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此去经年 后会有期

96
林梓戴
2017.07.31 18:09* 字数 11758

我用五年的时间来迎接这一刻,却最终还是只能仓促与你作别。

恍如隔世。

最后这些天就这样恍恍惚惚红红火火含含糊糊地过去了,现在静静地呆坐着书桌前,回顾这段人生旅途中最为纯粹的最后一段历程,心里面总有些不舍与不安。


⁃ 你只是挥一挥手 像扔掉废纸

⁃ 说是人生必经的事

⁃ 酒喝到七分 却又感觉怅然若失

总是无法习惯离别。

在湖南的时候是,在重庆的时候也是。

不怕你笑,在橘子洲站,转身进站后的我不知怎么地突然就哽咽了,仿佛此去经年,便是永远。我也想有人陪我一路走到高铁站啊,但我还是在此打住了,毕竟我不能太自私。然而下了月台,我却又在等啊等,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一些,给自己一个好好道别的机会。

从江北机场到寮厦地铁站,向那帮从同学变舍友再变挚友的老哥一个一个道别,每一个离开的时候我都不禁走几步便回头看一眼,他们的身影向我慢慢走远,失落之感则慢慢走近,嘴上说一年之后回国我们要见面,我恨不得明天就是明年,最后在寮厦地铁站下了佳哥他爸的皇冠车,只剩我一人,才意识到,佳哥家里真的是有钱啊……

不对不对,是感慨到,毕业,就是曾经一起苦一起累一起吐槽一起通宵的同伴一个一个离你而去而你不得不在余下的路上继续前行的一个节点。

我可以替别人在烦恼的时候排忧解难,但到了自己绕进苦恼里面时,心里那点事儿就不愿意跟任何人多提,生怕打扰别人,生怕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无趣的人。自己能消化则消化,消化不了就吃个健胃消食片,还是消化不了的,就写出来吧。

没办法啊,矫情癌突然又复发了。

很多东西都会习惯,就像你在冬天惧怕夏天的酷热,在夏天的担心冬天的凛冽寒风。但真的到了夏天,你会庆幸还有阳光与海风,到了冬天你会爱上火炕的温暖。你之前所担心的一切,全然都不算什么。

但是五年的时光真的就这样离我而去了,我不知道需要多少个春夏秋冬去习惯。明明在填报完志愿后桥B跟我说"你这个专业要读五年的哦"的情景还记忆犹新;明明我对那位在入学当天领我到宿舍、上楼梯时一人扛起我那重到无耻的行李箱的学长勋总感激的心情还犹在心中;明明在海之恋烧烤生日会上大家扔蛋糕时的笑声尖叫声还在耳边回响;明明在跟队长比赛完之后握手时彭颖对我说的那句"欢迎来加入羽队啊"才话音刚落;明明大家在5+手绘班贴在墙上的每一张临摹和写生还散发着油墨气味;明明跟控规六人组在二楼花田舍闲聊八卦了一整晚后霞姐才刚刚把下一步要做的任务分配好;明明那个中午广州飘下的雪花才刚落到地上树上手心上融化;明明在赶毕设的那个深夜收到导师凌晨四点的短信鼓励,那股暖意还在心中发挥余热……

怎么突然就结束了呢?

岁月湖的担担面我还没吃够,最爱的榕园二楼的香蕉手抓饼至今我在广州任何地方还没有找到过;中珠的游泳池我只游了25米,羽队的一大箱训练球还没被我们打烂;跟宿舍老哥最后一晚打的篮球还没决出胜负就被保安匆匆赶下来了,手肘康复之后还是没能跟师弟组最后一次双打;图书馆坐对面的小师妹我还没来得及认识,那个圣诞节约好的晚餐我还没去;关哲学家在概统课上讲的排列组合我还没有搞懂,城市设计方案展示的那天我还没在三位老师面前汇报完我们的心血成果;没能跟城规班在一起的那段大三丢失的半年时光,我还没有弥补过来……

可它就是这样结束了。


⁃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

⁃ 曾经发誓要做了不起的人

在中学的时候,我想象中的大学,应该是一个高端自由而又严肃的地方,大家因一纸录取通知书而从五湖四海聚到了一起,里面有让人不明觉厉一心钻研的学术骄子,有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领导英才,也有留着长发弹着吉他的文艺青年,总之一想到我将结识各种这样的人,并且我自己将会在他们的影响下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就感到无比激动。然后,终于真正进了中大,再终于从中大出来,很庆幸,我前面一半的想法实现了;很惭愧,后一半还不知何时能发生。在大学刚开始的日子,我就发现城规班果然是人才济济啊,有能言善辩的辩论队队员,有沉稳自若的主持人,有多才多艺的钢琴王子,当然也有无处不在的学霸。记得大一的自己很佩服那个A同学,在大家都还在为高考结束而大肆狂欢、为新奇有趣的社团活动累并快乐着时,他居然能够滴水不漏地沉浸在枯燥的大学基础课程上;

还记得大一的自己很欣赏的那个B同学,他有着许多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沉稳自若,主持播音唱歌钢琴长跑,无一不是我所钦羡的,只有我想不到,没有他不敢去尝试的,他总是对世界充满好奇,这是平凡而谨小慎微的我所羡慕的,不出意外,他也是作为男生代表的成绩担当,国家奖学金什么的我还没听说过,他已经拿到手软……或许那时的他比我们都更清楚大学的价值吧;

也记得大一的自己很好奇的那个C同学,好奇她怎么可以整天哈哈笑,好奇她怎么可以让全世界的人都变成她的朋友,就算对方只是第一次见,就算对方是高高在上的教授,好奇她怎么可以这么活跃,这对于生性腼腆又有点自卑的我来说简直是不可理解,所以也不断引起了我无限好奇;

差点忘了大一的自己很嫌弃的那个D同学,想起了他刚来学校报道时故作镇静其实不知所措的样子,想起了他初来学校就跟师兄进行的那番无比尴尬的对话,想起了他明明都不打篮球却整天在宿舍穿着篮球服,想起了他去到风雨球场左思右想还是不敢去球队面试的怂样子,想起他为了做好每一次展示而痛苦不堪,想起了他在旁边的人怂恿之下鼓起勇气上去竞选班委的情景,想起了他竞选班委时灵机一动说的那句“虽然我长得比较像体委”引出大家一笑,想起他在运动会上举着班旗战战兢兢走在班级前面的样子……我就觉得很可笑。突然又似乎嫌弃不起来了,倒是有些羡慕他。

还有很多可爱的面孔我来不及去一一描绘了,总之那时候的大家总是无忧无虑,抑或是怀着小小心思,为已经到来的大学生活兴奋不已。

我是很喜欢这样的集体的,大概是在高中被各路大神碾压得太久了,如今经过高考的“筛选”,尽管这个“筛选”的规则是“唯分数论”,在中大相遇的我们在这个起点上有许许多多共同点吧,或多或少从新同学的身上看到一些自己的影子,“亲切感”就是这么来的了,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四年很长,五年更长。所以我们用一年来痛痛快快逃课玩耍,用一年来安安心心睡觉,用一年来懵懵懂懂谈恋爱,用一年来急急忙忙投简历赶作业,多出来的最后一年用来说“早知道”。

看,一切都规划得如此科学。

但是生活唯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给生活列出计划的人,往往会失望,因为世事都在变化,尽管我学的是规划,但还是要说,既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大概人生本来就经不起规划的吧?


⁃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 像被命运叫醒了

⁃ 它说你不能就这样过完一生

大约要从大二那场羽毛球赛开始。

就像那时的我不小心把自己的球拍线剪断了,我的大学生涯也彷佛被自己一不留神剪断了。都说没有迟到过、逃课过、作弊过的大学生涯不算完整,那么我的大学生涯也算是比别人完满那么一点点了。

印象很深刻那时候是在进行幼儿园设计吧,交图前的一周我们在羽毛球班赛中血虐了一番经地和地科,谁想到那时有多激动与得意,后来就有多失落与不甘。一周之后,交图后的第二天,半决赛,面对着我再熟悉不过的羽队师弟,我输了。下一轮的季军赛,我还是输了。

班上的同学都很诧异,上周还所向披靡的我,今天一场比赛都没赢?

我也很无奈,为什么它要选择这个时候来。

然后是五一假期,然后假期之后我还没回校,再然后我便消失在班级的视野中了。

那大概是懂事以来最黑暗的时光吧,不,是时间,因为并没有光。一开始我还抱有一丝期望,相信很快就可以回归班级了,然而随着医生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心里无法平静。虽然还是每天一有机会就溜进隔壁的北校,但那只是为了让自己做点事免得胡思乱想;虽然还是每晚倒床就睡着,但那只是因为精力都被洁白无瑕的床榨取干了而身心疲倦。

庆幸的是,我还是得到许许多多精神上的陪伴与支持。那个用她自己的话讲"突然就在微信上熟络起来了"的F师姐;那个一听说我的情况就立马从珠海赶到广州的M姐;那个带我亲身到内场近距离看一次北校维纳斯比赛的S师姐;那个在我生日当天城规班的大家在群里祝我快乐唤我回归的热闹夜晚;那个每天给我讲人生大道理的邻床老伯伯;那个不当工作狂不惜请假日夜陪伴我的父亲;那个每天跟我说鼓励的话语背后却偷偷抹眼泪的坚强的母亲……

原来要在黑暗的尽头才能看到真正闪亮的光,那我得感谢这片黑暗哦。

而我也曾一度天真以为,经历了这趟考验,以后面对任何的重重困难我都能够坦然面对了。

2015年的三月,回归的日子。我满怀期待的心情终于踏进传说中的康乐园,然而迎接我的不是励志电视剧般的激情与热昂,而是一波又一波的失望。坐在班级中间我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陌生感,仿佛这个群体并不是我认识了两年的那班人。班级突然窜起一个二个的小群体,曾经在珠海还可以随便开起玩笑的人现在用着冷冰冰的眼光看我,那个用如她所说"在微信上聊得再多一见面还是会像路人"的人也果不其然变得跟我无话可谈了。如果说过去的我们像一个簇拥着的向心圆,那么现在的我们就想黑夜当中绽放着的烟火,虽耀眼,却各向四方。仿佛短短回迁的半年45人的集体不约而同地寻找了自己的"帮派",于是乎我也成为了其中一个帮派——只有一个人的帮派。

现在想起来,原来是那场黑暗没能使我迅速成长,只是让我的容貌向衰老更近了一步;原来还是我太天真了;原来到了这个时间点,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可能还像以前一样嘻嘻哈哈又一天。每个人都在这时候迅速地成长了,只是我还停留在过去,而抱怨别人的“冷漠“。

于是乎,带着焦虑、迫切与陌生感,我也匆匆赶上路了,为了不掉队。

于是我又遇到了又一个难题。大三的课程各种组队,以前经常独来独往的我,欠缺与人紧密合作的能力,更不必说我缺位班级生活半年之久了。在与各种各样以前几乎没有什么交流过的同学一起共同完成一项任务时,才发现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才发现自己以前的世界是多么的贫瘠。“荒废”了半年,再回到课堂还无法立马进入潜心钻研的状态,但是学院的课程安排才不管你呢,电视广告里面都说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不过塞翁虽失马,最幸运的,还是在我还处于游离状态的时候身边有一帮无比善良队友的理解和帮助。

至今仍记得大三刚回来的某个晚上,毫无组队经验的我,找起队友来早已比别人慢了几拍,问过的人都已经默默找好这学期设计课的队友了,没想到在“找队友”这件事上,居然还有如此暗涌。正当愁着可能这学期要一个人扛起设计时,有个在我印象中前两年我们并没有太多交集,后来不知何时我们开始突然互称master的同学,突然找我,询问我要不要组队。说实话,虽然之前我对她并不十分了解,我只知道她是个认真负责的学霸,如今人家主动向我这个离开校园半年、还处于懵懵懂懂状态的人提出组队,那简直就是我的救命稻草啊。

然后,我故作镇定地、高冷地回了她一句,准确地说是三个字:“可以吧......”。

没想到,就这样,一组就是一年,共同完成了两个差强人意又略带遗憾的设计。

很幸运有这样的队友,不惜花费了比别人更多的金钱与时间,毫不犹豫支持着只因我随口说的一句“不如我们用水彩画来做成果表达”(好吧其实还是犹豫了一下只是被我的迷之自信打动了);很幸运有这样的队友,每一次当我说要通宵赶图她都劝我不要想不开,而由于身体原因我一个人跑去睡觉但是她却通宵继续我们的设计;很幸运有这样的队友,对着只会哔哔但总一事无成的我,她从来没有直言责怪,反而力所能及地跟我一同解决(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抱大腿);很幸运有这样的队友,甚至有一回我们在设计课上终于因意见不合吵起来了,整个下午我都默不作声,下课时她却主动说“要不要一起去饭堂吃饭啦”,瞬间一切问题都被她轻描淡写地释然了......我就这样在master同学的帮助引导下慢慢地适应了大三的节奏,与master共事真的收获许多,我知道了ps“居然还有这种那种操作”,我明白了水彩的精髓真的在于“水”,我尝试了高大上的裱纸技能,我看到了真正的学霸就该是这个样子:无关绩点,无关奖项,全在乎态度。

最后,我想说,略有遗憾的是,曾经说过的要请吃九大簋,到现在我还没能实现……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菜叫这名字啊哈哈哈。

至今仍很怀念在面包店楼上的花田舍,六个人点且只点一杯饮料坐一整个晚上,在店员小妹的鄙视下厚着脸皮地讨论控(bā)规(guà),虽然全程我几乎不怎么说话……虽然我每次分配任务都是看起来最轻松的……虽然每次成果交流时我做的东西都是漏洞百出的……虽然……好了不要再给自己抹黑了,反正我在那个学期能挺过来,真的真的真的永远都不能忘记有她她她她和他的包容和帮助。

一群人一直在同样的时间到同样的地点做同样的事,注定是要终究发生一些不一样的事。更难忘的是那个百感交集的晚上,我们都如往常一样,时而探讨作业,时而看看手机,突然他们脸上的神情明显变了,我低头翻看手机,再抬头,发现他们的目光都一致转向了我,似乎期待着我会表露出与他们不一样的神情,而我也不负众望地露出了既无所适从又镇定自若的表情。作业的讨论继续进行着,我依旧一话不说,大家才说了三句,突然他们之中有人终于忍不住冒出一句:“唉,她是谁啊?”,我假装思考着怎么回答,然而我大脑根本一片空白,下一秒,G又开始说话,打破了这短暂的沉寂:“呃....我们组之前做的这个交通分析应该这样改比较好....”,大家的注意力又从我身上转移开了,然而他们并不是转到作业的讨论当中,而居然是不约而同拿起了手机看起了一直打开着的微信群!F突然在那里自言自语:“好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哦....”,也不知道她这话是对谁在说。紧接着,G又说:“呃……我们这次讨论下要修改的部分都有哪些吧然后......”,声音很大,似乎想要压过上一句话……整个晚上就这样在大家的好奇心不停暴露又被掩盖之下进行着……更甚者的是,直到后来他们说作业的讨论今晚交给他们就可以了,让我先去“做我该做的事”,然而转身离开后却又一个个在微信上找我,表达了他们一万点的关心,还给我出了很多点子。

真是的,怎么会有这么八(kě)卦(aì)的人呢!

不过还是要对那年的后援团,对那句“后援团会一直都在”,衷心说一句——谢谢。最近,毕业后的几天,我们还把当时的群挖了出来,虽然在上面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感慨一番,也算是相互鼓励对方以后的日子吧。

很庆幸大学认识了一些很好很善良的朋友,很庆幸在大学收获一群兴趣爱好相同的队友,很庆幸大学能见到这么多自己可以追赶的大牛,很庆幸大学遇到一个好不容易真正喜欢的她。

很难得。


从此UP在心中多了一个含义

大学前两年在珠海时,由于宿舍分配原因,我并没有城规班的同学作为舍友,而是两位脾气超级无敌好的地理大类班的舍友,那两年的“三人行”时光确实是得到了他俩太多太多的包容和忍耐。大三回迁广州,宿舍要重新自行组建,在大二快结束的那段时间,我曾一度担心过自己没有人会找我一个宿舍,毕竟我是单出来的一个,没想到有一天吃饭的时候,我们后来的宿舍长,突然问我回广州后要不要跟他们一个宿舍,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头大石总算放下了。而后再合上另一间宿舍的人,这个六人间新宿舍总算"成立"了。

后面的三年,尤其是大三回归班级的那个学期,其实心里一直都有一个问题想要从这五位舍友那里得到答案,但是始终没能开口说出:

"你们有没有后悔过找我当他们的舍友?"

我会斤斤计较于空调费应该谁充多点谁充少点;我会一言不合就把别人过往犯过的小错误挖出来调侃;我会晚上12点睡觉时大声呵斥那些说话鼓掌跺脚放音乐的舍友不要吵而自己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却弄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影响还没醒来的舍友;我会不分轻重不分场合地跟他们乱开玩笑;我会在别人擅自借用我的东西而感到不快但自己又经常拿别人的东西;我会在看到宿舍不顺眼的地方就直接指出来有时候会让别人感到难堪……这些逼事如今提起连我自己都发现我原来并不是一个看起来这么好的人,不知道我的舍友们会怎么想,反正我在三年里面顺利地活着毕业了,大概得感谢他们的忍(bù)耐(shā)包(zhī)容(ēn)吧。

感谢那位聪明有主见,对待朋友真诚的文体部部长。如果没记错,我在大一的新生见面会上一进门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当时对他印象特别深,因为他跟我高中的一个好朋友长得极度相像,他也应该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大学同学了。由于我们的宿舍只有一墙之隔,印象中我去他宿舍串门儿的时间,甚至比在自己宿舍的还要多,当然了睡觉时间除外。后面慢慢接触,感觉他跟我挺像的(这一点估计他是万分不同意的,管他呢哈)。我们同是喜爱体育运动,也是喜欢文体部,也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但他又跟我不像,他比我聪明,我比他更有运动能力,他一路过关斩将进入文体部并在第二年当上了部长而我连报名表都不敢投。大一有次我突然脑子抽风在短信上跟他互怼起来,结果吵到最后我们居然以几句玩笑话就瞬间冰释了,这件事他一定早就忘了,但我还记得(好吧其实我是翻看回以前的短信才想起来的);我看着他从一个任劳任怨的"干事小朋友"变成一个独当一面的部长并带领出一班像他一样优秀的"小朋友",而他见证着我在田径场、在球场上代表班级参加的每一次比赛。他就是那种很有主见甚至有时候又有点自我的人,他就是那种对待朋友很真诚满口至理名言以至于你又讨厌不起来的人,他就是我的朋友。

大学的最后这段时间,由于共同的目标,我们的接触变得比以前都多了,感觉共同经历过的回忆也增添了许多,那些日子我们在深圳的所见所闻所感还记忆犹新。如今这位前文体部部长凭借着他出色的个人能力一脚踹开了深圳的大门,比我先一步到达彼岸了,我甚是羡慕嫉妒恨。虽常听他把"痛苦"二字挂嘴边,但我知道他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的,至少,作为五年同学,我对他充满信心。

感谢那位脾气超好活得自在的潮汕阔少。同样是在大一新生见面会上,还记得在他自我介绍时说:“如果你是喜欢看动漫的(妹子),如果你是想要找好看的动漫的(妹子),可以找我……”。当时虽然他碰巧就坐在我身旁,但我压根没有留意到他,直到听说他是住在东莞的,对于一个刚刚只身前往异乡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于是,珠海两年我们都是一起坐长途汽车回家,每次他到站都是我叫醒他,他说幸好有我跟他一起搭车他才放心在车上睡觉,我反而觉得幸好有他作伴我这个话唠才不至于无聊;我们也经常在回珠海时不约而同地买到了同一班车,也使得两年里从东莞到珠海这趟枯燥的行车过程增添了一些乐趣。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他发脾气的场景,甚至没有闹情绪的时候,任何事情在他那里都可以变成轻松的玩笑。他的人缘一直极好(才不是因为他有钱呢!),对同学、对朋友,始终能恰到好处地保持一种距离感,让人感觉良好,对于这一点,我是很羡慕的。他一心只爱篮球,爱湖人,爱科比,不像我,什么都喜欢,却什么都专注不下去。

如今这位汕头阔少也将要扎根广州、步入社会了,说起他步入社会的这个过程,我们这一个学期可是历历在目,那简直就像是电影情节一般神奇,这大概是潮汕人民诚心拜神的结果吧,也是他始终与人为善所积来的福气吧。

感谢那位性格温和斯文同时又鬼马有趣的宿舍长。如果不是大一体育课同样选了羽毛球,我想我们也不会大一一开始就这么快认识吧。大一时的他,竹竿的身型,弱不禁风,打起球来却有模有样,令我对他印象深刻。他的情商跟他的身高一样,高,高得足以让他在班级甚至年级里面总是身边围绕一群女生,反正我总是开玩笑地称之为"妇女之友",没有嘲讽的意思,也没有诋毁他那些女生朋友的意味,大概是一个羡慕佩服到嫉妒程度的人的一个词穷式表达吧。作为城规班中为数不多、一只手数得过来的绩点担当的男生之一,他一贯做事细致,对待任何事情都绝不马虎,这大概也跟他温和的性格有关吧,在与他交通调研竞赛的组队中就深有体会,怎么有人能够这么有耐心把这么恼人的事情做得如此妥当呢。大五的开始,一个偶然机会,与他一起到了规划院实习了一周,我们两个实习生"承包"了一个小会议室来工作,于是,一周七天一天12个小时,我俩坐在一起东一句西一句有的没的瞎扯一通。说实话,这段时光的我们讲的话大概比我们前面四年都要多得多吧,也就是那时我发现,情商再高的人也会有吐槽别人的一面,性格再温顺的人也会有烦躁的一面,平时再斯文的人也会有猥琐恶趣味的一面,我不是在暴露他的丑陋,而是想说:当一个人把我当朋友才会在我面前展现自己的另一面吧。

还是感谢,如今这位温柔又逗比的大男孩要远赴新加坡深造了。曾经看着他备考的那段痛苦时光,如今看到他如愿到达自己的下一个驿站,我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Last but not least,感谢那位有想法有毅力有钱有妹子的"四有青年",我们的班长。想起自己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班长,但从来没有一个班长的样,看到大学同学在班长的职位上尽心尽责,便更加惭愧了。不知道从哪一年的哪一天开始,他成为我佩服和羡慕的人之一了,也许是从他大一第一学期考试就拿4.0学分开始?或从他开始下定决心走建筑这条路开始?或从他每一次设计课都能做出别出心裁的作品开始?或是从他在篮球场上一人之力砍下30分开始?或从他以一个中大规划生身份在霍普杯竞赛中得奖,创地院历史的时候开始?或从他在交通规划课上带领全组八人完成被老师评为最优秀的作业时开始?或从他在大三那年在同学的怂恿之下站上讲台竞选班长的那一刻开始……太多太多可以作为理由的地方了,从大一到大五。可能只是恰好在珠海宿舍住在隔壁,可能只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平时讲粤语,可能只是因为大家都长得比较黑(???),我们大一很早开始就有交集了。尽管我说敬佩这个人,但我还是会时不时在他面前发发神经质,一直很内疚大三那次我因他不小心弄丢我的自行车而咄咄逼人大吵一架;一直很惭愧自己经常请他帮忙向他请教但自己却没有怎么付出过……

感觉我们大学前几年的共同经历还是很多的,唯一可惜的是居然与这么优秀的人组队完成一次设计作品吧。如今这位优秀的朋友将赴英国优秀的建筑学院深造,是啊,他的梦想又向前进了一步,希望他在建筑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顺。

在重庆的最后一晚,老哥几人都“聚众赌博”到半夜才散场,第二天听说两两回到房间后又不约而同地各自聊了很久,直到后半夜才睡。也许是大家都不希望明天这么快到来吧。

大学于我是如此地充满意外、惊喜、不安、嫌弃、憎恨、平淡、感动、不舍。

而这些,都随着毕业烟消云散去了。

再多的矫情话语都不怕多,反正过了这一天,就很难见到这班“混蛋”了,反正以后我肯定会见到更多的混蛋,那时候也许会知道原来这五年里遇到的混蛋是那么的可爱。

我想找到更多更美的词来感谢你们,但我还是急切地想用最直白的一个来表达:

“谢谢你们。”



⁃ 相信你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

在这之前,我一直想知道自己在城规班、在别人心中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现在,近万字洋洋洒洒倾斜出来以后,我已觉得没有必要了。走自己的路,写自己的文字,让别人去揣摩去吧。为别人而活,多累。

曾看到过一句很欠揍的话:你非得要跟别人一样上清华北大,非得要跟别人一样站在前十的颁奖台上,非得要把每一天过得无怨无悔,甚至不必为你努力去争取但最终仍无所得的东西难过。

说是这么说,但是这怎么可能嘛。自己想要争取的东西没有得到,肯定会伤心的啊:你想去公司放弃了你,你身边的朋友背叛了你,你的家人忽视了你,你喜欢的人拒绝了你,你所考过的试碾压了你,你想要的生活欺骗了你,这怎么可能不难过嘛。

唯有,擦干眼泪,继续前进。

回想结束了的学生时代,大概是高中之前的路走得太顺了,在应该努力的时候却感受到了天之骄子的错觉。高中三年磕磕绊绊地度过了,到了大学还是没能醒悟过来,还是没有对自己狠一点啊,1000米还是没有及格,胸肌还是没练出来,羽毛球赛还是没有拿到奖杯,期末考试还是没有进前十,参加专业竞赛还是没有拿奖,公务员还是没考上,深圳还是没有去成,想做的事还是没有做成,想成为的人还是没有成为。

没想到二十四岁的自己活得如此……

突然又想到高一那年在北大读书的杨富纲那次演讲,通篇满是热血心机的话语我已记不清了,唯独他在最后说的那句“一定要有想法”始终萦绕在我脑海里这么多年。

当时我根本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尽管我还是当晚真的用了一整个晚自习的时间用来发呆,哦不,用来思考他说的“有想法”到底是什么意思。结果当然是——没想通,当晚的作业还没做完,面对如此现实,这个“奢侈”的行为就只好暂且搁置,没想到,这一搁就到了大学毕业了,自然地,我也还是一个没有想法的人。

很早我就有一个感觉,发现自己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来得比别人慢:个子长得比别人慢,兴趣爱好发现得比别人慢;青春痘来得比别人慢,初恋来得比别人慢;叛逆期来得比别人慢,对世界的渴望来得比别人慢,对自己的认识来得比别人慢……似乎自己总是比别人慢一拍,在该经历的阶段经历着别人上一阶段的经历。以前这么一想,我似乎应该很慌张才对,因为我总是付出更多的时间,但转过来想,晚到总比没到好,我只管认真地生活与思考,大不了比别人多活几年吧哈哈。

前些天终于和五年没见的高中同学坐在一起了。当年被誉为东华精英班的我们,从初三开始就接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当年被视为东华高中新模式改革的第一批“小白鼠”,在2012年的那个夏天也受到了别人“异样”的眼光。时隔五年,那三年所发生的一切仿佛已经与我们无关,大家都在向前看,庆幸的是某些人似乎已经有想法了,看着他们的目光是如此的坚定和自信。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往北上深杭看,尤其是深圳。大概是到了这个年龄都会有叛逆和逃离的冲动吧,想去外面更大的世界看看,想去接触更多形形色色的人,想去异乡寻找自己真正的样子。

是啊,所以有时候还是会自责,为什么自己没有把握住那次机会呢。世事常常很奇妙,大学前四年我都以为,自己安安心心读完五年大学,一定会回去家里的准一线城市,然后开启人生的新篇章,对于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与我而言就像一个黑洞,不敢触碰也不会触碰,没想到的是,在各种机缘巧合加鬼使神差之下,我也算是跟深圳这座城市“结下梁子”了。做梦也没想过,从没踏足过深圳的我从此会什么福田南山龙华龙岗大鹏盐田等等片区如数家珍;从来不敢去面试的我会对着一班不认识的人侃侃而谈,甚至连自己都差点信了;从来在深圳都没有朋友的我突然就由于共同志向而结识了一群可爱的人,这应该也是从学生过渡到社会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最后一帮最纯粹、最可爱的人吧,尽管现在他们还记不记得我已经成为一个谜题。

同样是做梦都没想过的是,我失败了。

看着别人刚一毕业就顺顺利利地达到了彼岸,比起在深圳面试碰到的那个“六次郎”对手,他们是何等的幸福和幸运,也许我的能力确实还不够,能让我磕磕碰碰地进入面试大概也是上天的眷顾,虽然那天口口声声跟别人说着“我突然不想去深圳了”,然而事后才知道那只是自我麻醉罢了。那一天已离我越来越远,如今静言思之,顿觉自己为何如此难受,可能错过的不仅仅是一份许多人趋之若鹜的工作,更多的是在尽可能早的时间去领略人生的另一片风景的机会吧。

后来听家里人说,我面试当天,家里的风车、风水盆栽、挂历都不约而同地先后从墙上掉下来了,这大概也是某种暗示吧。

但是,换个角度看,这不也是一种磨练和警诫吗?没有东西可以轻而易举就得到,学习如此,工作是如此,金钱是如此,爱情也是如此,我看到别人的轻而易举,其实是她一路以来苦心孤诣准备已久的结果了。大学有一件事对我启发挺大的:那是某一天的大学英语课,听写单词。上了大学之后的放纵自我使我一向擅长的英语能力直线下降,第一次听写单词成绩惨不忍睹,甚至老师念出来的单词在我脑海里压根就没听过。老师给了第二次机会,回去之后,自己每天在宿舍对着那一串陌生的单词表,早上起来看一遍,下午有时间就抄写几个,晚上临睡前默一遍,如是进行了一个星期,迎来第二次听写。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是,我竟轻松地写出每一个单词,不假思索,信手拈来,要知道这是我前一周让我痛苦不堪的东西啊。

没有东西是理所当然的,无论是拥有多大的天赋,何况我并没有。如果仔细想,这几年的挫败对我来说除了不快与难过,那积极的意义呢,会是什么?

年轻并不是理所当然地就拥有健康的体魄,那场意外与其说是对我的一次折磨,不如说是对我今后如何爱惜自己的一个警醒。

自认为地对女生好也并不是理所当然地对方就要感动,一年之后回头看看当初自己的蠢样,你就会明白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争取了就能得到,你只要在自己的时间里,做好你自己,然后也从此学习如何爱护别人。

起早贪黑去图书馆刷分刷题也不是理所当然地就能考上公务员,总有人或比你聪明或比你努力或比你幸运,而只有你尽力了,才有资格说自己运气不好。自己往后的人生,要知道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而不是骄兵自怜。

通宵达旦修改方案并不是理所当然就能做出优秀的设计,更重要的是长期坚持扎实的基本功和一颗热忱的设计心,临急抱佛脚是骗不了人的。

关心自己,接纳自己,提升自己,坚持自己,无非如此。


what's your story?



“懂得许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那是因为光有道理还远不够,还要一次次的打击与失落,以及一次次打击与失落以后的站起来。人在哪里跌倒,就在那趴一下吧,面对挫折,我们可以让表现得更从容、更专业一些。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所以啊,趁现在这个毕业后工作前的赋闲时光,是要好好想一想自己所处的位置了。

听说,最顶级的巧克力放在手上是不会融化的,但是放在嘴巴里面就会。我觉得,梦想应该是恰恰相反,它应该紧握在手中而不能整天迂回在口中,大概梦想跟巧克力的唯一共同之处是,两者都是先苦后甜的吧。虽然还是很迷茫,从少年到成人,不知该怎么走,但还是要勇敢走下去。

有理想,有明天,有流泪,有窃喜,有朋友,有喜欢的人,有自己,就足够。望你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最后,感谢五月天的音乐一年以来的陪伴,记住80岁的约定。


加油吧,跳跃吧,少年!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