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01

梦里总是回到江城,最近尤甚。

耳边总是想起轮船的汽笛声,还有火车经过的呼啸声,以及汽车喇叭声,摩托车的突突声,自行车的铃声混杂在一起。直到闹钟把我闹醒,才发觉,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十年了。

江城于我,是离我家乡最近的大城市,而我于江城则为过客。

第一次经过江城,是我19岁的时候。我只身去外地求学,经过江城,江城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十分的完美。灰蒙蒙的天空,灰色的马路,炙热的空气,拥挤的人群,操着粗况口音的市民。每次经过江城,都是迅速离开。而后的日子,每次回家,上学,都要经过一次,基本上没有什么感觉,印象最深的就是偌大的火车站广场,广场上坐着,躺着的都是人,我只想迅速逃离。

没有想到的是,当我走过西南,走过北方之后,辗转的又转到了江城。

即使我再不喜欢这座城市,我也得把我求学的三年呆满,无可选择。事实上,虽然在这三年内,我基本上没去过江城的几个地方,甚至著名的旅游景点都没有去过,但是,我却无可奈何的爱上她,直至离开,满满的都是不舍,直到现在,满满的都是回忆。

昨天微信朋友圈里又有同窗休假回家,路过江城,留下自己的脚印,发了那条著名巷子著名的美食,我给他点评:大哥,可不可以不要发美食,看得我直流口水。玩笑归玩笑,怀念热干面,豆皮,面窝那可是真的一点不含糊。

最后离开江城的那一天,我第一次走过了有着近五十年历史的长江大桥,站在桥头堡那里,我伫立了很久。

烟波浩渺,滚滚长江东逝水,我不是英雄,我只是过客。

我脑海里想的是1948年的江城,会是怎么一番景象?美国人称她为“东方芝加哥”,至少在当时一定是个繁华的都市。靠在江边的码头,会不会比如今更加的热闹?码头轮船走下来的人中,是否真有一位军官和一位小姐?英俊潇洒的军官和大家闺秀的小姐是否真的会展开一场凄美的故事?那不远处的黄鹤楼,会是故事的见证者吗?

凭栏远眺,我的视线已经模糊,时光依然穿越到1948的人间四月天,那是一个草长莺飞,花红柳绿的季节。

我喜欢,或者不喜欢这座城市,已经不重要了,1948年,她已经在那里,不远,不近。我相信,或者不相信这个故事,已经不重要了,1948年,她已经在那里,如歌,如泣。我认识,或者不认识这两个主角,已经不重要了,1948年,他们就是在这里下了船,相爱,分离。

那个军官就是弘毅,是志成的祖父,志成是我在江城的同窗。三年前,我认识了志成,于是知道了弘毅,然后也知道了静芝。静芝是1948年和弘毅同一天从船上走下来的千金小姐。

静芝的父亲是国立江城大学外文系教授,静芝的母亲本是上海人,在美国留学期间认识了静芝的父亲,然后随父亲一起来到了江城。静芝此行是上海探亲回来。

弘毅江城警备司令部司令副官,家在上海至江城的长江边上,父亲是当地乡绅,弘毅此行也是探亲返回。

静芝第一眼看到弘毅,是在弘毅家乡的渡口。静芝凭栏远眺,艳阳高照,远处黛山如墨,近处菜花如海,一地金黄,美不胜收。一些衣着朴素的旅客匆匆的从甲板上走来,只是,一位年轻人吸引了她的目光。那位男子身着整齐的军装,提着一只皮箱,皮靴落在甲板上节奏感十足,显得鹤立鸡群。

正午的骄阳温暖的照耀着他瘦削的脸庞,非常的英俊帅气。

就在那短短的三十秒内,静芝已经被他深深的吸引。她仔细的观察年轻男子的每一个举动,唯恐错过丝毫,那么的不由自主。

年轻男子走进了轮船的底层,消失在视线中,静芝显得有些失落,但是,她依旧站在原处,期待着他的出现。本不抱希望的,结果年轻男子很快就要出现,而且向静芝所在的楼层走来,离静芝越来越近。静芝的心不禁怦怦直跳,好像要蹦出来。静芝感觉脸上发烫,甚至想逃离。

结果她没有逃,她也无处可逃。因为,两人的目光已经发生了激烈的碰撞,逃也来不及了。

“敢问小姐,28号房间在哪里?”

话音刚落,静芝顿时感觉自己要沉下去,因为她就是在28号房间。

“嗯......28号......”她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只能躲开年轻男子的眼睛,然后回头向28号房间的方向,纤纤玉手指过去:“就是那里啦!”

“谢谢小姐!”年轻男子颔首微笑,径直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她能听到他的呼吸。

直到他走进了房间,静芝的心方才少许的平静,她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还好,不是很烫。

只是,问题来了,她不敢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她的心花还在怒放。她只能重新去看远方的风景,希望转移一些注意力,让自己不去想刚才的事情,不去想刚才的那个人。可是她做不到,美丽的江景已经全然没有了吸引力,她心中只有一个人,只想着一件事——等会儿进去该如何面对那个年轻的男子?

“静芝!”是母亲的声音。

静芝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母亲正站在门口向她招手。

“江上风大,赶紧回来,别吹着了凉。”母亲的声音永远是那么轻柔,带着江南女子的味道。

经母亲这么一提醒,静芝方才发觉自己的围巾已经吹得飘起来,头发已经凌乱了。

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来不及多想,回房间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