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段关系中我们要反省的永远是自己

早上醒来,天未亮,看到朋友在朋友圈里探讨中国的男女以及关系的问题,回想身边诸多例子以及层出不穷的社会事件。关系,似乎成了横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于是,今天就暂且抛却那个感性的自己,和大家认真的聊聊关系。


身边有对朋友,青梅竹马了很多年,理所当然的进入了婚姻的殿堂。这样的结合在我看来是积了福德岁月静好之命。前段时间聊天,她痛苦不堪,一直抱怨着老公的各种不体贴,甚至老公在吵架时还会离开,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她说:我想离婚。

我想离婚,这四个字,我听了身边很多朋友,不止一两次的说起。

这个桥段,也许大多数人都很熟悉。男人和女人吵架后,约上几个哥们儿一起喝酒排郁,女人气不过,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男人不想吵架于是选择了忽略,而这个问题便悬而未决,回到家之后,又变成了一个新的问题的累积。

很多故事仔细听下来,想离婚的原因并不牵扯到严重的人品问题和对婚姻造成直接破坏的因素。而都是源于对关系的无法良好的处理。而处理的机制就是我发出了一个问题,需要得到及时的反馈。我生气的原因亦是当我发出了问题,却觉得被对方忽略掉而未得到及时的反馈,所以我要继续追究,直到你听得见并做出改变为止。

这种机制,在中年夫妻身上比比皆是。身边有些夫妻,人到中年,激情褪去,渐行渐远。而两个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对待生活事件上的各种分歧。比如我刚收拾完屋子,你为什么不珍惜我的劳动成果。比如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为什么不随手把插头拔了之类的话题……想来,生活是磨人,这种容易解决的情况被人反复提及而依旧无解,却是智商情商俱低,亦或是本身对生活和关系并不存在珍惜。而在关系里,一个情商足够高的人的处理方法是,你发出问题,我必是要给你回应的,但是这个回应并不代表我认为你是对的。而是我接受你的任何质疑和观点,接受你表达你观点的权利。如果是我的不对,那么我很乐意改正,如果是你的问题,我在回应你的基础上,再去探讨下一步的解决方式。

其实大多数人的婚姻都有解,除却那些暴力狂、变态狂这些极端的个例之外,我们身边结合的很多人整体来看本性都不坏。那为什么还会不幸福呢?终其原因是因为两个人对婚姻有太高的期待,这种期待是泯灭了一部分自我完整和成长,而期待另一半可以给予你更多。比如,更多的爱,更多的钱,并认为是理所当然。在婚姻中彼此分担、分享,共同操控财政,给予爱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一个人自我成长不完整,而仅仅依靠对方去给予你更完整的生活,很多的时候就会变成苛责而不自知。

有很多人会告诉我,我们经常吵架,他经常会发脾气。想来以对朋友另一半的了解,男生并不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脾气的人。于是,我通常会问,你仔细想想,当他和你疏远和发脾气的时候,你的内心是不是对他有很多评判和不满意?她想了想说是的,然后又开启一堆不满意的理由。Bingo!问题是不是已经显而易见了,当你对别人内心有极大的评判和偏见时,怎么能要求对方还心平气和的对待你呢?所以在一段无能为力的关系里,唯一的方法就是改变自己,消除自己内心的评判和偏见,你只需要这样对待你自己,外在一切都会随着你而改变。所以,要加强觉察。时刻把自己从“被害者”的角色中拉出来,而变成生活的“创造者”。

春节过后,大多数人开始讨论的就是逼婚问题,很多家人并不理解,为什么你那么大了还不愿意结婚。其实所有的问题,还是可以落在“关系”两字上。当两个人在一起时有浅层关系和深层关系。浅层关系是容貌,地位,交流,好感之类。而深层关系则是两个人的三观,对待婚姻的态度、包容度和成熟程度。很多人很早结婚,结婚的时候是处在浅层关系层面。而婚后几十年都要学习怎么从浅层关系进入深层关系。而有些人比较晚结婚,是因为他们已经看透了婚姻不仅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甜蜜和互相依存的完整,而是在相对独立的基础上达到完整共生。所以他们愿意慢慢的先完善自己,再进入一份深层的关系。毕竟,你如何要求一个20出头的人能马上学会很多人一辈子也还在学的相处真谛呢?所以,早结婚晚结婚不过是独自学习和共同学习的区别而已。而我认为与其在婚姻里痛苦的共同学习而磨损了激情甚至想以离婚终结,不如独自学习享受时光并在最适合的时机进入一份完整的关系里面。

最近和那些公车上的中学生一样,迷上了一部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昨天看一则关于剧透的新闻,说素锦不作不死,故意给白浅讲素素的事情以期气走白浅。(白浅失去法力后变成凡人素素,遭素锦挑唆跳下诛仙台,恢复上神身份却因情伤深重喝下忘情药),而白浅却因为她讲的事情回忆起自己的过往,上演一场手撕素锦的大戏。

问题来了:为什么同样是白浅,在凡人的时候却受尽委屈,在上神的时候却可以肆意报仇?

这亦是关系中的依赖和独立的问题。

凡人素素来到天宫举目无亲,只有夜华可以依赖。无论夜华有多爱她,在他整个傲慢的家族背景里面,他始终无法护她周全。唯有要求她忍气吞声甚至不惜伤害她来求得保全。而她的眼睛被挖,其实是处在无明的状态。她忘了她是谁,因此,造就了这段情劫。

跳下诛仙台是她蜕变的开始。她从一个依赖者变成了一个独立的人,她知道了自己是谁,找回了自己的力量。所以当他再遇到他时,他唤她浅浅,他明显轻松了好多,因为他明白即使是他,都讨不到任何便宜,天宫的其它人,更无法伤害她。她足够强大。

而两个彼此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支撑起一份足够强大的爱。应付这足够琐碎的凡尘俗世,由情劫转化成情缘。

昨晚闲来无事听一个老师讲关系。请回忆你和上司或权威人物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关系。你和下属或比你地位低的人关系是什么样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关系。你和平级人或你的合作伙伴的关系是怎样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关系。写出来之后你会发现你总会遇到相似的问题。比如你和你上司或权威人物的关系是害怕想逃避,你会发现不管你换多少单位,对方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你在面对权威的时候依然存在情绪的共性。为什么?因为你看到的关系其实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而根源是小时候情绪的形成以及和你身边某个养育者之间关系的处理。

你和上司的关系会和你跟身边某个养育者的关系类似。你和下属的关系会和你对孩子的关系类似。你和合作伙伴的关系会和你对待伴侣的关系类似。而终其根源,你要找到和疗愈的根本却是你和父母之间的关系。

有人说:我很爱我的孩子啊!但是,反推一下,那些对下属极为包容和促进他们成长的人,其实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亦是一个给予自由和空间的好父亲。而一个对自己的孩子有控制和期冀他总是按你的愿望去成长的人,对待下属或者地位低下者亦会流露出控制和傲慢的心性。

这是,很细微的察觉。因此为人父母能为孩子做的,不过是努力成为一个平和的人,并用自己的行动让孩子感知。因为,这将成为他们以后处理所有关系的源头。

而大部分无法拥有此觉悟父母的我们,便需要在生活中不断的面对和回看,直面和疗愈。

生活本就是不断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就像打游戏通关一样,只能激流勇进,一个问题卡住了,不断挑战,直到破解。

愿我们,都活的圆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