨爸爸弹琴!”小熊终于抓住了时机,“要听刚才那一首!”

架不住小姑娘甜甜地撒娇,琴声终于重新传来,这一次,一首曲子,终于完整地传到了雷婷这边。雷婷听到小熊重重呼出一口气的声音,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雷婷听了几次记下了谱子,却对那段对话感到疑惑重重。

果然,如她之前怀疑的一样,汪大东进终极一班,是为了查Hell Vision。

但是青阳,炎阳又是什么?北香蕉的三人转进来才第二天,汪大东就已经调查过他们的背景?算了……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他不会对终极一班不利的。对了,那件衣服……那天她淋到鸟屎,他把衬衣换给他穿。他身体很暖,那件衣服,还带着他的体温。衣服她已经认真地洗好了,应该要私下还给他才行。

那……明天约他去琴棚好了。顺便还要练一下小熊的那首曲子。雷婷做了决定,给汪大东发了一条短信。

小雨家。大东的手机传来短信提示,来自“雷婷”:明天下午来琴棚一趟。

亚瑟笑:“大东,人家小妹妹约你唉。”

连心情不佳的小雨都凑过去看了一眼:“有进展哦大东。”

“什么进展阿……”大东辩解,“肯定有什么事情吧……说不定是跟孤单戈决斗的事情……”两个损友但笑不语。

“哎呀,很晚了,你看小熊都睡着了,亚瑟你赶快带小熊回去,不然金刚妹妹又找你的麻烦了……我也要回去了,小雨你好好休息啊……”大东连推带拉地把亚瑟弄出了门,然后脱身。

第二天,琴棚。

“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老是弹错啊……”雷婷有些烦躁地停下双手。

大东来的时候,雷婷停下了琴声撑着头趴在钢琴上,有些烦躁的样子。他慢慢地走近了,才开口:“姓雷的小妹妹,没事call我干吗?……啊,该不会是担心后天的决斗,想来找我这位前老大商量吧?”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理由了。

雷婷白他一眼。就知道在想决斗的事,不就是为了查禁药?!衬衣的事,早就忘记了吧?!放弃似的拿起钢琴边的袋子丢过去,却被他下意识地躲过去:“暗器?!”

“礼物!”雷婷有些生气地纠正。看他的表情,根本就不记得了。

“什么东西啊?”

“你的衬衫。”雷婷平缓了语气,终究是要谢谢他的。“我已经帮你洗干净了,还帮你好好地消过毒。”

结果那个不识相的汪大东!竟然还拿那天她被鸟屎淋来开玩笑!!!

雷婷自然不肯乖乖被调侃,一通回嘴,果然汪大东看到那件被她漂成白色的衬衣,被成功地震惊了!

“算了算了,还有什么其他的事?”

“没事。”

“所以你就为了这件事情特意把我找来?”

“不然呢?”雷婷反问,难道还他衬衣,不能算是一件事情吗?“我才不想被人看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硬是找了个借口合理化了一番。

“也是啦,好啦,没事我走咯。”他一听说没事,就立刻要走。

“不送。”雷婷觉得自己有点不高兴。

不过在她重新按下第一个琴键的时候,他回过身走了回来。雷婷装作不知道,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姓雷的小妹妹,后天的决斗别担心,我会好好看着的。放手去打!”还硬是跟她撞了撞拳头,“挺你哦。”然后走了。

“挺你。耍什么帅阿,笨蛋。”雷婷念道。结果还是念念不忘决斗的事。

“雷婷又绝不会输……”“放手去打!”雷婷想着他的话。他是相信,自己的能力吧?心情好像就轻松起来了。雷婷抿嘴一笑,低头重新弹起了欢快的曲子。

练完曲子回到家里,雷婷想到昨天在电话里面听到的话,忍不住好奇,汪大东,到底是谁?十年前创立终极一班的老大,现在战力指数破万,28岁了却回到终极一班来调查禁药。除了警察,到底谁还会对禁药感兴趣呢?雷婷随手键入了他的名字,按下搜索键。

“竟然还有竟然还有专门反这家伙的粉丝专页?看来他真的不是普通的讨人厌……按个赞。”这时候,弹珠从窗户里弹进房间,中万钧来了。

中万钧也在关心明天决斗的事,只是,他却想代她出战。

“不行。”雷婷淡淡地但是坚定地拒绝了:“如果我不亲自出马,算什么终极一班的老大?”她转头看向他:“还是你不相信我?”

万钧,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应该相信我,理解我,支持我明天上战场。

“我不会输的。还有,就算我有什么危险,我也有你们。没有什么好怕的。”雷婷说完,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你们”。你们,在刚刚那一刻,好象是在她心里,是中万钧,还有汪大东。也许他想当然地理解成终极一班的所有人,雷婷却有些不安,想要快点离开。

中万钧却没有要走的意思,递过两张音乐会的票子。是自己很喜欢的音乐家。雷婷答应了,催促他赶快回去了。

“剩死门,现在90后真是有想法。当年自大狂也应该有一个这样的地方才对。”剩死门不远处的废弃建筑顶楼,亚瑟看着剩死门的方向,笑着评价。

“十年前的大东,想打架的时候,不管在哪里都是立刻开始,也用不到吧。”小雨精辟地指出问题所在。

“小雨,十年前你阻止了我跟那个自恋狂的决斗,今天历史重演,你觉得会如何?”

“他们来了。”小雨没有回答。

“大东不在。”亚瑟看了一圈,开口。

大东说过,会亲自来看的。“可能炎阳有状况了。”小雨猜测:“我们在这里看着就好了。”

整个终极一班倾巢出动,辜战面对整个终极一班也毫不畏惧地挑衅:“如果我赢了,你,就把终极一班老大的位置交出来。”

雷婷轻轻地一笑:“打得赢我再说吧。”

两边清场。

辜战拿出武器热身,动作干脆利落霸气十足。

“小雨,那小子身手不错嘛,御林军未来后继有人啊。”亚瑟微笑。

小雨没有接话。那个人战力飙至KO榜记录的9000点,没有再上升,看起来并没有服用禁药的嫌疑。

雷婷没有使用武器,辜战也够硬气地丢开武器:“好。猪狗不如强强棍,不打手无寸铁的女人。”

“惯用武器的人,在这种实力相当的比斗中只拼拳脚,会很吃亏的。”亚瑟王评价。他就是惯用武器的人,若要他不用石中剑,跟惯用左拳,不用武器的小雨拼尽全力,他也很可能会输。

“但雷婷是女生,天生的力量上就会有差别。他是怕赢了,被说成胜之不武吧。”小雨自己就并不惯用武器,虽然得到了阿瑞斯之手,无关生死就几乎不用。因为不想让自己的实力,依赖于任何东西。但那个女孩子,却说:“我不需要武器。”那是一种强大到骄傲的自信,那样的女生,才适合跟大东并肩而立。

两边的比斗越来越激烈,亚瑟看得津津有味:“实力都很不错的情况下,一边是气势,另一边是智慧,胜负恐怕很难分。就算分出胜负,恐怕至少有一个要被打出KO榜了。”

话音才落,那边两人都将战力飙到顶点,下一招,便是决生死的最后一招!

气氛凝固的那一刹那,一道熟悉的异能闯入,是大东!

那个汪大东,竟然在最后一招闯了进来?

看到他突然出现的脸,雷婷瞬间觉得温暖而可靠,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蓄满力气待发的一招,也轻而易举地收了回来。他温柔地看着她,仿佛是在问:你还好吗?

然后在那力量袭来的同时,他头也不回地举起龙纹鏊当下辜战来不及撤回的奋力一击,然后转身,把自己护在了身后。

辜战被突然挡回,正要再出手,止戈迅速地跳出来当在了辜战身前。

他竟然为了我,挡住别人的攻击?雷婷看着他的背影。但是,这是约好的决斗,事关终极一班,她决不能输!“汪大东,让开,这里不关你的事!”

“我们继续!”辜战这样开口,雷婷迅速离开他的保护冲向迎来的攻击,为了终极一班,这一战,是她注定的命运!

“大东为什么跟那个小子在对峙?”亚瑟有些纳闷。拿着盾牌跳出来挡的那个小子,战力指数很普通,不知道自大狂在做什么。

四个人陷入僵持,却跳出一个无厘头的女生。一通花痴之后,就开始调戏辜战和止戈。终极一班的人都深感丢脸,瞬间都撤走了。

“我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这也太瞎了吧。”亚瑟感叹一声,转过来背靠着围墙。小雨也转过身,“堂堂正正的比试,没有用禁药。大东对那个那盾牌的小子反应很奇怪,还有刚才迟到的事,可能是炎阳出事了。时间差不多了,等他下课吧。”

雷婷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有些不解地望着汪大东的方向。奇怪,这家伙明明是来搅局的啊,可是……为什么那个时候自己的心跳会这么快?而且这种心跳的感觉,怎么好像有点熟悉。算了,没头绪的事情不愿多想,雷婷经历一场大战,觉得很累,便靠着沙发睡了过去。整个终极一班都安静地不敢打扰。下课铃响,大东就听到传音入密:/“大东,我跟亚瑟在顶楼。”/

他们怎么来了?

大东上了顶楼,“亚瑟小雨,你们怎么来了?”

“小雨被盟主强制休假,所以闲着没事来看看。”亚瑟抛给他一个‘你明白为什么的’眼神,“我就一起过来了。”

“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小雨问道。

“本来是我睡过头,但是后来我在路上遇到那个假田欣老师,我就想先跟着她,结果遇到几个乱穿马路的小朋友,就跟丢了。”大东有些愤愤然,“不过我已经记下了一半车牌和车型,准备让炎阳去查一下。”

“炎阳刚刚接手今年的时空防卫任务,这种小事,我帮你吧。”小雨开口。

大东亚瑟对视了一眼,轻轻点头:“好吧,小雨,那就拜托你了。”想了想:“还有那个止戈小朋友也要重新调查一下。刚才他挡住我的那一瞬间,竟然飙出了破万的战力指数。可是他连KO榜前十名都没有进入,又不像是吃了大力丸,总觉得有问题在里面。”

小雨思索了片刻,点头,“我知道了。”

正事说完,亚瑟终于忍不住打趣,“自大狂,刚刚英雄救美的戏码,你还演得蛮帅的嘛。只可惜那个小妹妹,好像不是很领情啊。”

“我那哪叫英雄救美,我是看他们两个再打下去要两败俱伤,才出手的好嘛?”大东解释道。

“是吗?”小雨的声音染上一丝笑意:“凭你的异能,同时隔离他们两个就可以了,可是你护着雷婷挡了辜战一击,不是有失偏颇么。”

“我是看那个孤单哥出手太猛收不回来才……”大东编着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的理由,“哎呀,反正把他们两个拦住就好了嘛……”

“大东,很多时候,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才是你心里真正想做的。”小雨意味深长地说。

校门口。雷婷有些迷糊地上了老孙的车,拉开车门才发现,一个小小的姑娘正满脸欣喜地坐在车里!

“小熊!”雷婷有些惊讶:“你来啦?”她定了定神,“谱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今天就想学吗?”

“雷婷姐姐,你好像很累哦。”小熊指出。

“嗯,有一点。雷婷姐姐今天跟人打了一架。”雷婷解释道,突然想起:“上次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偷偷打的?”这让她听到他们的谈话,总觉得自己在偷听的感觉。

“对啊。”小熊笑得小小得意,“我悄悄用爸爸的手机打给你,再悄悄挂断的。爸爸完全没发现哦!”

是吗?总觉得很不安全……

“就真的没事阿……”大东的声音从校门口传来,两个女生往车外一看,小熊吓得瞬间缩了起来躲在雷婷身后——大东爸爸,小雨爸爸和爸爸怎么一起从里面出来了?她要是被抓到的话,计划就全泡汤啦!!!

他们三个怎么会一起从学校出来?雷婷还没想清楚,就听到小熊压低了声音在扯她的衣服:“雷婷姐姐,快走啊!”

“姓雷的小妹妹!”大东看到雷婷的车还没有走,便上来打招呼。

“老孙快开车!”雷婷一声令下,老孙一脚油门,车子一溜烟开走,只留下大东维持着拉门的姿势呆呆地站在原地。

“哈哈……自大狂……”亚瑟笑得不行。

“大东……”小雨强忍也忍不住笑意,只好笑了出来。

“那个姓雷的小妹妹真是太不可爱!”大东愤愤地摸出手机想要打给她,却发现早上出门太匆忙忘了带。“亚瑟你手机借我。”大东不甘心地接过亚瑟的手机,熟练地按下了几个数字,却停了下来。“自恋狂,你打过姓雷的小妹妹的电话?”

“没有啊。”亚瑟有些不明所以,凑过来一看。

输入了前四位的号码之后,手机自动跳出了那个号码。

如果没有这个号码的纪录,怎么会这样?

通话记录里面,有一个通话记录。本机外播到雷婷的号码,通话时间十多分钟,时间在三天前的晚上。

“那天晚上……你们都在我家。”小雨回忆道。

“那天只有我们几个,又是在小雨家,怎么会有人用我的手机我还没发现?”亚瑟不敢置信。

三个人都陷入一番思索,亚瑟终于咬牙切齿地开口:“小熊!你又乱动我的手机!”

……都忘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

“亚瑟,她可不是乱动,她拨通了雷婷的电话。”小雨冷静地开口:“她怎么会有她的号码?”

“哦,那天雷婷送她回家的时候给她的。”大东不假思索地回答,大概说明了那天的事。

“小熊,为什么要偷偷给雷婷打电话?”小雨说道:“那天我一直抱着她,她根本没有讲电话的机会。”

“那么,她听到的声音,就是我们的谈话了。”亚瑟的声音变得严肃,“那天,我们提到过御林军的事情。”

三个人的神情,同时变得凝重起来。

“可是,雷婷之后,根本就没提起过这件事。”大东有些不解。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粗线条好吗?”亚瑟有些沉重,“当务之急是确认雷婷到底听到了多少,同时要禀告盟主请示处理方式,必要的话可能要请修来做倒带删除术。”事情是小熊做的,又是同他的手机里泄露的,这件事全是他的责任,一个处理不当,盟主会降罪不说,整个金时空的安危都会受到威胁!

“雷婷姐姐?”小熊看着窗外,直到再也看不到校门口,才转过头去小声唤道。

“嗯?”雷婷懒洋洋地问道。

雷婷姐姐好像很累的样子。自己好像选错了时间呢。小熊讪讪地闭上嘴。

雷婷的手机铃声却打扰了她的休息。她看都不看地接起,轻轻地喂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话筒里汪大东有些焦急的声音:“雷婷,你现在哪儿?”

雷婷只当他刚才被无视有些生气,懒洋洋地回答:“回家的路上。”她看一眼缩得小小的小熊,“我今天很累,没事不要吵我。”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找你,你到底在哪儿?”汪大东的声音还是带着焦急。

“有什么事就说阿。”雷婷慢悠悠地回答。

“电话里面说不清楚,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有事就说啊,没事我挂了。”

“唉不是啊……你到底……”

雷婷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雷婷姐姐,你很累的话,小熊下次再来?”小熊小心地问道。

“没关系。”雷婷对小熊笑着开口:“我是故意那样说的,否则小熊不就要被发现了?”

“雷婷姐姐好聪明哦……”小熊感叹。

其实聪明的,是小熊才对。上次她说学过钢琴但是没有好好学,雷婷还一度担心要多久才能教会这首曲子。但是事实是,以她的年纪来说,她已经弹得非常好,至少她不能说,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能弹得比她更好。学过的曲子虽然不太熟练,但是指法非常规范,看来平时教她的老师,那个丁小雨,对她一定非常严格。雷婷把谱子给她,示范地弹了一次,然后一节一节地开始教她。

天彻底黑透的时候,小熊已经能自己连贯地弹出这首曲子。

一曲没有任何错处地弹下来,小熊开心地看向雷婷,却发现她趴在钢琴末端睡着了。

“雷婷姐姐?”她轻声地叫了一声,雷婷却睡沉了,没有听到。

这个时候,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琴棚外,其中一个慢慢走了过来。

是大东爸爸。小熊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若无其事地合上了琴谱本子,乖乖地跳下了琴凳。

他们那么多人找了好几个小时的人,竟然安安静静地睡在这里。她还完全不知道,她醒来之后,会面临什么。盟主让他来叫醒她带她走,已经是最大的限度的宽容。大东环视四周,这附近,有寒水的人在待命。

他却,不舍得叫她醒来。

“大东爸爸……”小熊看到大东爸爸脸色,低声地叫了一声。

爸爸也在那里,站在盟主叔叔的身后,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小熊有些害怕,就想要像以前每次闯祸之后那样找大东爸爸。

“小熊,你怎么在这里?”大东对她笑了笑,低声说:“你把雷婷叫醒吧。”

小熊看着平时最疼她的大东爸爸,觉得,他其实很难过。她乖乖地跑过去,随手在钢琴上敲下一连串噪音,雷婷自然地醒来:“小熊你在弹什么……”

“雷婷,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大东的声音带着隐隐的质问。如果她接了电话让他带去盟主那里,这件事也许就能悄悄解决。而现在,金朔御林军找了她几个小时,盟主和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必须被处理,否则,御林军的规矩就成为一张废纸!

“我为什么一定要接你电话?”雷婷被吵醒有些不悦,对突然跑来质问的人自然没什么好口气。

“是小熊。”小熊犹犹豫豫地走近了盟主叔叔,有些紧张却依然抬起头看着盟主叔叔:“雷婷姐姐是为了我才不接电话的。小熊怕被爸爸和大东爸爸发现小熊来找雷婷姐姐玩,所以雷婷姐姐才不告诉大东爸爸在哪里的。”她虽然小,但是知道爸爸他们都在盟主叔叔那里工作,要听盟主叔叔的。

“小熊!”亚瑟终于忍不住冲出来一把抓过女儿:“贪玩也要有个限度!你这次真的闯了大祸!你这么任性,这次我一定要罚你!”抓过女儿小小的手掌心,要拍下去却又不舍得,可是想到她这次闯的祸,还是狠狠心重重地拍了几下。

受尽宠爱的小公主哪受过这样的惩罚,立刻就哇地哭了出来。

雷婷看不下去的瞬移过去把小熊护在身边:“找不到我,你们干吗拿小孩子出气啊?!”

田弘光静静地看着,走过来蹲在小熊面前:“三天前的晚上,你爸爸和叔叔们谈话的时候,你是不是用爸爸的手机给雷婷打过电话?”

小熊脸上闪过明显的惊慌,却老实地回答:“是。”

“为什么你要打给她?”田弘光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我……”曲子才刚刚练好,她还没有弹给小雨爸爸听,不能说!

“为什么?”田弘光又问了一次。

“小熊,你为什么打给雷婷姐姐?”大东也在她身边蹲下,柔声问道。

“小熊……不能说。”

“是雷婷,要你打给她的?”田弘光继续问道。

小熊摇了摇头,但又点了点头。是雷婷姐姐要曲子的录音,所以才要打给她的吧。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小熊,你为什么打电话给雷婷你快点说啊。”亚瑟心急地冲上来。小熊才刚刚被最亲爱的爸爸打了手心,正在委屈,看到爸爸又这么凶,早就委屈死了,又哇哇地哭了起来。

雷婷白了一眼这群男人,温柔地拉过小熊,为她擦着眼泪:“小熊不要哭。女孩子的眼泪也是很珍贵的,不要随便就哭。”

然后头也不回地把小熊抱到了琴凳上坐下,为她打开了面前的琴谱。

小熊泪眼朦胧地望着雷婷。雷婷笑着在她身边坐下:“不是已经学会了吗?听众就在这里,小熊的表演会开始咯。”

小熊看着雷婷的笑容,用力地擦掉眼泪,狠狠吸回了快要落下来的鼻涕,把小手放在了琴键上。

所有人都茫然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流畅完美的琴声传来。

那是小雨最喜欢的曲子。

大家看了看不知情的小雨,静静地听完这首曲子。

最后一个音结束的时候,小熊终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转身笑得甜甜的,还带着泪花:“送给最疼小熊的小雨爸爸,希望小雨爸爸能天天开心。”

除了雷婷,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寒冰出事了。也都知道,寒冰出事后小雨就情绪低沉,直到被盟主强制休假。这么小的姑娘,也看出了他的不高兴。

小雨呆呆地看着那个小姑娘:“小熊……你学这首曲子,是为了让我高兴?”

“对啊!”小熊沉浸在完美表演的喜悦当中,完全忘才刚才哭地惨兮兮的也是自己:“小雨爸爸最喜欢这首曲子,以后有小熊弹给小雨爸爸听!”

“小熊……”小雨看着那个兴奋地站在了琴凳上的小姑娘,“你不用……”

“要要要!”小熊看看也不看地从琴凳下跳下来直奔向小雨:“爸爸说小雨爸爸总是觉得自己不重要,自己没有人在乎,所以做什么都拼命,连受伤都比爸爸多。可是只有小雨爸爸教小熊弹琴,只有小雨爸爸能记得小熊幼儿园同学的名字和故事,小熊闯祸的时候,只有小雨爸爸能说服爸爸不罚小熊……小雨爸爸对小熊很重要,小熊很在乎小雨爸爸,所以小熊想要小雨爸爸开心!”

亚瑟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眉飞色舞的样子,心中觉得很柔软,很骄傲。

转头看向小雨,一滴晶莹的水珠,正从小雨的眼中落下。

“小雨爸爸不要哭……”小熊的声音低了下来。

小雨抬手抹去眼泪,蹲下来:“谢谢小熊,小雨爸爸很开心。”

小熊笑了,不过没一会儿,就不笑了,僵着一张笑脸慢吞吞地挪到亚瑟面前,吞吞吐吐地喊:“粑粑——不要生小熊的气。”

所有人都笑了。

亚瑟一把把小熊抱了起来,笑着撞了撞她的额头,“以后不可以了,听到吗?任何时候都不能把爸爸的谈话让别人听到,知道吗?”

“知道了。”小熊乖乖地回答。不过才停顿了一秒钟,就继续说:“可是爸爸自己说雷婷姐姐可以信任的。”

亚瑟几乎要扶额感叹。

“送小公主回家。”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淡淡地命令。立刻,就有一队人从黑暗中出现,抱走了小熊,迅速消失。

田弘光看着小熊被抱走。小熊出生的时候,整个金时空的秩序才刚刚建立,各地很多异能行者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特殊,有很多滥用异能或是以异能斗殴的现象。那段时间,金朔御林军为了查清楚现存的异能行者,几乎是翻遍了全世界。因此,小熊出生的时候就不太有父亲在身边。后来事情完成,虽然都回来了,却总是非常忙,亚瑟小雨大东,几乎是轮流扮演者爸爸的角色,陪着说话,玩耍,教她走路,说话。虽然大家都很忙,但是小熊身边却几乎没有缺过人陪伴。

因此,对于小熊来说,大东和小雨,除了血缘,就跟亚瑟没有区别了。

后来,小熊长大一点能够被带出来的时候,又受到了盟主等更多人的喜爱。一群大男人的圈子里唯一的孩子,她的待遇可是相当优厚的,所以盟主才总是喊她小公主。

小雨平稳了情绪,首先问雷婷:“所以小熊打电话给你是了为了让你听到我弹琴?”MC之歌的谱子是太久以前写的了,她不可能拿到。那么,就是自己记的谱了?

“对啊。小熊说她想要学那首歌但是没有乐谱,所以我就问她说能不能听到录音。”雷婷淡淡地回答,心里猜到了几分这群人找自己的原因。

“那么,你还听到了什么?”盟主带了些让人费解的笑意问道。

雷婷有些不悦:“你们以为我想听啊,要不是小熊要我忙帮,求我我都不会听的。”

“雷婷,这件事真的非常重要,你就说啊。”大东走过来,诚恳地劝说。

“你进终极一班,是为了查禁药的事?还有,就是青阳,跟王亚瑟有关,炎阳,跟你有关?再来,断肠人是你们的人?”雷婷没好气地回答。

“就这些?”大东急切地确认。

“就这些!”雷婷耐心一向不好。

“她没有说谎。”盟主田弘光浅笑着评价,“并没有亚瑟说的那么严重嘛。寒水先把她带回去,等修来了做倒带删除术就可以了。”

“倒带删除术?”雷婷反问:“你想做什么?”

“嗯……就是把你的记忆倒回三天之前再删掉。”田弘光心情不错地解释。

这个世间,竟然有这种力量?雷婷有些不可置信,却并不畏惧:“如果我不想呢?”

“由不得你想不想。”田弘光的声线低沉婉转,寒水的人在一边正要上去带走雷婷,雷婷却忽然凝聚战力向最前面的盟主冲了过去!

以她的认知来说,这个选择,是对的。是她唯一能逃脱的机会。

可是,此刻,她还并不知道她面对的是谁。

“雷婷不要!”大东惊呼出声,几乎是拼了命地瞬移过去挡在了盟主身前。

然后被击中,倒下。

“汪大东!”雷婷有些惊慌地喊道。他的战力已经破万,就算想要拦住她,也不可能被一击击倒。是因为……他刚才并没有用任何战力。

“大东!”亚瑟立刻过去扶起大东:“你就用身体去挡,是想死吗?”

“他用战力的话,雷婷一定会被反震受伤。”小雨低声地解释了原因,帮忙把他拉起来。

“雷婷,你冷静一点。”大东站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说道,“不要随便出手,你不可能有胜算。”

“如果我没有胜算,你为什么要挡?”雷婷挑了眉问道。

因为,袭击金时空盟主,无论成败与否,都是大罪一条。

除了雷婷,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结果。

大东没办法解释,有些烦躁。

“大东,如果你没有什么要说的,我就把人带走了。”田弘光的声音仍然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雷婷,只是三天的记忆,不会有人伤害你,也不会有任何痛苦,删除之后我立刻送你回来,你不要再随便出手,这样不行吗?”大东的声音有些低。

“当然不行,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被陌生人绑架去删除记忆?”雷婷理所当然。

“寒水。”清淡的一声,寒水的御林军立刻围了上来,雷婷及时还手反击,一场混战就在琴棚外开始了!

虽然寒水的人得到不能伤害的命令不准使用战力,但是以一敌多的雷婷还是打得很艰难。可是虽然已经这么艰难,雷婷却也并没有用战力反击。那是一种骄傲,一种让人心动的骄傲。

大东看着那个女生在寒水训练有素的围攻中有些艰难但行云流水地防守反攻,看着她利落的身手,额间滑下汗珠的晶光。他能看到这样打下去的结局:雷婷一定会力竭被擒。可是,像她那样骄傲的女生,失去她的骄傲,就是失去了光。

“雷婷,你总是那么骄傲。可是,这样的你,很漂亮。”那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句子就这样流转在耳边。大东终于没能再看下去,他动了,在盟主耳边轻声地说了什么。

“大东,你确定?”田弘光的声音带上一丝惊奇。

“我确定。”大东说得很简短,却很肯定。

“停。”田弘光下了一个字的命令,寒水所有人立刻后撤站成队列。

雷婷平息着气喘转向他们。

“雷婷,你要立誓,关于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永远不会对外人泄露半分。”田弘光平静地说。

“我本来就不会随便乱说!”雷婷大声地回答。

“很好。”田弘光看了看大东,再次下令:“送她回去,其他人跟我走。”

于是,本来一场混战的琴棚,突然变得空旷又安静。只留下六个人:“雷婷小姐,请。”

雷婷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的态度突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我不需你们送,你们走吧。”雷婷觉得很累。

“盟主有令,雷婷小姐不要让属下为难。”其中一个人说道。

“盟主?属下?”雷婷有些不可置信,“你们这群人,到底在弄什么东西啊?”

“……雷婷小姐想知道的话,问炎阳就知道了。”仿佛语调里,还带了一丝八卦暧昧的气息。

不过累极的雷婷没注意到这些,忽略身后的声音,径直回家去了。

那天跟辜战PK的事,竟然上了校刊。班里的气氛变得紧张,可是罪魁祸首汪大东,居然还在气愤报纸上没有他的照片。面对乱七八糟的报道,雷婷有些头疼。灵龙说得没错,她绝对不能失去身为终极一班老大的名誉。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校刊上的话虽然说得难听,报道出来的却是无可辩解的事实。灵龙的话是责备汪大东的意思,可是自己虽然生气,那一天那一击,他出现的时候,她是觉得温暖而感动的。

几句话吵下来,全班都在喊:“打一次!打一次!” 雷婷觉得自己的耐心就要到极限了,“好了!”雷婷闭着眼喝止了同学的声音,平静地吩咐:“不要再说了。”

面对班上的一片嘘声,她坐直了身体:“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谣言止于智者。还是你们要像汪大东一样,当笨蛋?”无视汪大东的表情和班上同学的偷笑,雷婷站了起来:“这种无聊的传言听过就算了,何况又不是事实。”她走了两步思索一会儿,命令道:“你们,任何人都不准对这件事情轻举妄动。”然后对大东大声地喊了一句:“关你什么事!”才离开了教室。

教室里的气氛太压抑,雷婷躺在学校花园里的长椅上,中万钧坐在一边陪着她。

“小雨,查得怎么样了?……他的父母也没有问题?”在学校有些嘈杂的背景音中,汪大东的声音若有似无地传来。雷婷闭上眼仔细地听了一会儿,才确定了声音来源的方向——终极一班楼顶的天台。

他,还是在查禁药的事。那个组织,究竟是什么,值得他重新回到高中来?要能镇住他那种人,那天那个“盟主”,一定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人。那天,他到底跟那么个盟主说了什么,才让他完全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

不管怎么样,等他查完禁药,就会离开终极一班了吧。

难得汪大东没有自说自话滔滔不绝,一直安静听着没有插话,只在最后说了一个“Good idea”。

“你在想什么?”中万钧看着雷婷问道。

“啊?”雷婷有些被吓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没有。没想什么。”对啊,只是碰巧听到罢了,她需要做的只是遵守诺言不要泄露,想这些有什么用呢。

中万钧并没有听到那极其细小的声音,因为,他一直在看着雷婷。看着她闭着眼睛,神色,却变得安静放松。

“你,是不是在想辜战的事?”中万钧问道。

“上次在剩死门没分出胜负,依他好斗的个性来看,肯定会再下战帖。再打一次也没什么,只是我们的战力指数一样,要分胜负不容易。如果这么无止境地打下去,不但烦人,对班上的团结也有负面影响。是得想个解决办法才行。”

“雷婷……”中万钧刚想开口,就被雷婷一个手势制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行。”雷婷看着他,直到他点头答应,才起身离开了。

夜晚,雷婷在琴棚静静的练完琴,平复好自己的心绪,走在回家的路上,却看到一个男人在路过的时候,仿佛是在好奇地打量着她。雷婷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未放在心上。走出几百米开外,又一个。当她遇到第三个这样的男人的时候,雷婷终于忍无可忍地停下来,“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男人吓了一跳,随即带着笑意开口:“炎阳在那边桥洞下面。”

“炎阳?”雷婷有点惊讶。不是汪大东的那个什么组织之类的……

那男人却笑了笑,走开了。

雷婷想了想,有些好奇地走过去。桥洞下面空荡荡的有些荒凉,只有一个打了烊的小吃摊。摊主都已经走了,一个人却还坐在客座上,唯一的一盏灯有些荒凉地照着他。

“汪大东?”雷婷有些惊讶。他就是炎阳?

“雷婷。”他淡淡地招呼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我在街上,有几个人很奇怪地在看我,他们说,‘炎阳’在这里。”雷婷看着他。

“他们还没走啊。”大东随口说道。

“他们是谁?”雷婷顿了顿,“你是谁?”

“你真的想知道?”大东平静的抬起头来看着她。

雷婷立刻反应过来,摇头:“不想。”然后迅速转移了话题:“你怎么在这里?”

“刚请北香蕉的人吃饭,他们刚刚走。”大东说道。

是了。下午他跟丁小雨通过电话之后,金宝三说他去找辜战他们三个,还约了一起吃晚饭。他,是在怀疑辜战和止戈中,至少有一个跟禁药有关。

“他们跟禁药有关吗?”这一点,她还是能问的。

大东摇摇头。

“那你还在这里干嘛?”雷婷有些奇怪他的反应。

大东看着这有些破旧的小摊子。“十年前,我跟亚瑟小雨都还在终极一班的时候,我们三个,常常一起来这里吃东西,看断肠人耍宝。”刚刚吃饭的时候,断肠人说的曾经历历在目,又何止是他一个人。

他的声音,怎么好像有点难过。“所以,后来就没有再来了吗?”没有理由啊。他们三个看起来关系非常好,断肠人的摊子也一直在开,为什么后来就没有再聚了?

“后来阿……”大东的声音仿佛有点苦涩的笑意,他看了雷婷一眼,“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其实是金宝三都知道的事情。后来我们所有人,跟一个坏人PK,结果两败俱伤,失去所有战力。异能行者战斗中失去战力会变得很虚弱,我们三个,都中途休学没有毕业。”

金宝三,从来没有提过任何一个字。汪大东,他竟然战力全失过?十年前的KO榜,就是这样换人的?“那后来……”其实,后来的结果就是现在了——他的战力回来了。

“后来的事情……”大东的声音终于带上一丝油滑:“如果告诉你的话,你可能真的要被抓去做倒带删除。”

“不说就算了,反正也不是很想听。”雷婷没好气地回答。

大东笑笑,没再多话。

“对了,你上次跟你的盟主说了什么?他为什么突然放过我?”雷婷转过头看着他问道。

“呃……这个嘛……”大东的表情突然有点僵硬,“就类似,我保证你不会说出去。”

“就这样?”雷婷并不相信。

“对啊,就这样。”大东轻声重复着肯定。(无意识重复是在撒谎哦!)

“好啦,我要走了。”雷婷觉得无趣,起身。

“我送你吧。”大东站起来。

“不用了。再见。”雷婷懒懒地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今天晚上你看见听见的,也是保密的一部分。”大东朗声说道。

要保密还喊这么大声。雷婷笑着应得更大声:“知道了!”

大东看着雷婷走远的背影,传音入密:/“你们几个,都没走?”/

/“炎阳。”/整齐的六道回复。

/“送雷婷回去,不要让她知道。”/

/“是。”/又是六道整齐的回复,却仿佛带上调侃的意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们从铁时空来临,传功,匆匆离开。 他们,不能在同一个时空存在,他们,就是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却已经如此出众,强大...
    暮临末世阅读 14,390评论 2 38
  • 练团室,东城卫的几位和现为北城卫队长的Achord已经在里面玩得热火朝天,刚推开门,涌出来的音量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堵...
    暮临末世阅读 2,899评论 1 15
  • 体育课总是终极一班最欢乐的时光。三对三的篮球比赛,三箱饮料的彩头和所有女生的欢呼让比赛变得更加激烈。只是汪大东的动...
    暮临末世阅读 3,526评论 1 15
  • “King知道我要转学的事了吗?”学校花园,那个谁跟灵龙球球在说话。 灵龙点头:“嗯。我刚发简讯给她了。” 那个谁...
    暮临末世阅读 2,836评论 1 15
  • 仿佛是无止境的练习,她的生命,就那样被别人捏到手心之中——雷婷的骄傲,绝不允许自己一直这样下去!晚饭也没有吃,就这...
    暮临末世阅读 2,466评论 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